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战-江泽民中共对全球发动的战争(上)(图)


2013/06/08/20130608121648186.jpg

【看中国2013年10月15日讯】“我在灵里被天使带到旷野,看见一个妇人,骑着朱红色的兽,这兽布满了亵渎的名号,有七头十角。”

“那妇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佩戴着金子、宝石和珍珠的装饰,手里拿着金杯,盛满了可憎的物,和她淫乱的污秽。”

“因为各国都喝她淫乱烈怒的酒醉了;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世上的商人因她奢华挥霍就发了财。”

“我又见那女人喝醉了神的子民的血。那些殉道的人的血”

——《圣经启示录》

谁也没有意识到的战争——贪战

国际实力的惊人逆转

江泽民在其执政的头两年多所推行的完全是共产党意识形态里“反和平演变”那一套思路。然而,到了1991年的圣诞节,前苏联正式宣布解体,牵连自由世界与共产专制集团斗争近百年的两大世界集团与意识形态的缠斗终于决出胜负。代表自由、人权、民主和自由经济等人类普世价值的西方自由世界取得的不仅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两大阵营对垒的军事、政治方面的胜利,而且是经济、意识形态、道义等等全方位的大胜,自由世界鼎盛时期可以说就在此时,并且大有全球化之势。

与之相对的,由于“六四”屠杀已经失去执政合法性的中共此时又失去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苏联正式宣布解体之后不出一个月,邓小平即展开他政治生涯的最后一搏--南巡,正是中共及其代表人物企图自救的表现,同时,中共官员普遍表现的末世心态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共产专制集团最后溃败的心理冲击。

如前所述,作为中共实际执政者的江泽民,不但没有如邓小平那样试图使中共自救,反而通过腐败性制度来建立个人权力,为其家族与势力集团谋取巨额利益,并残害忠良,彻底断送了中共自救的任何机会,并将整个中国社会带入了万劫不复的道德崩溃的危险深渊。

邓小平,或者是江泽民,或者是中共内部形形色色的人物,或出于其自救,或处于其自私,虽行为各异,但是他们对于1991年底世界巨变的解读却是一致的,那就是中共作为执政集团也好,其代表的意识形态也好,在全球是绝对劣势和孤立的。其时,国际观察家们对中共有过种种推测,正如没有人预测到共产主义阵营一夜之间倒塌一样,也绝对没有人预测到二十年后自由世界与中共在国际舞台上实力对峙的惊人逆转。

神秘的历史,它在做什么样的安排呢?通过这些人们不能想像的事件,它要昭示人类什么道理?在那样大起大落,翻手云复手雨的嬗变中,仅仅留下这个不大不小,不死不活的中共,它在考验人类什么?

江泽民对人类根本价值的侵蚀超过希特勒和斯大林

接下来的二十年,即江泽民及其帮派影响中国政坛的二十余年,却正是中共的国际影响急剧上升的二十年。这种影响在全球已然引起了全方位的担忧,国际上呼吁中共政权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的声音正是这种担忧的概括体现。更令人担忧的是,迄今为止,自由世界里居然仍没有人深入去探讨这样的历史现象--一个没落共产集团残余势力的代表,是如何使即使面对像希特勒、斯大林这样强大的军事集团的威胁都不落下风的自由世界,在短短的二十年内从鼎盛时期堕落到要不断向中共妥协让步的境地。这样一段实力对峙的惊人逆转,放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将是触目惊心的,然而在现实世界中,它不但不被认识,反而是中共的所谓崛起在自由世界竟被人羡慕甚至要模仿。江泽民和中共对自由世界根本价值的侵蚀已经在远远超过了希特勒与斯大林所不敢想像的程度。

其实,江泽民在国际上的作为与他在中国的作为毫无二致,那就是利用人的贪婪。从前面的章节中,我们看到,江泽民在中国采用的手法是放手腐败,以权益去收买中共官员。在国际上,江泽民采用的手法是以权益去收买国际社会对其绥靖。中共的国际政策简单到了赤裸的程度--你如果批评我的人权或其他政策,我就和别人做生意。

可是,这就造成了一种“恐惧”,怕将赚钱机会失去给别人的自由世界普遍感到的恐惧。中共远没有希特勒、斯大林那样的军事实力,不过,中共利用人的贪婪所造成的这样一种恐惧,却远比希特勒的坦克和斯大林的核武器造成恐惧更难以抵御。为了不错过中共在经济利益上所让之利,自由世界就在政治利益向中共让利,放弃自己的价值观。这就是过去二十年自由世界与中共打交道的最本质的本质,这就是双方对峙惊人逆转的根本原因。这是人类历史从未有过的一种国际政治,其出现本身就是道德缺失的表现。西方自由世界至今还以为是经济问题导致了它的下滑,而没有认识到价值的被侵蚀才是根本原因。

贪战在不知不觉中开始

以出让经济利益为实质的中共外交政策实始于6.4后中共失去执政合法性、国际上极端孤立之时。为了换得国际上一点儿可怜的认可,中共可以给以极大利益。那时的情形是,即便中共可以赤裸裸的让利,刚刚取得全球道义胜利的自由世界对此诱惑在头几年还是有道义压力因而鄙而远之的。“六四”后老布什总统派Brent Scowcroft密访中国曾引起轩然大波。面对中共的让利,头几年西方也还踌躇不前。因此,六四后头几年得到中共优惠者主要还是华裔的中小投资者,特别是台商。

然而,中共利益的诱惑最终蚕食、战胜了自由世界对道义的坚守。为了表面的道义,自由世界二十年来先后造出过多种不同的理由来接受中共的让利,诸如:帮助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经济发展了,就会有中产阶级,人们就会要求权利,就会导致民主;帮助中国公司和国际接轨,帮助中国建立法制等。二十年的历史证明,这些理由没有一条是真的,只有接受中共的经济让利并对中共给予政治上的让利才是二十年如一日的,以至于当克林顿国务卿三年多前访问中国时,居然公开宣称人权问题不应该妨碍美国与中共在“更重要”问题上的合作。

至此,世界社会的政治舞台上已经没有比经济更重要的东西了。当今世界,哪一个要竞选的政治家敢不将经济问题放在第一位?哪一种普世的价值还能改变这个现状?哪一种人类的精神还能比搞好经济更吸引选民?当那种生怕与中共做不了生意的恐惧深入膏肓时,自由世界还是自由的吗?当经济、赚钱已经成为人类活动压倒一切的中心时,人类的历史是不是已经快走到了终结?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人类将靠什么精神延续或开创新的历史?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