唐子: 真相在哪里?(下)

兼说康德

2012-08-04 01:28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真相需要理性温情的批判予以辨析。中共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思想动物园,困住了即使移民到欧美国家的中国人。就个人而言,我们的数学、物理、政治等知识,只是现象领域里适用,不可用以与宗教战斗。头上是璀璨星空,心有道德法庭,尊重自律者的信仰。解体中共,有助于清扫人生的假相环境。

中国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在中国历史上还真是这样,一个儒生跟父母学了家学,还要拜师在书院学习,中了秀才和举人,还要游学交友和拜过路老师,这样三十而立的时候,就读了万卷书,行了万里路了,就能自立了。

西方对读书和游学都没有中国人这种态度,英国斯宾塞据说才看了两本书就写出书来了。这是个温和的和平主义者,边看书边批判,却很温情,书看完一本,自己的书也差不多写了一半了。这种理性的温情批判使他自觉以真相为灯塔。伊曼努尔•康德更是这样,他的思想传遍全世界,足迹居然毕生没离开哥尼斯堡。

康德,这个1724年4月22日出生在德国的哲学家,比差不多同时的中国皇帝乾隆小13岁,1804年2月12日无疾而终,这时候中国最大贪官和珅已被嘉庆皇帝拿下5年。这位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身上有一种中国君子儒的文质彬彬。他也参加了欧洲思想史上的启蒙运动,却没有法国唯物的无神论者的火气,首创了理性的温情批判,以思想的月光教导德国、英国、法国、美国等公民理性批判。

康德的哲学就叫先验的批判主义。我读中学时,“先验主义”是一个很大的罪名,大的让受批判的学者发抖,不自己抽耳光似的侮辱自己,就要自杀。康德则理性地讲出了先验的真相:理性“范畴”(因果、必然、普遍等)是人与生俱来的。而马列哲学却把思想范畴视为胶卷和刀剑,是后天造出的,这就是假相。先验论的哲学解释科学就会理性并温和:没有概念去归纳整理经验,感觉的世界就杂乱无章而无法理解;另外,星云演变为太阳是人主观的一种有用的断定,不值得科学和宗教剑拔弩张或你错我对、你死我活地战斗。康德哲学比马列的好。

对“阶级”这个概念,马列哲学没有先天在心这样的一个界定,一胡说八道就没可能自己纠正,就会变成阶级斗争的批判纠结,火爆的恨不得杀人。瞧马列主义者论康德,马鞍匠家庭,家人都是虔诚的新教徒,这些经验事实都会被屏蔽或视而不见,着眼于他在乡间贵族家庭担任家庭教师、在哥尼斯堡大学担任自然科学和哲学讲师、逻辑和形而上学教授、校长,以及柏林科学院、彼得堡科学院等院士这些事,说他是“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如此康德就是共产党的假康德。

我很敬重真实的康德,在我的思想房屋里,可以没有马克思,不可以没有康德。康德终生没有离开过哥尼斯堡,生活十分有规律,他每天下午3点半散步,居民在他经过时对表。他虽然自幼身体孱弱,长大后却很少患上疾病。康德非常好交际很健谈,好客与客人共进晚餐,偏好美食。康德终身未婚,享年80岁。

康德在1755年31岁时,研究自然科学,发表《自然通史和天体论》,提出了太阳系起源的星云假说,却还只是个小讲师。康德没把这视为校长和教授对他的阶级压迫,这样在共产党的前身“光照帮”在普鲁士封建小邦翻腾的时候,他就能够平心静气研究哲学,睡觉前不忘记冷水洗脚。到了1781年他就写出独创性的著作《纯粹理性批判》,建构起理性温情的批判哲学的体系,媳妇熬成婆了。

康德用“先验论”讲出了近代科学的一个真相:人为自然(现象)立法。什么意思?这是说,科学家好像议员给公民行为立法一样,给自然事实建立法规:数学家以直观的时空形式去整理感觉,哲学家和物理学家以理性的范畴建立定律、分析因果……康德认为这都有必要。但康德告诫人们,理性的思想范畴使用中有边界的,如果不恰当地用以辩证物质、上帝和灵魂等哲学本质、宗教对象等问题,就会出现“二律背反”的思想混乱。人莫要由此被假相蒙蔽眼睛和心灵。

但康德并不是唯物论者,更不是无神论者,他不进教堂忏悔,却理性地认识到信仰上帝不是坏事:对于大多数浮躁的灵魂,没有上帝也要造出一个来,世界才有秩序。康德就是这样批判的:理性,温情,平和。笛卡尔怀疑一切,康德批判一切(包括批判理性),这样他就还写了《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创建了先验主义的伦理学和美学:立法为己,道德自律,人才自由;美纯属主观。

经历过山寨国的大文革,对红卫兵的暴力批判有痛切印象的人,厌恶思想批判。认识康德,可以还原批判的真相:一种足不出户、不需要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也可以理智认识世界的世界公民的方式。这样的思想批判是真正的启蒙:不强加观点给你,给你的心眼以灵光,让你以善良温情、爱好和平的理性之光看人类历史。面对真相肃然起敬,面对假相把伪装剥去,科学和宗教不要互相过不去。

马克思和共产党不仅歪曲培根的归纳法与笛卡尔的演绎法,也歪曲康德的先验论和批判方法,目的就是要用假相掩饰或冒充真相,让人用天赋的自由权利为主义的意识形态演戏或争斗。所以在马列哲学的思维里,康德被解释为法国大革命的支持者。这就把康德政治思想的真相歪曲了。依据康德的先验批判的逻辑,革命与共和作为人的先验范畴赋予的理想有其合理性,却不能偏激地去实践。

古典真好。我一直很赞赏伊曼努尔•康德的几句名言:1、自由即自律。2、教育之目的就在于使人成为人。3、惊奇和敬畏: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4、一个人说出来的话必须是真的,但是他没有必要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

真相在哪里?从西方传到东方,都在“我批判”但不耀武扬威的理性知识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