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的“中国梦”PK民众的黄粱梦

——如何做到“同床”不“异梦”

2013-11-01 23:21 作者: 石城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01日讯】习总书记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提出了“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他还对实现“中国梦”提出了具体的时间表,即8年后的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36年后的2049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此外他认为要“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必须弘扬中国精神,必须凝聚中国力量”。

一个人如果没有理想,窝窝囊囊、混混吞吞地过日子如同行尸走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同样不能没有理想。没有理想就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前进的方向,就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且会在世界上沦落到被他人轻蔑、鄙视甚至欺凌的地步。

“中国梦”就是国家领导人为13亿中国人勾画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理想。这个理想,只有接了地气,即化为13亿人的共同追求,才能真正成为国家和民众的理想,才有实现的可能。

习总说的“必须凝聚”的“中国力量”,应该是13亿中国民众的力量。如果不能把13亿人的力量凝聚起来,不能把“中国梦”化为中国民众的自觉追求,那“中国梦”将变成黄粱一梦。然而,怎样才能让广大民众把领导人的“中国梦”,变成每个中国人自己的“梦”,继之变成自己的自觉行动呢?

不妨用两首著名的歌曲从侧面来回顾一下8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当时的“中国梦”——打土豪,分田地,“天下的农友要哇翻身”,是如何被广大的劳苦大众所接受,从而成为他们自己的“梦”的。这对于我们今天如何去实现“中国梦”大有裨益。

有首歌曲叫《十送红军》,曲调优美,如泣如诉,虽然创作于1960年,但却是当年——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老百姓死心塌地地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军民关系血肉相依的真实写照。

共产党那时的“中国梦”,为什么能克服重重艰难险阻,越过一道道坎而得以成为现实的呢?

歌曲《农友歌》同样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实录”,基本上能对上述问题做出贴切的回答。《农友歌》中主要唱词:“霹雳一声震哪乾坤啊……往日穷人矮三寸哪,如今是顶天立地的人哪,天下的农友要哇翻身哪,……自己当家作主人哪”。

一群社会底层比别人要“矮三寸”的“泥腿子”,由于“霹雳一声震哪乾坤”,才使他们成为“顶天立地的人”,并且“自己当家”做了主人。这就是问题的答案——共产党只有把自己的“中国梦”与“泥腿子”的“梦”融合到一起,才不会成为黄粱一梦。用现代的话语说叫“双赢”。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的“中国梦”是打败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而广大解放区农民的“梦”是耕者有其田。此时共产党不失时机地在广大解放区进行了土地改革,把党的“中国梦”与农民的“梦”再次融合到一起,于是农民用滚滚小车“推”出了一个新中国。

上面的例子充分说明共产党只有把自己的“中国梦”,与广大民众的“梦”交融在一起,“中国梦”才有生命力,才有实现的可能,而不会成为黄粱梦

从《十送红军》那个年代算起,至今过去了80多年了。中国的现状,无论在哪一方面均今非昔比。许多人为中国当今成为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二而乐不可支。一些精英和高官做起了“统领世界”的“中国梦”。还有不少高官在做着GDP年增长××个百分点;城市“亮化和靓化”;盖“世界第×”高楼;修建×条城际轻轨;城镇化率达到××个百分点……等一系列他们自定义的“中国梦”。

然而与官员“同床”的中国草根阶层又是在做什么样的“异梦”呢?

进城务工的农民梦见了自己辛辛苦苦地干了一年,老板没有给他打白条;

农民在土地被政府征收了以后,在梦中见到县和乡两级政府,按国家规定标准发放了征地应得的补偿款;

城里拆迁户们梦见了被拆迁办切断了的自来水和电现在接通了,拆迁办主任还亲自上门送上了按市场价折算的拆迁补偿款;

私企职工梦见了劳动监察大队和工会终于出来管事了,使老板“开恩”,给了员工一个月四天休假;

没钱看病在家等死的人梦见前来“送温暖”的大领导,这次不是左手一袋米、右手一壶油,身后跟着电视台的记者,而是带着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抬着担架床,要把他送到医院去治疗。他刚到医院的病房,CCTV的记者就来采访了;

股民们在梦中惊喜地发现上证指数终于上升到10年前北京大学那位“经济学家”预测的次年就应达到的3000点。

企业退休职工在梦中为他们的退休金提高到公务员的一半而手舞足蹈,欣喜若狂;
垄断国企的底层员工梦见了自己的工资与老总、高管们的差距从十万八千里缩短到一万八千里而高呼“国资委万岁!共产党万岁!”;

在京农民工的子弟高考考出了比北京孩子的最高分高出了50-100分,他们梦见这一次自己终于能进了北大、清华了。他们高呼“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感谢教育部!”;

公考考了第一名的大学生做梦梦到面试结果竟然也是第一,喜被录用,而官二代的同学则被铁面无私地淘汰。他泪流满面地自言自语:“公平与正义终于来到了!”;

打人和曝粗口的教授师德考核合格;发表独立见解的教授师德评为不合格,教授不服告到教育部,他梦见了教育部接受他的申诉,高教司的一位司长还对他说:我们一定会秉公办理的;

教授在梦中遇见科研处长对他说,这一次校长、书记不再在你国家科技进步奖的申报材料上领衔署名了;

漂亮的女公务员梦中发现新上任的领导竟然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与她套近乎,接待上级时也不要她陪酒,使她第一次有了安全感;

小贩们梦中见到城管执法时没有骂人爆粗口了,动辄就用脚踢小贩们商品的队长露出了从未见过的笑容了;

小镇上饭店老板梦中发现镇政府的头头来吃饭不再打欠条了;

…………

中国的草根阶层美美地做了一个又一个诱人的美梦后,一觉醒来,却发现竟是黄粱一梦。他们感叹,要是总在这个梦中,永远也不醒来该多好啊!

梦醒以后,“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该干嘛干嘛。
年终,农民工从老板手里拿的还是白条。

被征地农民的土地补偿款,乡镇政府和村委会拿的是大头,自己则被他们用三瓜两枣打发了。想上访吗?没出县城就得被“请”回去了。想上北京告“御状”吗?即使你有当年地下党的神通“潜”入京城,驻京办和安元鼎也有办法“伺候”你。

“温暖”今后还会“送”的,电视台记者照旧会随行的,因为要弘扬“主旋律”,坚持正面宣传报导为主嘛。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那是不可能的,专家说了,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能与国外盲目攀比,我们有自己的国情,国外也没有免费医疗。

…………

说来真是可怜,底层民众那些“美丽的梦”,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对做人的生存权利和人格尊严的“起步价”。然而这些“梦”,都以像梦幻中童话那般令人神往开始,却以一枕梦黄粱而告终。问题的根源在于社会公平和正义的缺失,若是再深究,则是权力没有被“关进笼子”。大小官员都在“和尚打伞”。

十多年前,朱鎔基总理就道出了一个许多高官不愿说和不敢说的一个严峻的现实——民怨沸腾。

朱鎔基卸任总理职务已经过去十年了,“民怨沸腾”非但没有丝毫缓解而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中国社科院这类组织历来以“隐恶扬善”、谨言慎行为宗旨的。但在他们最近发布的《2013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的蓝皮书中,所披露的“近年来,每年因各种社会矛盾而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多达数万起甚至十余万起,征地拆迁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占一半左右”,也不得不承认问题的严重性。

南京市江甯区一些村民为市政建设做出了牺牲,而政府失信于民,原来信誓旦旦的承诺成了一张白条,以致拆迁过去了7年都未能回迁。

蓝皮书还援引全国总工会的统计数据称,“今年1月至8月,全国发生围绕工资纠纷的规模在百人以上的集体停工事件120多起”。说得好听叫“停工”,其实就是罢工。

弱势群体期盼的个人的生存权利和人格尊严能得到保障,只不过是相当于加工制造业中的“边角余料”,或者相当于改革开放成果这块“大蛋糕”切割分配时的一点屑屑末末而已。他们做的既不是升官梦、发财梦、捞研究生学历和博士学位梦,也不是出国梦、娶漂亮老婆的梦,而是吃饭梦、能遮风挡雨的住房梦、有病不等死梦、老有所依的梦、有生存安全感梦、孩子高考不要被太过分的歧视政策而抱撼终天的梦、不要在执法人员面前像在68年前在“太君”面前那种孙子不如的梦、有冤有处可申的梦……。如果这些“梦”最终都成了黄粱一梦,那“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必然同归于尽,成为黄粱一梦。这是一个极其浅显的道理,因为习总书记说了,“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必须弘扬中国精神,必须凝聚中国力量”。这三个“必须”中“凝聚中国力量”是实现“中国梦”的基础。如果底层民众的吃饭梦、养老梦、住房梦……都成了黄粱梦,“中国梦”岂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末,成了水中月、镜中花?又怎能不成为黄粱一梦?

因此,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首先应该和必须不让底层民众的吃饭梦、养老梦、住房梦……不会变成黄粱梦开始。让高层与底层、官与民“同床”而不“异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