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骗局(图)

污染我们记忆的尘埃(三十七)

2014-02-25 00:30 作者: 史洪愿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2/27/20130227094714835.jpg
尽管在如今的官方宣传中,偶尔还会听到 “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是主人翁”之类的老调子,但谁都知道,那纯粹不过是应付政治形势的一时需要而已。(资料图片/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2014年02月25日讯】68.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和国家的主人翁?

如今五十上下年纪的人,对“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是国家的主人翁”这类“党文化”的套词,可谓耳熟能详,毕生难忘,因为从小到大大家耳朵里灌的都是这些美丽悦耳的辞藻。但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包括笔者自己,从来都不曾去问一问,作为“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到底是怎样领导我们这个国家的,他的领导作用究竟又体现在哪里?日前,有幸拜读了刘国凯先生的《工人阶级在中共政权下的真实地位和变迁及其在民主进程中的作用》一文,深受启发,方知吾等一直信以为真的这些官方宣传,其实与现实从来都是两回事,根本就对不上号。

刘先生在文中分析说,中共宣称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好,就算它是“领导阶级”。那也该问一声它是怎么去实施其“领导”职能的?是每个工人都任有一定的领导职务吗?显然不是。是各级“人民代表”由工人担任吗?也不是。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行政长官都只在工人中选举产生吗?更不是。这就怪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领导阶级究竟怎么个领导法?

对此,共产党的解释是,工人阶级是通过它的先锋队——共产党去实施领导权的,具体地讲就是由工人阶级中的先进份子——中共党员去担任各单位和从地方各级到中央的领导职务。然而,这种说法必然又会产生以下两个问题。

一个问题是,如果这工人阶级中少数的“先进份子”是由工人自己以直接选举法选举出来的,那么,还可以解释为他们是代表了工人阶级去实施领导权。可是事实上他们的这种“先进”身份(共产党员)是由党的各级组织认定的,与工人群众的意向毫不相干。既然如此,又怎么能说他们是在代表工人实施领导权呢?

还有另一个问题,工人在共产党的阶级成份中远不占多数,农民的成份要数倍于工人,知识份子也占有相当数量。尤为重要的是,纯工人背景的党员只能在基层单位里担任领导职务,中、高级领导职务全由共产党的职业革命家担当。在他们中间,除了极少数人曾在“参加革命”前做过工人的外,绝大多数都是学生或从事其他职业。显然。这些地位显赫的职业革命家与工人阶级毫不相干。

由刘先生以上的两点分析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工人阶级在领导社会”这一命题根本就不能成立。

官方宣传中还有一种说法是,共产党就是代表了工人阶级的利益,代表了工人阶级去执掌政权。在这种说法面前,我们还有什么好讲呢?这不与“共产党就是伟大、光荣、正确”“社会主义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之类的宣称同出一辙吗?这类以“就是”为特色的宣称都是不必讲道理,不容讨论的。然而,这种强横的逻辑不又正显示了它理论上的虚伪和欺骗吗?

透过社会结构这个视角察,可以更清楚的看出工人阶级在大陆根本就不是什么“领导阶级”。

在中共政权下,工人阶级的社会地位固然比农民是要高些,但却明显低于从事脑力劳动的“干部”。刘先生的文章对此做了十分精准透辟的分析。

他告诉我们,“干部”在中共词典中有两种涵意,一是狭义的,专指各级党政领导;二是广义的,泛指所有属于“干部”编制的人。 有哪些人属于“干部”编制呢?除了党政工团机关、司法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是当然的“干部”外,教师、医生护士、文艺工作者等亦属其中。“干部”来源主要有三种。一是“老革命”,即“解放前”就参加共产党的人们,二是历年大中专学校毕业生,三是在工人农民中遴选。

中共1949年建政后,工人与“干部”之间一直有一条极为清晰的界线。工人转变为“干部”谓之“提拔,“干部”转变为工人只有在“犯了错误”后,被惩罚“开除出干部队伍”“下放”当工人,足见工人与“干部”等级界线之森严。那么工人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被提拨为“干部”呢?大体只有一个途经,就是一贯“积极靠近组织、迫切要求进步、坚决与坏人坏事作斗争”,而这最突出的表现便是“在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上接受党的考验” ,“争取火线入党提干”,即在“三反”、“五反”、“反右”、“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批林批邓“等政治运动中竭力充当共产党的政治打手,从而被吸收到党内并改变其身份,从工人编制转入“干部”编制,其人事档案也由劳动工资科转到组织科。有时共产党也会吸收少量劳动模范式的工人入党,但一般不予“提干”,用以保持共产党中纯工人成份的比率。但这类工人党员通常只能在企业中做生产班组长,顶多是工段长,再就升不上去了,因为车间主任一级一般都属于“干部”编制。由此可见,“干部”在大陆社会中的地位是绝对高于工人的。既然如此,奢谈“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从另一个角度看,已被“提干”的工人就不再是工人,没有“提干”但入了党,或“积极靠近组织”正在要求入党的工人,组成了“先进工人”,他们一般占工人总数的百分之十到十几,因此可以说百分之八十几至百分之九十的工人是毫无政治权力的人群,他们在工厂里任凭各级领导驱使。制定工作定额的权力抓在领导手中,领导们想方设法提高生产定额,“先进工人”和某些为奖金所诱惑的目光短浅的工人拚力干活,使领导有了不断提高定额的理由。“先进工人”往往可以苦尽甘来被“提干”或“以工代干”来脱离繁重的劳动,而那大量没有能力“起飞脚”的工人就只能认命地喘息在愈来愈高的生产定额之下。实际上,在领导干部们的眼中,生产线上的工人只是会说话的生产工具,是湿了水的海绵。他们只要加大一些压力,就总可以再多榨出一些水来。对如此处境的工人,还要煞有介事地探讨他们有什么样的政治地位,其荒谬程度无异于对着一个全身浮肿的垂死者,来讨论他如何因营养过剩而至肥胖一样。

既然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工人阶级事实上并非“领导阶级”,那么中共为什么还要竭力给他套上这样的政治光圈呢?在大陆的政治舞台上,工人阶级究竟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中共创立之初即标榜自己是工人阶级的政党,早期也曾企图模仿苏俄以工人运动作为崛起的起点,尝试过俄国式的城市工人武装,但中国毕竟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民占人口的绝大多数,这种特殊的国情迫使中共不得不改变策略,转而将农民作为自己的主要依靠力量,在其长达20年的武装叛乱中,工人运动可以说几乎没有起过多大作用。

然而1949年建政后,这种情况很快便发生了改变。此时,中共所关注的问题已不是过去的如何夺取政权,而是如何巩固政权;而对于一个国家统治者来说,城市作为社会的政治经济中心与聚集点,其重要性显然远在偏远的农村之上。在这种新的环境与形势下,工人阶级在政治舞台上的利用价值开始凸现了出来。如果说,当年为了夺取政权中共需要藉助的主要是农民的力量,那么现在为了巩固政权则更需要藉助工人的力量。具体而言,无论是五十年代对资产阶级和“右派份子”以及其他“阶级敌人”的斗争,还是六、七十年代的党内派别斗争,中共都需要工人群众作为它的社会基础,为之出力,在这些方面,工人阶级有着农民所无法替代的作用。于是,为了笼络工人群众,利用那时工人群众文化水准、分析能力的低下以售其奸,中共开始别有用心的给工人阶级戴上一顶顶耀眼的“高帽子”,什么“领导阶级”啦,什么“国家的主人翁”啦-----了“文革”中,工人阶级所领受的这种政治荣誉更是达到了顶峰,毛泽东当年曾下令工人组成“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大中学校,领导学校的“斗批改”,还曾指示从青年工人中选拔所谓优秀者直接上大学,还曾特别指令全国搜寻一万名三代血统工人上北京天安门国庆观礼台。

纵观1949年之后工人阶级在大陆政治舞台上扮演的角色,与之前的农民可谓异曲同工,本质上都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和炮灰,不同之处仅在于,当年的农民是在战场上充当消灭国民党军队的战争工具和炮灰,现在的工人则是在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中,充当中共击退、消灭各种各样的所谓“阶级敌人”的政治工具和炮灰。正是藉助工人阶级的力量,中共消灭了民族资产阶级,打败了“资产阶级右派的进攻”,战胜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所以,“领导”是假,工具才是真;“主人翁”是虚,炮灰才是实。什么“领导阶级”也好,“主人翁”也好,以及其他种种类似的美名也好,其实统统都不过是中共用来笼络工人阶级心甘情愿为自己卖命的诱饵罢了,就像他们当年曾经用“分田分地”、“翻身做主”等做幌子来诱骗农民为自己卖命一样。

“改革开放”后,中共的“工作重点”由以往的阶级斗争转变为经济建设,经济体制也随之由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过渡。在这种新形势下,为了维持摇摇欲坠的独裁统治,中共更需要利用的物件已不再是工人阶级,而是他们以往的敌人——资本家和知识份子。在此时的中共看来,发展经济要靠两样。一是利用市场经济的活力。据此,私有企业(包括表面上是集体所有的企业)和外资、合资企业得以挤往社会中心。二是重视知识、技术在生产发展中的作用,据此,科技工作者连带整个知识阶层都得到政权的重视和礼遇。换句话说,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工人阶级已走完了它的“光辉历程”,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了。于是,就像1949年之后毫不留情的抛弃农民一样,中共也毫不留情的抛弃了当年被他们捧为“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下岗、买断工龄、失业无保障、工资、养老金被拖欠-----共产党造成的这一切,让工人阶级迅速沦为了城市中的贫困阶层,充当了所谓“改革的代价”,实则是牺牲品。在国有企业改革中,大陆共有约3000万工人失业,其中大部份人的生活非常不堪,沦为城市的最底层,有的甚至成为城市的“拾荒者”,在许多城市,踏人力车、擦皮鞋等行业多半是国有企业失业人员,还有许多在半夜打着电筒捡垃圾,更多的人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活路……尽管在如今的官方宣传中,偶尔还会听到 “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是主人翁”之类的老调子,但谁都知道,那纯粹不过是应付政治形势的一时需要而已。

“党啊党,亲爱的党啊,你如此对我的折磨,究竟是为什么?!漫漫长夜,我向谁诉说?”被中共抛弃的这种遭遇,终于使一部份工人兄弟开始从官方的欺骗宣传中觉醒,为了维护自身被中共官僚非法侵占的利益,近年来,他们纷纷携起手来与中共抗争。让许多善良的人倍感意外的是,面对工人们的这种合情合理也合法的维权行动,中共各级政权不但不予以同情,采取措施尽量解决工人群众的实际困难,反而毫不留情的予以镇压,其凶狠残暴,一点也不让于当年对待所谓“阶级敌人”的程度。昔日的“领导阶级”如今却在享受当年“阶级敌人”的待遇,这真是天大的幽默!

用的着你时,把你捧上天,用不着你时,则把你打下地。一热一冷,反差鲜明,中共对待工人阶级的这种市侩嘴脸,更有力的证明了他们当年颁发给工人阶级的那些政治荣誉都是徒有虚名的诱饵。在他们眼里,工人阶级其实从来就不是也不可能是什么“领导阶级”和“主人翁”,而只是供自己驱使的工具和炮灰。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