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杂谈】漫谈花卉花木商品化带给人类的福与祸(组图)

养花杂谈系列文章之九

2016-11-14 13:0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校园内盛开的樱花。(摄影:贯明)

古人养花是一种文化文明行为,是一种精神享受。而到了近代和现代,随着商品社会的发展和人们对财富的追求,花卉和花木由家庭玩赏进入了专业化生产和商品经济领域。由此给人类带来的福与祸也是明显的。

先讲它给人带来的好处吧,我们在此举一些众所周知的例子。

中国自古至今都有中医,中医治病用什么?是用针灸和中草药。中医药材绝大部分是植物的根、茎、叶、花与果。我们在前几篇杂谈中,凡是谈到花卉、花木时,都有意的标注了能够入药的花卉功效。就是让大家了解这方面的用途。

现代生活中,花卉已经成人们不可缺少的东西。例如公共场所,人们用花卉美化环境。人们的红白喜事、生日、会友也离不开花卉,乃至许多食品、化妆品也是以特殊的花卉作原料。在国际关系上,花卉也成为友好使者,赠花表示友好已经进入政治领域。


美西名城西雅图盛开的郁金香。(摄影:贯明)

荷兰是以郁金香生产及多种花卉出口闻名于世的。16世纪荷兰人从巴尔干半岛把郁金香引种到国内,经过几个世纪的培养,现在荷兰的郁金香已经有100多个品种。在荷兰有一个世界著名的郁金香公园,名字叫库肯霍夫郁金香公园。始建于1840年,现在该公园有450万株郁金香,此外还有上万株球茎花卉。荷兰每年向世界销售600万束郁金香,荷兰的鲜花市场,一天的销售量就达两万枝。

郁金香是百合科多年生花卉,其鳞茎可以入药,有镇静功效。这种花卉在中国广泛种植的较晚,1977年荷兰女王贝利亚特・丽克斯友好赠给中国一批郁金香,深受民众喜爱,从此才开始在中国流传开来。

南美洲哥伦比亚是一个鲜花王国,其鲜花出口量居世界首位。这个国家有10万人从事花卉种植和销售,在其国内有200多个大型花卉市场。


丁香的花蕾就是中药材的丁香。(网络图片)

丁香是我在杂谈中介绍过的一种观赏花木,原产地是印尼。丁香花的花蕾,就是中药材的丁香。它也是一种香料,用于食品加工做糖果,也可以作化妆品原料,因此也有一些国家大量生产出口创汇。如桑给巴尔的丁香种植面积达3万公顷,其丁香出口占世界丁香市场的五分之四。

日本的樱花在世界上是有名的。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人变得聪明老实了,他们不再向外输出武力,而是致力于发展民族工业,使日本的电子工业,汽车制造业很快称霸世界。他们把樱花作为和平使者赠送他国。在美国,在加拿大都可以观赏到日本赠给的樱花。

在果木方面,伊拉克有一种棕榈科植物,叫做椰枣,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大量向中国出口,中国人管它叫伊拉克蜜枣。这种椰枣在伊拉克有几千年的种植历史,也是早年沙漠骆驼队的主要食品。现在伊拉克椰枣的出口量占世界椰枣市场的三分之一。

菲律宾以产椰子闻名世界,全国有几亿棵椰子树,种植面积270万公顷,椰子产量占世界产量的四分之一。椰子也是棕榈科植物,其果实不仅可当水果吃,而且也是食品工业的原料,椰子肉含蛋白质和脂肪,椰子壳可以制造活性炭。

俄国以向日葵为国花,向日葵是俄国人食用植物油的主要原料。巴西是咖啡生产大国。咖啡是茜草科乔灌木,咖啡豆具有兴奋,利尿功效,且有助于消化。

中国人自古以来有饮茶习俗。17世纪以前,中国人通过丝绸之路向欧洲输出丝绸,但是大量出口茶叶,是在17世纪以后。中国的英文名字China,其来源也与出口茶叶有关。丝绸是用蚕丝纺织而成,养蚕用桑叶,桑在中国古代就是经济植物,桑的果实桑椹可直接当水果吃,也可入药,具有补肝益肾,降低血脂,防止血管硬化,增强免疫力,延缓衰老之功效。


美西名城西雅图盛开的郁金香。(摄影:贯明)

以上所举的例子都是花卉生产为人类造福的。下面我们谈谈在花卉商品化以后,有些危害人类的植物,就泛滥成灾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烟草、罂粟和大麻。

先说烟草,它是茄科植物。古时人们用烟草防治虫咬伤,因此也是一种药材。后来人们将烟草叶烘干,点燃吸食或制成粉末当鼻烟。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大陆有很多人吸旱烟,就是把干烟叶揉碎放到烟袋锅中或用纸卷起来点燃吸食。那时最好的烟叶产自东北,叫关东烟。那时已经有了烟草工业,老百姓把机械卷的烟叫洋烟。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我看到中国的卷烟工业还有用手工操作的简单机械卷烟,到八十年代,我在云南昆明参观过玉溪卷烟厂,已经完全是机械流水作业生产线了。在那里我第一次听到一个秘密,就是这个厂还给毛泽东和中南海生产特供烟,是一种没有任何商标没有出产厂的“白盒烟”。但是其质量却是最高级的,据说尼古丁含量极少。上个世纪外国有些国家的元首也爱吸烟,例如丘吉尔爱吸雪茄,斯大林、艾森豪威尔总是叼个烟斗。说到雪茄想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坦帕,这是个靠生产雪茄烟发展起来的城市,早在西班牙殖民地时期,它就开始生产雪茄烟,至今那里还有当年烟厂的旧厂房,当然是已经废弃的了。

在烟草生产和加工成为一种轻工业时,烟草也就变成危害人们身心健康的毒草了。因为吸烟可使人兴奋也使人成瘾。烟草含有尼古丁,这是一种致癌物质。到上个世纪末,人们开始在公共场合禁止吸烟。但是中国是一个烟草生产大国,中国的烟民也最多。中国大陆各省都有烟草局和烟酒公司,由于烟酒能给他们带来巨大利润,受到当局保护,烟草生产在中国何时得到节制,不是指日可待的。

谈到烟草危害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大烟,也就是鸦片。鸦片是由罂粟科植物罂粟果肉中的乳汁,经人工提炼,干燥而成的一种毒品。主要有毒成分是吗啡,它是一种白色粉末,在医药中也是一种镇静止咳药,是限量使用的。

罂粟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原产地欧洲。全株无毛,披白粉,其叶为椭圆形或长卵形,基部抱茎,叶缘有刻缺。罂粟夏季开花,花朵大,单生于茎顶,花色有红,紫,白三种,结球形蒴果,孔裂。罂粟的种子可以食用。罂粟果壳可以入药,有止泻,止痒作用。

罂粟这种植物很早就传入中国了,从唐朝到清朝初期,它一直是一般性的植物,人们只用作观赏、医用,其幼苗可当蔬菜。苏东坡有首《归宜兴留题竹西寺》诗,其中有句“道人劝饮鸡苏水,童子能煮罂粟汤”,这汤中煮的就是罂粟幼苗。罂粟的幼苗和种子没有毒害。又例如西餐中有一种面包叫Salzstange的,中文名字就是咸味罂粟籽面包。

十七世纪初,吸食鸦片的方法是从南洋传人中国的,当时清政府闭关自守,对鸦片只当药材课税,允许少量进口。但是,由于吸食鸦片可以导致吸食者成瘾,于是民间就有内外勾结走私鸦片的行径。到十八世纪初,鸦片通过走私渠道大量涌入中国。清朝的王公贵族乃至宫内太监都有染。雍正十年(1729年)清政府开始明令禁食鸦片。1796年清政府明令禁止鸦片输入中国。

在这之前,英国有个东印度公司,早在17世纪就同中国有贸易往来。他们从中国买丝绸、茶叶,而向中国输入鸦片。该公司在交易中感到有利可图,便在1781年以后,扩大了对中国的贸易往来。在清政府明令禁止鸦片进口时,这个公司取得了特权。他们以印度为种植罂粟的基地,大量向中国输入鸦片。随后俄国、美国也通过走私渠道向中国销售鸦片。

鸦片输入换走了中国的大量白银,损害了国人体质。于是清政府中一些反对派便不断向皇帝上书,要求查禁鸦片走私和主张收缴吸毒工具(大烟枪、锅等)1838年道光皇帝派林则徐任两广总督,到广东查禁鸦片。到这时广东从事鸦片走私贸易的国人已达百万之众,英国每年向中国输入鸦片三万五千箱,林则徐在禁烟中缴获英商走私烟土一万九千多箱。按照清政府指令,就地销毁,于是林则徐在虎门销烟,连同在民间收缴的大量烟具一起销毁。这一利国利民之举损害了英商利益,他们便策动英国政府出兵。1840年6月英政府派远征军到中国,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1840年林则徐受投降派诬陷而革职,后又被充军到新疆伊犁。1841年英军攻占香港,1842年清政府与英国签订南京条约,承认英占香港的主权。1856年英国又对中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到咸丰8年(1858年)清政府与英签订通商条约,允许鸦片课税进口。从此以后,各国列强进入中国胡作非为,使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国。

谈到鸦片毒害中国人的事,又想起现代社会不少青年人吸食大麻毒品的危害。

中国大麻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其茎稍及中部呈方形,基部为园形,皮粗糙有沟纹,掌状小叶多片,披针形边缘有齿。单性花,雌雄异株,雄株开白花,花柄细长,圆锥花序。雌花细小而无柄,穗状,结卵形有楞坚果,种子深绿色。雄株茎细长韧皮纤维多,故俗称线麻。其纤维用于织布,例如夏布,帆布均以线麻为原料。大麻籽油可食用也可制油漆。其果实可入药,中医称“火麻仁”或“大麻仁”。性平味甘功能可润肠,治大便秘结。

中国大麻无毒。有毒的是它的变种,叫印度大麻。印度大麻毒素是大麻树脂。在雌株花的顶端,叶子,茎以及种子内均含有大麻树脂。其主要成分是四氰大麻素,可做大麻烟,人若吸食,可使人兴奋,然后失去知觉,然后昏睡乃至昏迷。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世界上种植毒品花卉的有名的是“金三角”,位于缅甸,泰国和老挝边境地区。那里气候条件,土壤适合种植罂粟。在六十年代就已经世界闻名了。仅泰国一个国家生产的海洛因就占世界产量的30%。海洛因是从鸦片中提炼的衍生物,有剧毒。

鸦片战争时,英国向中国输入的鸦片,产地是印度。在印度独立以后,就不再大量生产鸦片了。但是罂粟仍然是印度的国花之一。

这里还要提及的是中国大陆,在共产党的抗日根据地延安,就曾秘密种植罂粟,他们用大烟土偷运到蒋占区,换回医药、货币和军需品。卖鸦片的收入成了中共主要财政收入。毛泽东有篇文章叫《为人民服务》,是篇为纪念张思德的讲话稿。其实张思德不是因烧炭而亡,而是在大烟土生产中出事故而死的。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在新疆建设兵团,在中俄边境地区也大面积种植过罂粟,不过谈到此事,不提其真名,而是用代号。

现在国际公认生产大麻,海洛因是非法的。只有一些黑社会为谋取暴利还在秘密生产。在南美洲的密林深处,还有他们的种植地。在欧洲,甚至有人在城市废墟里种植大麻。

除了毒品交易外,一些很正常的花卉到了投机商手里,也会成为敛财之物。比如君子兰,是石蒜科植物,原产地是非洲,1823年传到欧洲,1840年由德国传教士带到中国青岛,1932年传到了长春,只在宫廷和贵族家庭中作为观赏植物。日本投降之后,才传到了民间,得以大量的繁殖。“文革”后期,大约在七十年代中国大陆兴起了君子兰热,在北京一棵开花的短叶君子兰卖价上千元人民币。到八十年代,养君子兰的人多了,卖价一下跌到几元一棵。前几年我在纽约中国人开的花店里,见到一棵开花的君子兰标价竟达1000美元。又比如兰花,它是中国文人墨客喜欢的一种兰科植物。其品种繁多,在20世纪七十年代,一棵只卖十几元人民币,到了21世纪初兰花极品一棵卖价被炒到了百万元。去年价格一下子又落到了谷底,原来卖200万一棵的“大唐凤羽”跌到了只卖2、3万一棵。三年前,一棵“奇花素”卖18万,现在只卖150元。为什么有这么大价格反差?其原因就是,人们把它们当作了谋取暴利的工具。就像炒股票一样,有投机取巧的人在后面操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受害的是广大爱好养花的群众,发财的是投机商。更有甚者,有的政客卖名贵花作为行贿之物,买官以谋取更大私利。

有的投机商把极普通的植物,为了迎合人们追求名利之心理状态,起个好听的别名,于是身价百倍。比如原产地墨西哥马拉克栗,它是木棉科植物。由于其根肥大外露,形状像土豆,当地人管它叫“美国土豆”,商人给它取名叫发财树,于是销量大增。又比如原产地西非喀麦隆的一种百合科植物,原名仙达龙血树,商人给它起个名字叫富贵竹,于是销路极畅。

当今社会人们道德下滑,一切有利可图的东西都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因此毒品走私,商业投机,政治腐败,官员贪污腐化,道德败坏随之而来,最终导致社会风气每况愈下。所以花卉商品化是福,是祸,是与人们道德观念是高尚文雅还是庸俗下流,是与人心是善是恶密切相关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