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港澳高速成「堵」途:多耗3小時(圖)


北京堵車
(看中國配圖/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3年10月03日訊】昨天中午11時45分,我開著車終於艱難地從京港澳高速路京冀交界收費站掙扎出來,卻愕然發現,前方車輛排成的長龍還是一眼望不到頭。這時的心情,猶如沙漠旅人期待著翻過沙丘就能看到綠洲,卻不料爬到頂上卻發現,前邊還是無盡的沙海。

9:30 杜家坎 滾滾車流龜速蠕動

兩個多小時前,也就是9點30分,我的車開到了杜家坎,收費站前排隊的車已排出了300米。但只用了短短几分鐘,就已經走到了站口。收音機裡傳出路況播報說,「京港澳出京車多,琉璃河路段擁堵嚴重」。那是否意味著琉璃河前邊的路都不擁堵呢?正想著,車子駛出了閘機,立刻一腳剎車:放眼看去,數不清的紅色尾燈正在雨中明明滅滅。

記得去年十一,我遊走在北京各條高速公路中間採寫路況,即使遭逢堵車,也心態坦然,聽到「再也不敢佔國家便宜了」的感喟,只覺得黑色幽默。今年十一,我正式加入到「佔國家便宜」的行列,才發現那聲感喟多麼錐心泣血。

駛離收費站口20米,堵車正式開始。以往收費站內側的擁堵場面被放大幾倍後平移到了收費站外。路右側,以往不少私家車集結的地方,或擺上錐桶,或由警車、清障車佔領,數不盡的滾滾車流黑壓壓地向前蠕動,如龜車賽跑,真說不好誰能贏。

10時至12時許良鄉、竇店…… 服務區前堵成一團

上午10點多,最初的驚訝好奇已經煙消雲散,只剩下鬱悶焦慮。天氣所限,沒人能像去年那樣鋪張報紙打撲克,但在路旁,有追尾後下車扯皮的,有開出車道把車停進隔離帶的,有讓孩子在路邊方便的,有乾脆停車放棄排隊,下車冒著小雨活動身體的……

良鄉出口遙遙在望,但車流前進的步伐越發遲滯,憤怒情緒也在滋長:一旦有車不合時宜地並線,或者非要把三車道變成四車道地強行超車,總會招來一片鳴笛警告或大燈爆閃的指責。但是對於一些司機而言,汽車文明顯然還是一個奢侈品,無論招來多少不滿,給他人帶來多少不便,只要能前進一米,絕不會停車半秒。

長時間的堵車形成了惡性循環:很多人希望進服務區方便一下、休整片刻,於是竇店服務區前方成了一個巨大的堵點,後邊的車只能更堵。有加塞的司機擠到服務區入口前方,卻發現入口處已有交警執勤,嚴詞喝令下不得不重回車流,但這一來讓後車更堵,那些不準備進服務區的司機也寸步難行。這一幕在河北涿州服務區又重演了一次。一些停不進服務區的大型客車和小轎車乾脆停在了高速路旁,血栓一樣堵住了行車道。

13時涿州、定興 逃出牢籠車都撒歡跑

臨近下午1點,駛過涿州服務區,前往周邊旅遊區的車輛大量分流,路面豁然開朗。每一輛逃出牢籠的車都報復性地高速疾馳,車過高碑店,很快就察覺這種情緒非常危險,太容易出事故了,立即強行克制情緒,果斷減速。果然,還沒到定興,路上又一次堵車,這次是一輛小轎車橫在了道路正中,車頭撞癟,司機上半身垂在車窗外,左手耷拉下來,鮮血正一滴滴淌下,貌似已經神志不清。同車的人或忙著報警、或趕緊急救。

15時許石家莊 通行費省100 多耗3小時

堵車雖然結束,苦難並未停止。臨近石家莊,突然道路全部封閉,所有車輛被引導從石家莊繞城高速繞行。大批弄不清前方道路情況的北京牌照的車子只好停到路邊,司機們或打電話問路、或開GPS導航,一通亂忙。

下午3點多,終於抵達了目的地石家莊。省下了100元通行費的代價是,以往大約兩個半小時的高速路行程,這次用了五個半小時。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