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报》看中国政治格局走向

2013-11-17 04:02 作者: 笑蜀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1月17日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更多细节尚未公布,目前公布的,仅一个会议公报而已。会议公报一般都很原则,而且当局往往说了不做,做了不说。据此解读三中,精确预测未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即便如此,三中的大致意图,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眉目来的。

首要的一个意图是集权。两个层面的集权:从地方集权到中央,再集权到个人。新设立的两大超级机构,即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主要职能就是这两个层面的集权。他们不仅是政治设计院,垄断重大决策,以避免地方和部门利益对决策的干扰,使重大决策能具有一定的超越性;更负督战之责,即监督地方和部门执行情况,保证决策落实到位,让官僚集团很难像过去那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很难再打折扣。

两大超级机构而外,更有中纪委严格执行党纪。三管齐下,目的都是提升执行力,保证令行禁止,保证官僚集团忠实执行指令,以从根本上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格局。

两层集权一旦实现,十八大之前所谓“集体总统制”即寿终正寝,转向个人绝对权威,确立领袖体制或称元首体制,以国安会、体改组、中纪委三大机构拱卫领袖或元首并督战官僚集团。相应地,国家体制也会重大变化,即国家元首将从传统的荣誉职位,转为相当程度的实职。

这点从三中会议实况也能看出端倪。从前中共高层尤其重大会议几乎无密可保,千根针万条线争相向外媒放风,再出口转内销,以致几次换届,新班子的人选总被外媒精确“预言”,从一个侧面反映对官僚集团的失控。但是此次三中,四天会议都是滴水不漏,保密之成功为二十年来仅见。

再从事后的电视镜头看,习近平出席的三中小组会议,会议室所用的陈设极其简朴,也折射了新政“八不准”的效力,可见官僚集团之噤若寒蝉,也可见集权一定程度的成功。

三中的第二个意图是固“体”,即巩固政权,巩固共产党统治。这也是两层集权的初衷。两层集权的首要防范对象,就是官僚集团。即在最高层看来,官僚集团不仅不等于共产党,而且对共产党的政治忠诚,也是要打问号的。

空前的信用危机和统治危机,给了最高层空前的压力。9月17日习近平在中南海党外人士座谈会上大谈“问题倒逼”,就是对巨大压力的委婉表述。不做末代王朝,在最高层已是共识。他们因此有强大动力:必须代表共产党,对官僚集团严加管束,严加整顿,绝不允许他们把共产党的江山真的给糟蹋了。

也就是说,危机深重,这点上最高层跟社会的主流判断并没有太大分歧。分歧在于,他们不服气,不服输。他们不认为所有的问题和危机,都来自共产党本身、制度本身,而认为共产党本质还是好的,制度的本质还是先进的。问题只是出在党不管党,没有把共产党搞好,以至涌入了大量的投机分子乃至坏分子。

解决的办法就是党要管党。他们坚信,只要真正把共产党管起来,通过洗脑,通过整肃,通过吐故纳新,给共产党换血,即换上一批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先进分子,并把整个官僚集团置于三大首脑机构无处不在的严厉监控之下,不给他们违法乱纪、监守自盗的空间,那么共产党就不难重新赢得人民的信任,共产党就还有前途。何况,就经济上而言,虽然下行期不可避免,但相比欧美很多国家,日子还是好过得多,而且手上也还有牌可打。所以他们坚信:共产党统治必须捍卫,共产党统治也能够捍卫。关键只取决于自己的努力。此次三中全会,则是他们的一个决定性的努力。

三中全会的最后一个意图,则是改“用”。所谓“用”,相对“体”而言,即相对政权、相对共产党统治而言。体的问题上绝不松动,不谈判,不妥协。但除了“体”,其他统统都只是“用”,可以让步,可以改。而且因为问题和危机之深重,也必须坚决改。利益不是问题,原则上没有任何不能动摇的具体的特殊利益,相比于共产党统治这个最大的特殊利益,其它所有具体的特殊利益都可以而且必须让步。为此不惜杀出一条血路来。

共产党是彻底的实用主义者。为了维持生存和统治,用的层面从来没有什么不能改。历史上已经有过两次大的改变,一是从红军换装到八路军新四军,一次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到了穷途末路,就会实现转身。就三中全会公报看,它甚至已经引入了本来属于北欧民主社会主义范畴的混合经济概念。经济改革、反腐败、限制官员特权等等三中承诺,三中之后都会努力兑现。但问题在于,如李克强所说,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利益调整一旦动真格,很可能真的就是血雨腥风,利益集团形形色色的反抗,就都在意料之中。而社会本来已经陷于和平的乱世,到处干柴火星,一旦利益集团群起反抗,风险自不待言,随时可能翻船。为此更必须高度集权,以随时应付不测。就此来说,高度集权体制也是紧急保卫体制。

要么统治溃败,要么下最大决心突围。这就是三中全会面临的十字路口。三中给出的答案,则是确立所谓元首体制,以此启动所谓“全面改革”,救党保权。最高层这方面的决心、胆魄都不用怀疑。但客观形势,却不会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他们前进道路上的激流险滩,不是单凭决心和胆略就可以闯过去的。在认知上他们已经落后于时代,即时代的需求已经不是所谓改革哪怕是全面改革,时代的需求已经只是转型——彻底转型尤其是政治转型。救党保权的初衷无非是以“全面改革”回避转型。这才是最大的矛盾和挑战所在,他们几乎无力应对。同样致命的另一个问题是,他们可以重造高度集权的首脑机构,但是,他们的基本盘在哪?反宪政得罪了知识阶层;杀曾成杰抓王功权得罪了企业家阶层;镇压新公民运动得罪了中产阶层;杀夏俊峰得罪了底层;反腐败和节制官权得罪了官僚集团;经济改革更得罪了几乎整个的毛派。他们四面出击,几乎得罪了所有的人。没有基本盘可言,单靠首脑机构就可以包打天下突围闯关?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的奇迹。

但是无论如何,让人绝望、压抑、焦虑的沉闷期结束了,历史性的关口到了。至于到底何去何从,且拭目相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