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戰-江澤民中共對全球發動的戰爭(上)(圖)


2013/06/08/20130608121648186.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15日訊】「我在靈裡被天使帶到曠野,看見一個婦人,騎著朱紅色的獸,這獸佈滿了褻瀆的名號,有七頭十角。」

「那婦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佩戴著金子、寳石和珍珠的裝飾,手裡拿著金盃,盛滿了可憎的物,和她淫亂的污穢。」

「因為各國都喝她淫亂烈怒的酒醉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世上的商人因她奢華揮霍就發了財。」

「我又見那女人喝醉了神的子民的血。那些殉道的人的血」

——《聖經啟示錄》

誰也沒有意識到的戰爭——貪戰

國際實力的驚人逆轉

江澤民在其執政的頭兩年多所推行的完全是共產黨意識形態裡「反和平演變」那一套思路。然而,到了1991年的聖誕節,前蘇聯正式宣布解體,牽連自由世界與共產專制集團鬥爭近百年的兩大世界集團與意識形態的纏鬥終於決出勝負。代表自由、人權、民主和自由經濟等人類普世價值的西方自由世界取得的不僅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兩大陣營對壘的軍事、政治方面的勝利,而且是經濟、意識形態、道義等等全方位的大勝,自由世界鼎盛時期可以說就在此時,並且大有全球化之勢。

與之相對的,由於「六四」屠殺已經失去執政合法性的中共此時又失去了意識形態的合法性。蘇聯正式宣布解體之後不出一個月,鄧小平即展開他政治生涯的最後一搏--南巡,正是中共及其代表人物企圖自救的表現,同時,中共官員普遍表現的末世心態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共產專制集團最後潰敗的心理衝擊。

如前所述,作為中共實際執政者的江澤民,不但沒有如鄧小平那樣試圖使中共自救,反而通過腐敗性制度來建立個人權力,為其家族與勢力集團謀取巨額利益,並殘害忠良,徹底斷送了中共自救的任何機會,並將整個中國社會帶入了萬劫不復的道德崩潰的危險深淵。

鄧小平,或者是江澤民,或者是中共內部形形色色的人物,或出於其自救,或處於其自私,雖行為各異,但是他們對於1991年底世界巨變的解讀卻是一致的,那就是中共作為執政集團也好,其代表的意識形態也好,在全球是絕對劣勢和孤立的。其時,國際觀察家們對中共有過種種推測,正如沒有人預測到共產主義陣營一夜之間倒塌一樣,也絕對沒有人預測到二十年後自由世界與中共在國際舞台上實力對峙的驚人逆轉。

神秘的歷史,它在做什麼樣的安排呢?通過這些人們不能想像的事件,它要昭示人類什麼道理?在那樣大起大落,翻手雲復手雨的嬗變中,僅僅留下這個不大不小,不死不活的中共,它在考驗人類什麼?

江澤民對人類根本價值的侵蝕超過希特勒和斯大林

接下來的二十年,即江澤民及其幫派影響中國政壇的二十餘年,卻正是中共的國際影響急劇上升的二十年。這種影響在全球已然引起了全方位的擔憂,國際上呼籲中共政權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的聲音正是這種擔憂的概括體現。更令人擔憂的是,迄今為止,自由世界裡居然仍沒有人深入去探討這樣的歷史現象--一個沒落共產集團殘餘勢力的代表,是如何使即使面對象希特勒、斯大林這樣強大的軍事集團的威脅都不落下風的自由世界,在短短的二十年內從鼎盛時期墮落到要不斷向中共妥協讓步的境地。這樣一段實力對峙的驚人逆轉,放在任何一個歷史時期,都將是觸目驚心的,然而在現實世界中,它不但不被認識,反而是中共的所謂崛起在自由世界竟被人羨慕甚至要模仿。江澤民和中共對自由世界根本價值的侵蝕已經在遠遠超過了希特勒與斯大林所不敢想像的程度。

其實,江澤民在國際上的作為與他在中國的作為毫無二致,那就是利用人的貪婪。從前面的章節中,我們看到,江澤民在中國採用的手法是放手腐敗,以權益去收買中共官員。在國際上,江澤民採用的手法是以權益去收買國際社會對其綏靖。中共的國際政策簡單到了赤裸的程度--你如果批評我的人權或其他政策,我就和別人做生意。

可是,這就造成了一種「恐懼」,怕將賺錢機會失去給別人的自由世界普遍感到的恐懼。中共遠沒有希特勒、斯大林那樣的軍事實力,不過,中共利用人的貪婪所造成的這樣一種恐懼,卻遠比希特勒的坦克和斯大林的核武器造成恐懼更難以抵禦。為了不錯過中共在經濟利益上所讓之利,自由世界就在政治利益向中共讓利,放棄自己的價值觀。這就是過去二十年自由世界與中共打交道的最本質的本質,這就是雙方對峙驚人逆轉的根本原因。這是人類歷史從未有過的一種國際政治,其出現本身就是道德缺失的表現。西方自由世界至今還以為是經濟問題導致了它的下滑,而沒有認識到價值的被侵蝕才是根本原因。

貪戰在不知不覺中開始

以出讓經濟利益為實質的中共外交政策實始於6.4後中共失去執政合法性、國際上極端孤立之時。為了換得國際上一點兒可憐的認可,中共可以給以極大利益。那時的情形是,即便中共可以赤裸裸的讓利,剛剛取得全球道義勝利的自由世界對此誘惑在頭幾年還是有道義壓力因而鄙而遠之的。「六四」後老布希總統派Brent Scowcroft密訪中國曾引起軒然大波。面對中共的讓利,頭幾年西方也還躊躇不前。因此,六四後頭幾年得到中共優惠者主要還是華裔的中小投資者,特別是台商。

然而,中共利益的誘惑最終蠶食、戰勝了自由世界對道義的堅守。為了表面的道義,自由世界二十年來先後造出過多種不同的理由來接受中共的讓利,諸如:幫助中國發展市場經濟,經濟發展了,就會有中產階級,人們就會要求權利,就會導致民主;幫助中國公司和國際接軌,幫助中國建立法制等。二十年的歷史證明,這些理由沒有一條是真的,只有接受中共的經濟讓利並對中共給予政治上的讓利才是二十年如一日的,以至於當克林頓國務卿三年多前訪問中國時,居然公開宣稱人權問題不應該妨礙美國與中共在「更重要」問題上的合作。

至此,世界社會的政治舞台上已經沒有比經濟更重要的東西了。當今世界,哪一個要競選的政治家敢不將經濟問題放在第一位?哪一種普世的價值還能改變這個現狀?哪一種人類的精神還能比搞好經濟更吸引選民?當那種生怕與中共做不了生意的恐懼深入膏肓時,自由世界還是自由的嗎?當經濟、賺錢已經成為人類活動壓倒一切的中心時,人類的歷史是不是已經快走到了終結?如果不是的話,那麼,人類將靠什麼精神延續或開創新的歷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