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港澳高速成“堵”途:多耗3小时(图)


北京堵车
(看中国配图/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3年10月03日讯】昨天中午11时45分,我开着车终于艰难地从京港澳高速路京冀交界收费站挣扎出来,却愕然发现,前方车辆排成的长龙还是一眼望不到头。这时的心情,犹如沙漠旅人期待着翻过沙丘就能看到绿洲,却不料爬到顶上却发现,前边还是无尽的沙海。

9:30 杜家坎 滚滚车流龟速蠕动

两个多小时前,也就是9点30分,我的车开到了杜家坎,收费站前排队的车已排出了300米。但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就已经走到了站口。收音机里传出路况播报说,“京港澳出京车多,琉璃河路段拥堵严重”。那是否意味着琉璃河前边的路都不拥堵呢?正想着,车子驶出了闸机,立刻一脚刹车:放眼看去,数不清的红色尾灯正在雨中明明灭灭。

记得去年十一,我游走在北京各条高速公路中间采写路况,即使遭逢堵车,也心态坦然,听到“再也不敢占国家便宜了”的感喟,只觉得黑色幽默。今年十一,我正式加入到“占国家便宜”的行列,才发现那声感喟多么锥心泣血。

驶离收费站口20米,堵车正式开始。以往收费站内侧的拥堵场面被放大几倍后平移到了收费站外。路右侧,以往不少私家车集结的地方,或摆上锥桶,或由警车、清障车占领,数不尽的滚滚车流黑压压地向前蠕动,如龟车赛跑,真说不好谁能赢。

10时至12时许良乡、窦店…… 服务区前堵成一团

上午10点多,最初的惊讶好奇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郁闷焦虑。天气所限,没人能像去年那样铺张报纸打扑克,但在路旁,有追尾后下车扯皮的,有开出车道把车停进隔离带的,有让孩子在路边方便的,有干脆停车放弃排队,下车冒着小雨活动身体的……

良乡出口遥遥在望,但车流前进的步伐越发迟滞,愤怒情绪也在滋长:一旦有车不合时宜地并线,或者非要把三车道变成四车道地强行超车,总会招来一片鸣笛警告或大灯爆闪的指责。但是对于一些司机而言,汽车文明显然还是一个奢侈品,无论招来多少不满,给他人带来多少不便,只要能前进一米,绝不会停车半秒。

长时间的堵车形成了恶性循环:很多人希望进服务区方便一下、休整片刻,于是窦店服务区前方成了一个巨大的堵点,后边的车只能更堵。有加塞的司机挤到服务区入口前方,却发现入口处已有交警执勤,严词喝令下不得不重回车流,但这一来让后车更堵,那些不准备进服务区的司机也寸步难行。这一幕在河北涿州服务区又重演了一次。一些停不进服务区的大型客车和小轿车干脆停在了高速路旁,血栓一样堵住了行车道。

13时涿州、定兴 逃出牢笼车都撒欢跑

临近下午1点,驶过涿州服务区,前往周边旅游区的车辆大量分流,路面豁然开朗。每一辆逃出牢笼的车都报复性地高速疾驰,车过高碑店,很快就察觉这种情绪非常危险,太容易出事故了,立即强行克制情绪,果断减速。果然,还没到定兴,路上又一次堵车,这次是一辆小轿车横在了道路正中,车头撞瘪,司机上半身垂在车窗外,左手耷拉下来,鲜血正一滴滴淌下,貌似已经神志不清。同车的人或忙着报警、或赶紧急救。

15时许石家庄 通行费省100 多耗3小时

堵车虽然结束,苦难并未停止。临近石家庄,突然道路全部封闭,所有车辆被引导从石家庄绕城高速绕行。大批弄不清前方道路情况的北京牌照的车子只好停到路边,司机们或打电话问路、或开GPS导航,一通乱忙。

下午3点多,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石家庄。省下了100元通行费的代价是,以往大约两个半小时的高速路行程,这次用了五个半小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