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随笔】“国歌”启示录(图)

2015-10-05 23:06 作者: 刘翰青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10月05日讯】近年来,国人不分场合群体高唱当朝“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消息,时有所闻,国际赛事观众席上要唱,纽约机场插队不遂要唱,泰国暴雨飞机延误也要唱……其泛滥程度,从当朝中办、国办发布的通知中可见一斑:不得在私人婚丧庆悼奏唱(国歌)。

此类动辄“合唱”“国歌”之举,于引人侧目之余,亦引发了诸多议论,或赞之为“爱国壮举”,或斥其为大脑残缺,或视之为借此发泄情绪,或称其为被洗脑后遗症……然近几日,笔者对此却别有一番领悟,尤其对其中“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句感触颇深,故不敢敝帚自珍,在此分享,以供诸君参详。

义勇军进行曲》的“身世”

上世纪三十年代之中国,北有俄共渗透外蒙,东有日本强占关外,军阀拥兵自重,赤匪认苏(联)作父……《义勇军进行曲》正作于此时,词作者田汉身为中共党员,虽有借此煽动民众叛乱附匪之嫌,然其中“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句,以时局论,或可使人理解为国难当头。

然而,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红朝建政后,竟阴差阳错的以此为“国歌”,则值得深思。是年,红朝当局历时两月有余,于数百应征歌曲中选定《义勇军进行曲》为代“国歌”,虽有政协委员指歌词中“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不妥,需修改,然周恩来认为“这样才能鼓动情感”,毛泽东对周亦表赞同,其议遂定。

其时二战结束未久,各国亟待休养生息,无心亦无力对外兴兵,何谈“危险”?中华儿女又要“冒着”哪个“敌人的炮火前进“?红朝以此为“国歌”,意在以“鼓动情感”之词,利用民众爱国之心,混淆“中华民族”与“中共”之涵义。然而,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我们却可有另一番解读。

传统文化角度的解读

“中华民族”一词,出自梁启超笔下,本指华夏族、汉族、炎黄遗族,后被孙中山先生用于其政治主张,其范围随时间推移有所扩大,然始终未脱离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之前提,诚如中山先生所言:“中国有一个道统,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相继不绝,我的思想基础就是这个道统,我的革命就是继承这个正统思想来发扬光大”,此语正合孔子的“华夷之辨”——判断某人是否属于华夏民族,不以种族血缘为标准,而以文化礼仪做度量。

明末大儒王夫之尝道:“政统可断,道统不可断”,余深以为然。政统断——无非改朝换代而已,华夏文明延续五千载,历经数十度皇朝更替,无碍中华民族薪火承传(可参阅拙作《亡国亡天下,哪个真可怕》);道统断——则为中华传统文化断绝,空有黄肤黑发之躯壳,实无华夏文明之思想,此乃亡族灭种之灾。

自红朝窃国以降,奉“马恩”为祖,尊“列斯”为宗,辱道谤佛,战天斗地,奉共产异端邪说为圭臬,诬华夏神传文明为妖魅,此非中华道统之断绝而何?故此一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正是得其所哉。

红朝志在籍政权之力散布马列赤教邪说,迫国民皆为其教民(可参阅拙作《天道昭昭,赤教将亡》),以此为国歌,断无善意。然“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纵使其满怀鬼蜮伎俩,终难逃皇天巧妙安排,其煽动国人于懵懵懂懂中热血沸腾的高唱“国歌”,妄图混淆“中华民族”与“中共”之别的“机关算尽”,却焉知不是上天借以警醒炎黄子孙——自红朝建政,便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而国人摒弃共产邪教、摆脱马列梦魇之时,便是华夏重光之日。

翰青留诗为证:

机关算尽怀鬼胎,
焉知皇天巧安排。
红朝末运梦已断,
华夏盛世幕渐开。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