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谷律师所洗钱 薄为何主动提出外遇?(图)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2013-08-26 00:23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8/26/20130826094522593.jpg

【看中国2013年08月26日讯】


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之一 / 姜维平

谷律师所洗钱 薄熙来为何主动提出外遇?

我认真看了有关薄熙来的庭审报道,薄在应对证人王正刚的贪污指控时,说到谷开来的律师所一度关闭的事,薄说不是他叫关的,是谷主动关的,其中的细节,只有他们两人讲得清楚,但我推测是薄熙来施压的,即薄熙来在庭上说谎,因为这件事与我90年代末在香港的一些活动有关,我把谷开来律师所洗钱的事告诉了《开放》杂志的金钟和蔡咏梅,金让蔡写了一篇小文章发表了,同时,我又把细节告诉了刘达文,刘把录音给了一个编辑,于是,一篇题为《谷开来与马俊仁的一场闹剧》便在《前哨》发表了,薄谷非常生气和恐慌,就下令追查,还在北京国安部找了一个文法专家,仔细研究这些文章,但确认不是我的写作风格,就怀疑当时正在给谷景生写回忆录的《东北之窗》杂志副主编宋协龙,但也没找到证据,就把他工作变动了一下,以后不再重用他了。此后,谷还专门找人拉关系,使香港《广角镜》杂志刊发了一篇吹捧谷的文章,企图抵消上述两文的负面影响,薄熙来心中有鬼,怕影响自己的政治前程,就让谷开来把一些分所关了,影响了她的生意,谷很不高兴,后来,车克民在审讯我时,也说,你好大的胆子啊,把谷律师的生意都搅黄了,薄市长很生气呢,你是死路一条啊,等等。因此,我认为谷开来的证词大体可信。

同时,薄说谷开来写了一本书叫《胜诉在美国》,这也是假的,谷是口述了大纲,由《东北之窗》杂志的几个文人代笔的,我记得事后有文人枪手骂她不够意思,太贪婪,还要稿费;另一本书《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也是如此。她为什么那个时候要高调出书,鼓噪自己打官司的事,就是为了抵消上述文章及以后我的多篇文章,在海内外产生的影响,而且,当时大连有两家太子党背景的公司经商发财,影响极坏,一是李铁映儿子李力践的金生企业,由大连文人王强和陈昌平为总经理和副总,一个是开来律师事务所和谷与美籍华人程毅君合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知情者议论纷纷,谷开来出书的目的是为了遮掩真相。只有一本书的“后记”是她自己在瑞士写的,当时人们猜测她把巨款存在瑞士银行里。这些细节读者可查阅《前哨》,《开放》,《广角镜》,《东北之窗》杂志,和谷的两本书对证。

此外,在谈及王正刚所揭露的薄贪污500万的细节时,薄也进行了无理的狡辩,第一,他说他找人谈话都关掉手机,我与他身边的人有密切的接触,没听说他有这一习惯,只是开会时,他要求听众关机聆听,也许他与某些人在一起要关机,但肯定不具有普遍性;第二,他说他不会通过电话讲保密的事,这又是谎言,因为他当市长后第一批把安全局领导换上心腹车克民,最初叫他当局长,人大不通过,他强令任命其为安全局书记,万国涛当魁儡局长,所以,监听电话的保密工作由车克民负责,他何来顾虑?而且,所有高级领导干部都安有加密的电话,他办公室里就有,我几乎去过所有的正局级以上的大连官员的办公室,一般都有一部保密的电话,所以,王正刚的证词是可信的。

至于薄熙来敢于一下子收这500万,有几个原因,一是涉密工程,知情者少,王正刚,李永金,车克民等有限的几个知情者可以保密;第二,他的下任大连市长是李永金,李过去是大化的国企老总,也由薄提拔重用,非常顺从敬畏薄熙来,涉密的事他不敢多问,但对薄的命令言听计从,即使有些人知道此事也不怕,中南海有他老爸薄一波,他是省长,在地方有实权,也不怕他人查;第三,王正刚是博士生文凭的知识分子,在大连却名不见经传,资历浅,人脉少,薄一句话把他从城建局下属的规划建筑设计院,火箭式地提拔上来的,他对王有知遇之恩,王想涌泉相报,他也故意和薄拉关系,并深知谷开来律师所的咨询费是巧妙的洗钱方式,万无一失,故他敢拿这500万;第四,薄让谷关闭了一部分生意,谷很不满,再加上薄熙来的情妇如云,他们经常为此吵架,谷开来也急需弥补损失,岂能放过这次发大财的机会,因此,证人的话可信度高。

那么,为什么薄熙来自辩时要主动讲出“外遇”之事呢?他傻吗?一点也不傻,是因为他巧言善辩,老奸巨猾,他知道法庭的关注点和一般大众明显不同,有很多人对他的性生活感兴趣,对他的情妇感兴趣,而这些东西虽然臭人,但并不违法,可能还会提升他的魅力呢,他最担心的是贪污罪做实,如500万定罪必得死,翻一翻《刑法》的有关条款就知道了,而高官玩几个女人算不了大事,所以,他故意吸引和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扰乱法庭的视线,这正是官场大贪,高智商的经济犯罪分子薄熙来之流的一贯手法,也是他惊心编织的一个思维的陷阱。

2013年8月23日于多伦多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 姜维平

薄熙来惯于说谎 还强压他人隐瞒假药毒死阿根庭人

2012年初,王立军叛逃美领馆之后的重庆媒体,曾以“平安重庆”为题,美化遮掩事实真相,此前,薄熙来在公开场合不断把“5个重庆”,“法制建设20条”挂在嘴上,把重庆人骗得着了迷,但今日的庭审已披露了惊人信息:口口声声讲法的薄熙来,马列主义口朝外,给了王立军一把掌,王是公安局长,还故意当着秘书吴文康与副局长郭卫国的面,殴打下级,显然目的是恐吓他人,包庇谷开来,而且,王立军只是在应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和义务:查处杀人犯谷开来,这件事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平安重庆”不平安,市委书记家人搞暗杀,有公安人员帮助遮掩,连王立军都必得逃亡,难道重庆2300万人口能“平安”吗?第二,薄熙来在处理问题时,相信拳头,不相信“法制20条”,也就是说,20条是欺骗愚民的,对自己一条也没有约束作用,即便在众目睽睽的法庭上,薄熙来也不认为打人是犯法的,还厚着脸皮不停地狡辩。其实,不论何因,他殴打王立军是一种伤害他人身体的违法行为,而且就法庭上王立军描述的细节和医生出具的诊断书看,他的嘴角流了血,耳膜已穿孔,足证这是一种轻伤害,假如薄熙来是一个乡下老农民,也没大事,最多拘留几天回家,但是,他是重庆市委书记兼政治局委员啊,是高调主张“法制20条”的中南海领导,而且,他正在咄咄逼人地争取进一步升官,他是一些文人吹捧的“政治新星”啊,试想,这样一样霸道而粗鲁,无法无天的人,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如果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中国人能平安吗?

2009年之后,我移居加拿大,免于恐惧的威胁,辛勤笔耕,利用网络及时披露了许多薄谷的贪腐丑闻,数字多达近百万,还出版了一本书,这使薄熙来非常恐慌,他在2010年,2011年和2012年都抓住一些公开场合,狡猾地回击我的指责,却从来不敢点我的名字,特别是在“两会”上高调赞扬谷开来,达到令人肉麻的程度,一是“激流勇退”,在家帮他料理家务;二是不经商,不谋私利;三是儿子拿全额奖学金,没有利益交换,但如今法庭上出具的大量证据确实充分,天衣无缝,一环扣一环,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有力地粉碎了他精心编织的谎言和欺骗,把一个高智商的两面派和大贪官塞进了法网,薄熙来再有口才,在证人证言和事实面前,也显得苍白无力,自相矛盾,实际上,正如他动手打人一样,这一件事就说明了他的本质,我只想再问他一句,即然你说过谷开来与你几十年下来,没有任何财产,那么,为什么如今又说“谷开来有很多钱”,高达几千万?即然以前惯于说谎,那么,法庭上的滔滔雄辩会令人相信吗?

薄熙来自己惯于说谎不算,还教育和强压他人搞欺骗,有一件旧事令我记忆犹新,90年代中期,有一次开人代会,我和大连甘井子区大黑石村的书记曲忠实等人在一组,他是代表,我是获准旁听的记者,那天,薄熙来迟到了,一面走进来一边说,对不起,今天有点事,辛寨子乡一家工厂生产的药品添加剂在阿根庭毒死了人,外交部下令我查,我叫“大冷”去办,遮掩过去了,等等,我认识冷明述,他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事后我问了一下,是一个国家的儿童被假药毒死了几十人,全球轰动,此案牵扯到大连辛寨子镇一家乡镇企业,我问“大冷”,他叹口气说,善后不容易啊,我问细节,他说还不是压我去撒谎,欺骗上级啊。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论是哪国人,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做孽啊。薄熙来做为一市之长,发现大连市甘井子区出了假药制剂,不是一查到底,依法惩处,而是掩盖真相,欺上瞒下,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在人代会上振振有词,因为他脸皮厚,能摆平此事,他对自己的儿子那么爱,但对他人的死满不在乎,这是多么冷血啊,这与如今他在法庭上的表演是一脉相承的。幸亏他成了阶下囚。

2013年8月24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