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的「中國夢」PK民眾的黃粱夢

——如何做到「同床」不「異夢」

2013-11-01 23:21 作者: 石城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01日訊】習總書記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提出了「實現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他還對實現「中國夢」提出了具體的時間表,即8年後的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36年後的2049年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此外他認為要「實現中國夢必須走中國道路,必須弘揚中國精神,必須凝聚中國力量」。

一個人如果沒有理想,窩窩囊囊、混混吞吞地過日子如同行屍走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同樣不能沒有理想。沒有理想就失去了奮鬥的目標、前進的方向,就不可能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而且會在世界上淪落到被他人輕蔑、鄙視甚至欺凌的地步。

「中國夢」就是國家領導人為13億中國人勾畫出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理想。這個理想,只有接了地氣,即化為13億人的共同追求,才能真正成為國家和民眾的理想,才有實現的可能。

習總說的「必須凝聚」的「中國力量」,應該是13億中國民眾的力量。如果不能把13億人的力量凝聚起來,不能把「中國夢」化為中國民眾的自覺追求,那「中國夢」將變成黃粱一夢。然而,怎樣才能讓廣大民眾把領導人的「中國夢」,變成每個中國人自己的「夢」,繼之變成自己的自覺行動呢?

不妨用兩首著名的歌曲從側面來回顧一下80多年前中國共產黨當時的「中國夢」——打土豪,分田地,「天下的農友要哇翻身」,是如何被廣大的勞苦大眾所接受,從而成為他們自己的「夢」的。這對於我們今天如何去實現「中國夢」大有裨益。

有首歌曲叫《十送紅軍》,曲調優美,如泣如訴,雖然創作於1960年,但卻是當年——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老百姓死心塌地地跟著共產黨鬧革命,軍民關係血肉相依的真實寫照。

共產黨那時的「中國夢」,為什麼能克服重重艱難險阻,越過一道道坎而得以成為現實的呢?

歌曲《農友歌》同樣是那個時代的一個「實錄」,基本上能對上述問題做出貼切的回答。《農友歌》中主要唱詞:「霹靂一聲震哪乾坤啊……往日窮人矮三寸哪,如今是頂天立地的人哪,天下的農友要哇翻身哪,……自己當家作主人哪」。

一群社會底層比別人要「矮三寸」的「泥腿子」,由於「霹靂一聲震哪乾坤」,才使他們成為「頂天立地的人」,並且「自己當家」做了主人。這就是問題的答案——共產黨只有把自己的「中國夢」與「泥腿子」的「夢」融合到一起,才不會成為黃粱一夢。用現代的話語說叫「雙贏」。

解放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的「中國夢」是打敗蔣介石,解放全中國。而廣大解放區農民的「夢」是耕者有其田。此時共產黨不失時機地在廣大解放區進行了土地改革,把黨的「中國夢」與農民的「夢」再次融合到一起,於是農民用滾滾小車「推」出了一個新中國。

上面的例子充分說明共產黨只有把自己的「中國夢」,與廣大民眾的「夢」交融在一起,「中國夢」才有生命力,才有實現的可能,而不會成為黃粱夢

從《十送紅軍》那個年代算起,至今過去了80多年了。中國的現狀,無論在哪一方面均今非昔比。許多人為中國當今成為經濟總量排名世界第二而樂不可支。一些精英和高官做起了「統領世界」的「中國夢」。還有不少高官在做著GDP年增長××個百分點;城市「亮化和靚化」;蓋「世界第×」高樓;修建×條城際輕軌;城鎮化率達到××個百分點……等一系列他們自定義的「中國夢」。

然而與官員「同床」的中國草根階層又是在做什麼樣的「異夢」呢?

進城務工的農民夢見了自己辛辛苦苦地幹了一年,老闆沒有給他打白條;

農民在土地被政府徵收了以後,在夢中見到縣和鄉兩級政府,按國家規定標準發放了征地應得的補償款;

城裡拆遷戶們夢見了被拆遷辦切斷了的自來水和電現在接通了,拆遷辦主任還親自上門送上了按市場價折算的拆遷補償款;

私企職工夢見了勞動監察大隊和工會終於出來管事了,使老闆「開恩」,給了員工一個月四天休假;

沒錢看病在家等死的人夢見前來「送溫暖」的大領導,這次不是左手一袋米、右手一壺油,身後跟著電視臺的記者,而是帶著兩個穿白大褂的人抬著擔架床,要把他送到醫院去治療。他剛到醫院的病房,CCTV的記者就來採訪了;

股民們在夢中驚喜地發現上證指數終於上升到10年前北京大學那位「經濟學家」預測的次年就應達到的3000點。

企業退休職工在夢中為他們的退休金提高到公務員的一半而手舞足蹈,欣喜若狂;
壟斷國企的底層員工夢見了自己的工資與老總、高管們的差距從十萬八千里縮短到一萬八千里而高呼「國資委萬歲!共產黨萬歲!」;

在京農民工的子弟高考考出了比北京孩子的最高分高出了50-100分,他們夢見這一次自己終於能進了北大、清華了。他們高呼「翻身不忘共產黨,幸福感謝教育部!」;

公考考了第一名的大學生做夢夢到面試結果竟然也是第一,喜被錄用,而官二代的同學則被鐵面無私地淘汰。他淚流滿面地自言自語:「公平與正義終於來到了!」;

打人和曝粗口的教授師德考核合格;發表獨立見解的教授師德評為不合格,教授不服告到教育部,他夢見了教育部接受他的申訴,高教司的一位司長還對他說:我們一定會秉公辦理的;

教授在夢中遇見科研處長對他說,這一次校長、書記不再在你國家科技進步獎的申報材料上領銜署名了;

漂亮的女公務員夢中發現新上任的領導竟然是個「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不與她套近乎,接待上級時也不要她陪酒,使她第一次有了安全感;

小販們夢中見到城管執法時沒有罵人爆粗口了,動輒就用腳踢小販們商品的隊長露出了從未見過的笑容了;

小鎮上飯店老闆夢中發現鎮政府的頭頭來吃飯不再打欠條了;

…………

中國的草根階層美美地做了一個又一個誘人的美夢後,一覺醒來,卻發現竟是黃粱一夢。他們感嘆,要是總在這個夢中,永遠也不醒來該多好啊!

夢醒以後,「星星還是那個星星,月亮還是那個月亮」。該幹嘛幹嘛。
年終,農民工從老闆手裡拿的還是白條。

被征地農民的土地補償款,鄉鎮政府和村委會拿的是大頭,自己則被他們用三瓜兩棗打發了。想上訪嗎?沒出縣城就得被「請」回去了。想上北京告「御狀」嗎?即使你有當年地下黨的神通「潛」入京城,駐京辦和安元鼎也有辦法「伺候」你。

「溫暖」今後還會「送」的,電視臺記者照舊會隨行的,因為要弘揚「主旋律」,堅持正面宣傳報導為主嘛。要實行全民免費醫療?那是不可能的,專家說了,我們現在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不能與國外盲目攀比,我們有自己的國情,國外也沒有免費醫療。

…………

說來真是可憐,底層民眾那些「美麗的夢」,與其說是「夢」,不如說是對做人的生存權利和人格尊嚴的「起步價」。然而這些「夢」,都以像夢幻中童話那般令人神往開始,卻以一枕夢黃粱而告終。問題的根源在於社會公平和正義的缺失,若是再深究,則是權力沒有被「關進籠子」。大小官員都在「和尚打傘」。

十多年前,朱鎔基總理就道出了一個許多高官不願說和不敢說的一個嚴峻的現實——民怨沸騰。

朱鎔基卸任總理職務已經過去十年了,「民怨沸騰」非但沒有絲毫緩解而是「芝麻開花節節高」。中國社科院這類組織歷來以「隱惡揚善」、謹言慎行為宗旨的。但在他們最近發布的《2013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的藍皮書中,所披露的「近年來,每年因各種社會矛盾而發生的群體性事件多達數萬起甚至十餘萬起,征地拆遷引發的群體性事件佔一半左右」,也不得不承認問題的嚴重性。

南京市江甯區一些村民為市政建設做出了犧牲,而政府失信於民,原來信誓旦旦的承諾成了一張白條,以致拆遷過去了7年都未能回遷。

藍皮書還援引全國總工會的統計數據稱,「今年1月至8月,全國發生圍繞工資糾紛的規模在百人以上的集體停工事件120多起」。說得好聽叫「停工」,其實就是罷工。

弱勢群體期盼的個人的生存權利和人格尊嚴能得到保障,只不過是相當於加工製造業中的「邊角余料」,或者相當於改革開放成果這塊「大蛋糕」切割分配時的一點屑屑末末而已。他們做的既不是陞官夢、發財夢、撈研究生學歷和博士學位夢,也不是出國夢、娶漂亮老婆的夢,而是吃飯夢、能遮風擋雨的住房夢、有病不等死夢、老有所依的夢、有生存安全感夢、孩子高考不要被太過分的歧視政策而抱撼終天的夢、不要在執法人員面前像在68年前在「太君」面前那種孫子不如的夢、有冤有處可申的夢……。如果這些「夢」最終都成了黃粱一夢,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也必然同歸於盡,成為黃粱一夢。這是一個極其淺顯的道理,因為習總書記說了,「實現中國夢必須走中國道路,必須弘揚中國精神,必須凝聚中國力量」。這三個「必須」中「凝聚中國力量」是實現「中國夢」的基礎。如果底層民眾的吃飯夢、養老夢、住房夢……都成了黃粱夢,「中國夢」豈非無源之水,無本之末,成了水中月、鏡中花?又怎能不成為黃粱一夢?

因此,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首先應該和必須不讓底層民眾的吃飯夢、養老夢、住房夢……不會變成黃粱夢開始。讓高層與底層、官與民「同床」而不「異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