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報》看中國政治格局走向

2013-11-17 04:02 作者: 笑蜀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1月17日訊】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更多細節尚未公布,目前公布的,僅一個會議公報而已。會議公報一般都很原則,而且當局往往說了不做,做了不說。據此解讀三中,精確預測未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即便如此,三中的大致意圖,還是能夠看出一些眉目來的。

首要的一個意圖是集權。兩個層面的集權:從地方集權到中央,再集權到個人。新設立的兩大超級機構,即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主要職能就是這兩個層面的集權。他們不僅是政治設計院,壟斷重大決策,以避免地方和部門利益對決策的干擾,使重大決策能具有一定的超越性;更負督戰之責,即監督地方和部門執行情況,保證決策落實到位,讓官僚集團很難像過去那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很難再打折扣。

兩大超級機構而外,更有中紀委嚴格執行黨紀。三管齊下,目的都是提升執行力,保證令行禁止,保證官僚集團忠實執行指令,以從根本上改變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尷尬格局。

兩層集權一旦實現,十八大之前所謂「集體總統制」即壽終正寢,轉向個人絕對權威,確立領袖體制或稱元首體制,以國安會、體改組、中紀委三大機構拱衛領袖或元首並督戰官僚集團。相應地,國家體制也會重大變化,即國家元首將從傳統的榮譽職位,轉為相當程度的實職。

這點從三中會議實況也能看出端倪。從前中共高層尤其重大會議幾乎無密可保,千根針萬條線爭相向外媒放風,再出口轉內銷,以致幾次換屆,新班子的人選總被外媒精確「預言」,從一個側面反映對官僚集團的失控。但是此次三中,四天會議都是滴水不漏,保密之成功為二十年來僅見。

再從事後的電視鏡頭看,習近平出席的三中小組會議,會議室所用的陳設極其簡樸,也折射了新政「八不准」的效力,可見官僚集團之噤若寒蟬,也可見集權一定程度的成功。

三中的第二個意圖是固「體」,即鞏固政權,鞏固共產黨統治。這也是兩層集權的初衷。兩層集權的首要防範對象,就是官僚集團。即在最高層看來,官僚集團不僅不等於共產黨,而且對共產黨的政治忠誠,也是要打問號的。

空前的信用危機和統治危機,給了最高層空前的壓力。9月17日習近平在中南海黨外人士座談會上大談「問題倒逼」,就是對巨大壓力的委婉表述。不做末代王朝,在最高層已是共識。他們因此有強大動力:必須代表共產黨,對官僚集團嚴加管束,嚴加整頓,絕不允許他們把共產黨的江山真的給糟蹋了。

也就是說,危機深重,這點上最高層跟社會的主流判斷並沒有太大分歧。分歧在於,他們不服氣,不服輸。他們不認為所有的問題和危機,都來自共產黨本身、制度本身,而認為共產黨本質還是好的,制度的本質還是先進的。問題只是出在黨不管黨,沒有把共產黨搞好,以至湧入了大量的投機分子乃至壞分子。

解決的辦法就是黨要管黨。他們堅信,只要真正把共產黨管起來,通過洗腦,通過整肅,通過吐故納新,給共產黨換血,即換上一批能夠「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先進份子,並把整個官僚集團置於三大首腦機構無處不在的嚴厲監控之下,不給他們違法亂紀、監守自盜的空間,那麼共產黨就不難重新贏得人民的信任,共產黨就還有前途。何況,就經濟上而言,雖然下行期不可避免,但相比歐美很多國家,日子還是好過得多,而且手上也還有牌可打。所以他們堅信:共產黨統治必須捍衛,共產黨統治也能夠捍衛。關鍵只取決於自己的努力。此次三中全會,則是他們的一個決定性的努力。

三中全會的最後一個意圖,則是改「用」。所謂「用」,相對「體」而言,即相對政權、相對共產黨統治而言。體的問題上絕不鬆動,不談判,不妥協。但除了「體」,其他統統都只是「用」,可以讓步,可以改。而且因為問題和危機之深重,也必須堅決改。利益不是問題,原則上沒有任何不能動搖的具體的特殊利益,相比於共產黨統治這個最大的特殊利益,其它所有具體的特殊利益都可以而且必須讓步。為此不惜殺出一條血路來。

共產黨是徹底的實用主義者。為了維持生存和統治,用的層面從來沒有什麼不能改。歷史上已經有過兩次大的改變,一是從紅軍換裝到八路軍新四軍,一次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到了窮途末路,就會實現轉身。就三中全會公報看,它甚至已經引入了本來屬於北歐民主社會主義範疇的混合經濟概念。經濟改革、反腐敗、限制官員特權等等三中承諾,三中之後都會努力兌現。但問題在於,如李克強所說,觸動利益比觸動靈魂還難。利益調整一旦動真格,很可能真的就是血雨腥風,利益集團形形色色的反抗,就都在意料之中。而社會本來已經陷於和平的亂世,到處乾柴火星,一旦利益集團群起反抗,風險自不待言,隨時可能翻船。為此更必須高度集權,以隨時應付不測。就此來說,高度集權體制也是緊急保衛體制。

要麼統治潰敗,要麼下最大決心突圍。這就是三中全會面臨的十字路口。三中給出的答案,則是確立所謂元首體制,以此啟動所謂「全面改革」,救黨保權。最高層這方面的決心、膽魄都不用懷疑。但客觀形勢,卻不會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他們前進道路上的激流險灘,不是單憑決心和膽略就可以闖過去的。在認知上他們已經落後於時代,即時代的需求已經不是所謂改革哪怕是全面改革,時代的需求已經只是轉型——徹底轉型尤其是政治轉型。救黨保權的初衷無非是以「全面改革」迴避轉型。這才是最大的矛盾和挑戰所在,他們幾乎無力應對。同樣致命的另一個問題是,他們可以重造高度集權的首腦機構,但是,他們的基本盤在哪?反憲政得罪了知識階層;殺曾成傑抓王功權得罪了企業家階層;鎮壓新公民運動得罪了中產階層;殺夏俊峰得罪了底層;反腐敗和節制官權得罪了官僚集團;經濟改革更得罪了幾乎整個的毛派。他們四面出擊,幾乎得罪了所有的人。沒有基本盤可言,單靠首腦機構就可以包打天下突圍闖關?歷史上從來沒有這樣的奇蹟。

但是無論如何,讓人絕望、壓抑、焦慮的沉悶期結束了,歷史性的關口到了。至於到底何去何從,且拭目相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