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之子办地下组织 遭批斗后自杀


【看中国2013年11月24日讯】上世纪60年代,北京最为活跃的两个地下文艺沙龙,一个是郭沫若之子郭世英组建的“X诗社”,另一个是张郎郎组建的“太阳纵队”。后来,郭世英遭批斗身亡,张郎郎也曾一度被判处死刑。

“太阳纵队”的成立

张郎郎,1943年生于延安中共中央医院。父亲张仃是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母亲陈布文是作家。1962年,张郎郎考入北京101中学,后转学到北京外国语大学附中。他的母亲陈布文当时是中央美术学院一名文学老师,她很少对人提及她的前一份工作:总理办公室的机要秘书。

母亲对于文艺的爱好,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前来家里探讨文学。在一个冬春之交的日子,这七八个年轻人因为对诗歌的狂热,成立了地下沙龙,取名“太阳纵队”。多年后,张郎郎回忆说:“别的组织都是口头说,我们还有正式的章程、宣言、宗旨。后来我们才知道,你成立一个这样的组织,就已经是很大的罪了。”

1963年秋,张郎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美术理论系,“太阳纵队”及沙龙人员又有所扩大。“太阳纵队”的成员大多是出身高干和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这群疯狂的年轻人,竟然把披头士的音乐带到了公共场合。后来在对张郎郎的起诉书里,有一条罪状就是:在公共场合传播反动音乐。

罪名有3条

1968年初,北京的大街小巷都张贴了公安局对张郎郎的通缉传单。此前,听说郭世英的沙龙“X社”成员全数被捕后,“太阳纵队”立刻停止了活动。张郎郎后来表示:“那时候我们‘太阳纵队’不是一个政治组织。秘密写诗,只是怕别人破坏我们的游戏。我们既不是革命,也不是反革命,只是不革命而已”,“我们不会狂热地追随中央文革,实际上我们也是最早反对中央文革的;而且我们也是最早对江青大不敬。”

传播江青的历史是张郎郎的又一大罪状,“当时是很多人都在流传对江青各种各样不利的话,江青就想知道是谁。后来我变成主犯的原因是因为我中间逃跑,我跑了以后,大家都以为我已经跑出国了,然后再问就说是郎郎说的。其实就说了一部分,但后来把我抓过来的时候就变成都是我一个人说的了”。

1968年6月14日的杭州正是炎炎夏日,张郎郎在杭州龙井村被抓捕归京,罪名有三条:“恶毒攻击中央首长”、“里通外国”、“阴谋叛国投敌”。

1970初,全国开展“一打三反”运动。遇罗克等先后被加以“现行反革命”罪名,惨遭杀害。张郎郎恰与遇罗克关在一间屋子里。那时,居委会主任和两个警察来到张郎郎家,通知说张郎郎要被处死。

1970年3月5日,一批死刑犯在工人体育场等待最后的宣判,最终没有张郎郎的名字。张郎郎出来后听说,是某高官写了“留下活口”4个字。1971年,死里逃生的张郎郎被送到河北饶阳,在那里度过了6年的监狱时光。

上世纪70年代,继“X诗社”和“太阳纵队”之后,北京的地下文艺沙龙陆陆续续又兴盛起来,参加者包括后来的朦胧派诗人北岛、芒克等。而“太阳纵队”已烟消云散。张郎郎被捕后,连累了在军中服役的张久兴,他最终自杀;甘露林上了军校,也被整得自杀身亡;其他“太阳纵队”的成员也饱受冲击。

郭世英与X诗社

1962年秋,郭世英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62年岁末或1963年年初,郭世英与101中学的同学,后考入北京师范学院的张鹤慈,以及叶蓉青、孙经武、金蝶等人结成诗社。1963年初夏,有人向有关部门检举告发了X诗社的离经叛道。公安人员很快对此案进行了处理。还在X诗社事发之前,张鹤慈因其“意识形态问题”被北京师范学院勒令退学,金蝶则移居香港。

1963年,郭世英下放河南西华农场劳动,张鹤慈、孙经武、叶蓉青则以“反动学生”定罪判刑。1965年秋,郭世英进入北京农业大学重续学业。1968年3月,郭世英被北京农业大学一伙人非法绑架,要他招供X诗社事件。4月22日,郭世英跳楼自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