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温岭杀医案突显中国紧张畸形医患关系(图)



浙江温岭医护人员罢工抗议

【看中国2013年10月30日讯】自上星期五以来,浙江温岭医院发生的杀医案再次引发人们对医患矛盾的深入思考。一方面,中国的病人普遍抱怨看病难看病贵;另一方面,频繁发生的暴力事件又让医护人员加剧了对自身安全的担心。中国的医患关系为什么如此紧张和畸形?这个问题有没有解决之道?

10月25日,在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病人因为对微创手术不满意,将曾经与他沟通过的王云杰医生用刀刺死,并将另外两名医生刺伤。事件发生后,遇害医生家属和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悲痛万分,自不必说。这几天,不仅官方出动特警压制医患人员的呼吁和悼念,令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气愤,一些公众对医护人员安全问题的冷漠也让他们心寒。比如,说现在的医院就知道赚钱,把病人逼得杀人;杀个医生,医生以后的服务态度可能就会好一些等等,这些观点就是来自当时在温岭医院的围观者们。从病人的角度出发,很多人都是这样解读中国频频发生的恶性医患纠纷的。中国民间一个病患自助团体负责人、现在浙江杭州的王龙先生说:

“医生的职业道德差,老百姓不相信他们。还有医药价格问题,现在老百姓对医生的意见很多。”

但是,从医生的角度来讲,他们本来是要为病人救死扶伤的,现在却要承担被病人报复杀害的危险,显然对医生也不公平。浙江温岭杀医案发生后,中国网站微博上有医生表示,当医生如此危险,以后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当医生。有的医学院学生考虑转行。还有人在微博上说,不要等医生也变成“医闹”。

北京的法律专家梁小军先生说,中国医患关系紧张,病人和医生都是受害者:

“医患关系矛盾深,是医疗体制问题。不公平的医疗体制造成这种对立和矛盾。病人花很多钱,一些无德医生利用这个体制挣了钱,也有很多医生很辛苦,风险大。”

浙江温岭这家医院发生杀医案后,医护人员连续几天聚集在医院大楼前,发出《医院暴力零容忍倡议书》,强烈要求维护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美国纽约中文媒体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早年毕业于江西医学院,曾在中国和美国两地多年从事医学研究。横河先生说,中国医院里这种暴戾之气是整个社会暴戾之气的反映:

“中国共产党过去搞政治运动,用非法律手段解决问题,整个社会提倡暴力已经很多年了。中国的医患纠纷比其它国家都普遍。中国社会矛盾的解决方式越来越局限,司法途径没有,社会调节功能没有,打官司很难有公正。”

就在浙江温岭这起杀医案发生之前,10月17号上海中医药大学一家附属医院里刚刚发生病人家属打砸医院设备事件。10月21号,广州第一人民医院一个医生也被患者家属打伤。这些突发事件暴露出中国医疗体制、甚至整个社会体制存在的一些问题。王龙先生说,不公正的医疗鉴定往往是激化医疗纠纷的一个关键问题,如果中国能成立第三方医疗鉴定机构,或许能缓解紧张的医患矛盾:

“第三方专业医疗鉴定不是卫生局的,也不是医疗机构的,会更公平。现在老百姓对医疗鉴定不相信,因为官官相护。没人拿起法律武器,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老百姓觉得暴力来得比较快,可以出气,就这样了。所以中国应该有第三方鉴定机构。”

梁小军先生则认为,在目前中国社会,社会保障系统薄弱,社会不公问题严重,人们之间的互信早已遭到破坏,就是成立第三方医疗鉴定机构也没什么用处:

“中国官僚体制和行政体制管控一切,就算建立起来医疗鉴定机构,老百姓也不会相信。中国本身的信任关系已经打破了。中国整个社会医疗保障不健全,很多问题就是无解。”

对于如何减少中国由医患矛盾引发的暴力事件,横河先生的观点也不乐观:

“这个矛盾在医生和病人之间是解决不了的,是体制设计问题。这个体制下,病人和医生都觉得很冤枉,没有赢家。在中国,社会向权贵阶层倾斜,政府不会像福利国家那样拿出财政开支的20%、30%、40%,放在福利上面,包括医疗保险上。”

浙江卫生厅官员10月29号向媒体透露,以后当地医疗场所要建立警铃、监控、安检和安保机制,以加强对医护人员的保护。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