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林黛玉挡过的箭:有一支最刻毒(图)

2016-10-30 13:30 作者: 爱木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黛玉的性格,会让人觉得她过于敏感。(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曹公一支笔,将意思潜藏在无数细微小节里,又抛下无数正话反说、反话正说的烟雾迷弹,竟使得后人不停站位打擂台,为彼此簇拥的大观园女明星们争得面红耳赤,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

其中误解至深的莫过于黛玉。大凡不喜欢她的人,总是会说其敏感,爱使小性子,刻薄,不会做人。

小时候会忍不住埋怨曹公,竟使出这般障眼法使黛玉遭受众人非议。现而如今,竟然会生出庆幸的念头,深觉那是曹公对众人的考验,在他扔出那么多烟雾迷弹后,仍然衷心欣赏喜欢黛玉的,那才是真爱粉哪。我内心甚至还有一点点私心,觉得这样美好的黛玉,就留给我一人喜欢好了,有一种半夜独自在家关灯欣赏夜明珠的窃喜。

偶尔大方一回,把这夜明珠拿出来给众人欣赏一下。今天先来一篇简单好玩的。题目叫做《那些年,林妹妹挡过的箭》。

一、

红楼梦里,第一个拿林妹妹来做挡箭牌的,也是最为众人所知的,就是薛宝钗扑蝶那次了。滴翠亭边,宝钗有意无意听到小红和坠儿说悄悄话,是坠儿找贾芸要来了他拾到的手帕,还给小红。但这事是私相传递,又有关小红和贾芸那不能直言的事情,宝钗一下听懂了其中的心机,恐被她二人听到了不好。

薛宝钗心生一计,故意放重脚步说:“颦儿,我看你往哪里藏!”

一路走到那两人跟前,找他们要人:“你们把林姑娘藏在哪里了?”

直把人问得莫名其妙,宝钗还故意添了几笔说:“我才在河那边看着林姑娘在这里蹲着弄水顽呢。我要悄悄的唬他一跳,还没有走到跟前,他倒看见我了,朝东一绕就不见了。别是藏在里头了。”

一面说,一面故意进去寻了一寻,抽身一走。

好家伙,这急智!把自己撇干净了,说自己在“河那边”,离得那老远啊!这还不算,还得拖林黛玉下水,说她“蹲着弄水顽”,可不是说黛玉一直在这边吗?还嫌不够,还说黛玉“别是藏里头了”。

这事一直令宝钗倍加遭人非议,罪名直涉“陷害”。宝钗此举有意无意,我们并不得而知。看此篇前文,那天正是芒种节,姑娘们都在园内玩耍,黛玉没在,宝钗本来就说要“闹了她来”,去找她的。所以,拿黛玉挡箭,一是正好就是来找黛玉的,可能顺嘴就说了她;二来黛玉没和大家在一块,这撒的谎也没那么容易被拆穿。三嘛黛玉应该平时行事就与常人不同,也比较顽皮,蹲着弄水顽正像她会做的事。

只是宝钗扯谎扯得,太把别人搭进去了。这莫须有的事,对黛玉造成的直接后果,还是令人心惊,令身为读者的我们,为黛玉悬着的一颗心始终不能放下。

二、

除了宝钗,还有很多人拿林黛玉做挡箭牌。

那一次,邢夫人讨鸳鸯给贾赦做小老婆。鸳鸯她嫂子来给邢夫人回话,说鸳鸯骂了她,袭人也帮着抢白,平儿也在跟前。凤姐命人把平儿打了来。丰儿忙上来回道:“林姑娘打发了人下请字请了三四次,他才去了。奶奶一进门我就叫他去的。林姑娘说:‘告诉你奶奶,我烦他有事呢。’”说了这话,凤姐才罢了。

平儿去大观园里,前文写了是王熙凤特地要她回避,让她进园子逛了去的。丰儿拿林黛玉来当挡箭牌,对林黛玉倒无大碍。只是从一个侧面看黛玉应该与平儿关系甚好,平时应该是有过“下请字”请平儿的真事。否则,怎会瞬间说得跟真事似的?另外,林黛玉这箭应该也很好使,有老太太宠着,平日说话也不让人,宝钗都说“真真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恼不是,喜欢又不是”。这些姑娘们里,大约也只有黛玉才能挡得住,让凤姐不去把平儿叫了回来。

三、

宝玉也拿林黛玉做过挡箭牌。

藕官烧纸,远远地被一婆子叫住,说要去回了奶奶们。正巧宝玉碰上,赶忙劝阻她不要在这里烧,说他可使人打了包袱去外面。等那婆子赶到,宝玉忙帮着遮掩:“他并没烧纸钱,原是林妹妹叫他来烧那烂字纸的。你没看真,反错告了他。”婆子较真,捡了没烧尽的纸,要去大厅理论。宝玉只好往自己身上找补,说是自己做梦,梦见杏花神和他要一挂白纸钱,还不能是本房人烧,他就和林姑娘烦了藕官过来烧的。烧了纸他的病才好起来,如果冲了,就得拿那婆子问事。

宝玉拿林黛玉做挡箭牌,却是不得不这么做。

那戏班子解散后,藕官就给了黛玉。藕官烧纸钱,闹大了,林黛玉面子上也不好看。宝玉既是真心要为藕官解围,但揣测可能也有为黛玉的缘故。

既然藕官现在是黛玉的丫鬟,拿黛玉做挡箭牌也在情理之中。应急状态下,哪能想得到后来那么复杂又完美的借口?只是被婆子戳穿了谎。所幸宝玉能急中生智,又编了那么多,还能圆回来。

四、

黛玉的丫鬟雪雁,也使过这招,把事推给了紫鹃和黛玉。

那日,赵姨娘找雪雁,什么事呢?赵姨娘要去给她的兄弟赵国基送殡(对,就因为这赵国基赏银的事,还和探春大闹了一场),来向雪雁借月白缎子袄儿,给小丫头小吉祥儿穿。

雪雁不想借,就说:“我的衣裳簪环都是姑娘叫紫鹃姐姐收着呢。如今先得去告诉他,还得回姑娘呢。姑娘身上又病着,更费了大事,误了你老出门,不如再转借罢。”紫鹃就笑着说:“你这个小东西子倒也巧。你不借给他,你往我和姑娘身上推,叫人怨不着你。”

紫鹃这笑,是不介意,也有一点点满意的味道吧。能圆滑地拒绝了别人,也是一种本事。不推给紫鹃和黛玉,还能怎么回了赵姨娘呢!自己人互相挡挡,再正常不过了。只是可怜黛玉的病,众人皆知,是一把好箭,可听了还是禁不住心酸心疼。

五、

一直没提王夫人那回。这回出场其实比较早。得知金钏儿跳井,宝钗忙去王夫人那安慰她。王夫人解释了一通,这里就不说了。王夫人提到说赏了金钏儿娘五十两银子,还想“把你妹妹们的新衣服拿两套给他妆裹。谁知凤丫头说可巧都没什么新做的衣服,只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两套。我想你林妹妹那个素日是个有心的,况且他也三灾八难的,既说了给他过生日,这会子又给人妆裹去,岂不忌讳。因为这么样,我现叫裁缝赶两套给他。”宝钗就说自己前儿做了两套,拿了给金钏儿就是了。

这次提到黛玉,倒不是挡箭。因为也不是被动地拿了黛玉来应急躲事。

王夫人在宝钗面前提及黛玉,以我阴谋论的小心机来推论,感觉就是以宝钗和黛玉的“竞争”关系,王夫人故意说恐怕黛玉忌讳,以此来看看宝钗的意思。果然,衣服一事有了着落。

红楼里诸多草蛇灰线,林黛玉被拿来做挡箭牌,能看出很多人情世故。只是这挡箭牌做多了,自己又不知情,这让有“上帝视角”的读者,难免会隐隐担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