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诗词中的女人泪 多为男人而流(图)


【看中国2013年07月16日讯】自古文人把花与女人相提,以“弱花临水”、“红莲弄影”、“人面桃花相映红”来形容女人娇媚如花,是自然不过的。而眼泪和女人并论,也多见于古诗中。这除了女人的泪腺发达,女人的丰富情感才是重要缘故吧。看,女人的眼泪多是为男人流的,不妨请随意翻开诗文:

“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最早的七言诗里)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唐朝张藉)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李白)读此诗,总有柔肠寸断,情不能已的哀婉,从而成为千古佳句。

白居易的“玉人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带春雨。”是贵妃死后,在仙界与君王相逢时哀伤凄婉,玉容泪流的情景。

《如意娘》中,“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武媚娘的石榴裙上的斑斑相思泪滴,使高宗心生爱怜,而将她召入宫中。

李清照的“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双流。”如果说前者的“泪”是妙笔润成的对夫婿深情,是千余年来多情人的真情享受的话,那么后者的“泪”则是她的国愁、家愁、情愁,还有学业之愁的交互。此愁此恨,怎一个泪字了得!

宋朝欧阳修《踏莎行》云:“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春水”和“粉泪”连在一起,使浩淼的江水也变成了伤心泪水,使人想到离愁别绪的无奈。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妇孺皆知的林黛玉,她的情感总是用泪水表达的,连她所做的诗也是泪水写出来的,她流泪,惹得宝玉落泪,也让几百年之后的读者,也禁不住为她掬一把同情的泪。她的《桃花行》:“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拢空月痕。”泪与花为一体,泪眼看花,花也流泪,在她的眼里,这个世界就是泪水泡出来的。连花痴宝玉也说,女儿的泪是洁净的,死后若得女儿眼泪把他漂了去,是最好不过的了。信手拈来还能看到:
     
“昔时横波目,今做流泪泉。”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与君别后泪痕在,年年著衣心不改”

最有名的哭中要属舜帝二妃女英与娥皇了,居然哭出了斑斑点点的湘妃竹,这哭是与男人有关,是真情的流露;而孟姜女哭倒了长城,窦娥哭出了六月飞雪,是最有价值的眼泪,她们的哭是与贫民的奴役之苦和百姓的冤屈联系在一起,才是我们隔着时空的墙,听到她们的哭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