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的騙局(圖)

污染我們記憶的塵埃(三十七)

2014-02-25 00:30 作者: 史洪願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2/27/20130227094714835.jpg
儘管在如今的官方宣傳中,偶爾還會聽到 「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是主人翁」之類的老調子,但誰都知道,那純粹不過是應付政治形勢的一時需要而已。(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看中國2014年02月25日訊】68.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和國家的主人翁?

如今五十上下年紀的人,對「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是國家的主人翁」這類「黨文化」的套詞,可謂耳熟能詳,畢生難忘,因為從小到大大家耳朵裡灌的都是這些美麗悅耳的辭藻。但令人遺憾的是,我們當中的許多人包括筆者自己,從來都不曾去問一問,作為「領導階級」的工人階級,到底是怎樣領導我們這個國家的,他的領導作用究竟又體現在哪裡?日前,有幸拜讀了劉國凱先生的《工人階級在中共政權下的真實地位和變遷及其在民主進程中的作用》一文,深受啟發,方知吾等一直信以為真的這些官方宣傳,其實與現實從來都是兩回事,根本就對不上號。

劉先生在文中分析說,中共宣稱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好,就算它是「領導階級」。那也該問一聲它是怎麼去實施其「領導」職能的?是每個工人都任有一定的領導職務嗎?顯然不是。是各級「人民代表」由工人擔任嗎?也不是。是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行政長官都只在工人中選舉產生嗎?更不是。這就怪了。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這領導階級究竟怎麼個領導法?

對此,共產黨的解釋是,工人階級是通過它的先鋒隊——共產黨去實施領導權的,具體地講就是由工人階級中的先進份子——中共黨員去擔任各單位和從地方各級到中央的領導職務。然而,這種說法必然又會產生以下兩個問題。

一個問題是,如果這工人階級中少數的「先進份子」是由工人自己以直接選舉法選舉出來的,那麼,還可以解釋為他們是代表了工人階級去實施領導權。可是事實上他們的這種「先進」身份(共產黨員)是由黨的各級組織認定的,與工人群眾的意向毫不相干。既然如此,又怎麼能說他們是在代表工人實施領導權呢?

還有另一個問題,工人在共產黨的階級成份中遠不佔多數,農民的成份要數倍於工人,知識份子也佔有相當數量。尤為重要的是,純工人背景的黨員只能在基層單位裡擔任領導職務,中、高級領導職務全由共產黨的職業革命家擔當。在他們中間,除了極少數人曾在「參加革命」前做過工人的外,絕大多數都是學生或從事其他職業。顯然。這些地位顯赫的職業革命家與工人階級毫不相干。

由劉先生以上的兩點分析我們不難得出結論:「工人階級在領導社會」這一命題根本就不能成立。

官方宣傳中還有一種說法是,共產黨就是代表了工人階級的利益,代表了工人階級去執掌政權。在這種說法面前,我們還有什麼好講呢?這不與「共產黨就是偉大、光榮、正確」「社會主義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之類的宣稱同出一轍嗎?這類以「就是」為特色的宣稱都是不必講道理,不容討論的。然而,這種強橫的邏輯不又正顯示了它理論上的虛偽和欺騙嗎?

透過社會結構這個視角察,可以更清楚的看出工人階級在大陸根本就不是什麼「領導階級」。

在中共政權下,工人階級的社會地位固然比農民是要高些,但卻明顯低於從事腦力勞動的「幹部」。劉先生的文章對此做了十分精準透闢的分析。

他告訴我們,「幹部」在中共詞典中有兩種涵意,一是狹義的,專指各級黨政領導;二是廣義的,泛指所有屬於「幹部」編製的人。 有哪些人屬於「幹部」編製呢?除了黨政工團機關、司法民政部門的工作人員是當然的「幹部」外,教師、醫生護士、文藝工作者等亦屬其中。「幹部」來源主要有三種。一是「老革命」,即「解放前」就參加共產黨的人們,二是歷年大中專學校畢業生,三是在工人農民中遴選。

中共1949年建政後,工人與「幹部」之間一直有一條極為清晰的界線。工人轉變為「幹部」謂之「提拔,「幹部」轉變為工人只有在「犯了錯誤」後,被懲罰「開除出幹部隊伍」「下放」當工人,足見工人與「幹部」等級界線之森嚴。那麼工人在什麼情況下可以被提撥為「幹部」呢?大體只有一個途經,就是一貫「積極靠近組織、迫切要求進步、堅決與壞人壞事作鬥爭」,而這最突出的表現便是「在階級鬥爭的風口浪尖上接受黨的考驗」 ,「爭取火線入黨提幹」,即在「三反」、「五反」、「反右」、「清理階級隊伍」、「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批林批鄧「等政治運動中竭力充當共產黨的政治打手,從而被吸收到黨內並改變其身份,從工人編製轉入「幹部」編製,其人事檔案也由勞動工資科轉到組織科。有時共產黨也會吸收少量勞動模範式的工人入黨,但一般不予「提幹」,用以保持共產黨中純工人成份的比率。但這類工人黨員通常只能在企業中做生產班組長,頂多是工段長,再就升不上去了,因為車間主任一級一般都屬於「幹部」編製。由此可見,「幹部」在大陸社會中的地位是絕對高於工人的。既然如此,奢談「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從另一個角度看,已被「提幹」的工人就不再是工人,沒有「提幹」但入了黨,或「積極靠近組織」正在要求入黨的工人,組成了「先進工人」,他們一般佔工人總數的百分之十到十幾,因此可以說百分之八十幾至百分之九十的工人是毫無政治權力的人群,他們在工廠裡任憑各級領導驅使。制定工作定額的權力抓在領導手中,領導們想方設法提高生產定額,「先進工人」和某些為獎金所誘惑的目光短淺的工人拚力幹活,使領導有了不斷提高定額的理由。「先進工人」往往可以苦盡甘來被「提幹」或「以工代干」來脫離繁重的勞動,而那大量沒有能力「起飛腳」的工人就只能認命地喘息在愈來愈高的生產定額之下。實際上,在領導幹部們的眼中,生產線上的工人只是會說話的生產工具,是濕了水的海綿。他們只要加大一些壓力,就總可以再多榨出一些水來。對如此處境的工人,還要煞有介事地探討他們有什麼樣的政治地位,其荒謬程度無異於對著一個全身浮腫的垂死者,來討論他如何因營養過剩而至肥胖一樣。

既然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工人階級事實上並非「領導階級」,那麼中共為什麼還要竭力給他套上這樣的政治光圈呢?在大陸的政治舞台上,工人階級究竟又扮演了怎樣的角色,起了什麼樣的作用呢?

中共創立之初即標榜自己是工人階級的政黨,早期也曾企圖模仿蘇俄以工人運動作為崛起的起點,嘗試過俄國式的城市工人武裝,但中國畢竟是一個農業大國,農民佔人口的絕大多數,這種特殊的國情迫使中共不得不改變策略,轉而將農民作為自己的主要依靠力量,在其長達20年的武裝叛亂中,工人運動可以說幾乎沒有起過多大作用。

然而1949年建政後,這種情況很快便發生了改變。此時,中共所關注的問題已不是過去的如何奪取政權,而是如何鞏固政權;而對於一個國家統治者來說,城市作為社會的政治經濟中心與聚集點,其重要性顯然遠在偏遠的農村之上。在這種新的環境與形勢下,工人階級在政治舞台上的利用價值開始凸現了出來。如果說,當年為了奪取政權中共需要藉助的主要是農民的力量,那麼現在為了鞏固政權則更需要藉助工人的力量。具體而言,無論是五十年代對資產階級和「右派份子」以及其他「階級敵人」的鬥爭,還是六、七十年代的黨內派別鬥爭,中共都需要工人群眾作為它的社會基礎,為之出力,在這些方面,工人階級有著農民所無法替代的作用。於是,為了籠絡工人群眾,利用那時工人群眾文化水準、分析能力的低下以售其姦,中共開始別有用心的給工人階級戴上一頂頂耀眼的「高帽子」,什麼「領導階級」啦,什麼「國家的主人翁」啦-----了「文革」中,工人階級所領受的這種政治榮譽更是達到了頂峰,毛澤東當年曾下令工人組成「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進駐大中學校,領導學校的「斗批改」,還曾指示從青年工人中選拔所謂優秀者直接上大學,還曾特別指令全國搜尋一萬名三代血統工人上北京天安門國慶觀禮臺。

縱觀1949年之後工人階級在大陸政治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與之前的農民可謂異曲同工,本質上都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和炮灰,不同之處僅在於,當年的農民是在戰場上充當消滅國民黨軍隊的戰爭工具和炮灰,現在的工人則是在接二連三的政治運動中,充當中共擊退、消滅各種各樣的所謂「階級敵人」的政治工具和炮灰。正是藉助工人階級的力量,中共消滅了民族資產階級,打敗了「資產階級右派的進攻」,戰勝了「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所以,「領導」是假,工具才是真;「主人翁」是虛,炮灰才是實。什麼「領導階級」也好,「主人翁」也好,以及其他種種類似的美名也好,其實統統都不過是中共用來籠絡工人階級心甘情願為自己賣命的誘餌罷了,就像他們當年曾經用「分田分地」、「翻身做主」等做幌子來誘騙農民為自己賣命一樣。

「改革開放」後,中共的「工作重點」由以往的階級鬥爭轉變為經濟建設,經濟體制也隨之由計畫體制向市場體制過渡。在這種新形勢下,為了維持搖搖欲墜的獨裁統治,中共更需要利用的物件已不再是工人階級,而是他們以往的敵人——資本家和知識份子。在此時的中共看來,發展經濟要靠兩樣。一是利用市場經濟的活力。據此,私有企業(包括表面上是集體所有的企業)和外資、合資企業得以擠往社會中心。二是重視知識、技術在生產發展中的作用,據此,科技工作者連帶整個知識階層都得到政權的重視和禮遇。換句話說,在「改革開放」的新時代,工人階級已走完了它的「光輝歷程」,沒有多大的利用價值了。於是,就像1949年之後毫不留情的拋棄農民一樣,中共也毫不留情的拋棄了當年被他們捧為「領導階級」的工人階級。下崗、買斷工齡、失業無保障、工資、養老金被拖欠-----共產黨造成的這一切,讓工人階級迅速淪為了城市中的貧困階層,充當了所謂「改革的代價」,實則是犧牲品。在國有企業改革中,大陸共有約3000萬工人失業,其中大部分人的生活非常不堪,淪為城市的最底層,有的甚至成為城市的「拾荒者」,在許多城市,踏人力車、擦皮鞋等行業多半是國有企業失業人員,還有許多在半夜打著電筒撿垃圾,更多的人還沒有找到自己的活路……儘管在如今的官方宣傳中,偶爾還會聽到 「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是主人翁」之類的老調子,但誰都知道,那純粹不過是應付政治形勢的一時需要而已。

「黨啊黨,親愛的黨啊,你如此對我的折磨,究竟是為什麼?!漫漫長夜,我向誰訴說?」被中共拋棄的這種遭遇,終於使一部分工人兄弟開始從官方的欺騙宣傳中覺醒,為了維護自身被中共官僚非法侵佔的利益,近年來,他們紛紛攜起手來與中共抗爭。讓許多善良的人倍感意外的是,面對工人們的這種合情合理也合法的維權行動,中共各級政權不但不予以同情,採取措施盡量解決工人群眾的實際困難,反而毫不留情的予以鎮壓,其凶狠殘暴,一點也不讓於當年對待所謂「階級敵人」的程度。昔日的「領導階級」如今卻在享受當年「階級敵人」的待遇,這真是天大的幽默!

用的著你時,把你捧上天,用不著你時,則把你打下地。一熱一冷,反差鮮明,中共對待工人階級的這種市儈嘴臉,更有力的證明了他們當年頒發給工人階級的那些政治榮譽都是徒有虛名的誘餌。在他們眼裡,工人階級其實從來就不是也不可能是什麼「領導階級」和「主人翁」,而只是供自己驅使的工具和炮灰。 

(未完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