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逼民反 “我们也可能是贾敬龙”(图)

2016-11-19 06:00 作者: 端木珊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1月16日,韦耀武的弟弟韦四武数十人前往河南省洛宁县法院,等待最高法院视频约谈。(何慧玲供图)

【看中国2016年11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宋悦、端木珊采访报道)备受外界关注的河北村民贾敬龙被执行死刑后,引发众怒。不少大陆的百姓认为在中国,合法维权已无法获取应有的补偿,自己在将来也可能变成下一个“贾敬龙”。

“法律对我们来说就一点作用、一点保障都没有,我们走投无路,……我们也可能成为贾敬龙。”河南省洛阳市的何慧玲向《看中国》介绍了在过去的几年中,她和家人的维权经历。

“这四年我们上访的路走的很辛苦,因为我们家的事我们上访,我的姐姐、姐夫因为这件事(患上)心脏病、冠心病、高血压、脑梗,脑梗已经发了3次。家里面孩子因为这个事,精神上受到刺激,现在很不正常。”

那么,在过去的四年中,何慧玲和她的家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大陆官媒《人民法院报》2013年2月19日的第八版报道,“2012年以来,洛阳中院继续深入开展‘打黑除恶扫痞’专项行动,依法严惩韦耀武、刘惊蛰等黑恶势力犯罪,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2012年2月,河南电视台亦曾报道,河南省洛宁县公安局打掉一个以韦耀武为首的“黑社会”团伙。报道称韦耀武横行乡里二十余年,祸害百姓。因怀疑别人偷电瓶,曾经残忍的把人家十个指甲盖拔掉……

官媒所说的“黑社会”之首韦耀武就是何慧玲的外甥。那么,韦耀武又是如何成为官媒口中的“黑社会”呢?

据何慧玲介绍,2009年3月20日,韦耀武的同乡程伟鸽请韦耀武参加他的防盗门场开业大典,为其撑场面。由于韦耀武对程伟鸽有意见,就借故推辞。因此,程伟鸽对韦耀武怀恨在心,带了四五十人登门问罪,期间遇到韦耀武的弟弟韦妙武,并将其打成失血性休克致重伤。

韦耀武等人报案后,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把持的洛宁县公安局不予立案,报案三个多月都无人过问,因此韦耀武的父亲偷偷给公安部写了一封控告信,由此得罪了张廷璞。

为了打击报复,2012年,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璞与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联手,编造了韦耀武的“黑社会”案。

为了让韦耀武的“黑社会”组织坐实,“电视、报纸、电台24小时宣传,广告大字报到处贴,叫老百姓提供韦耀武违法犯罪线索。”“稍微跟你有来往的就抓回来问问。”

为了拼凑黑社会成员,洛宁县39个人因涉黑被起诉到法院,另有31人成为了所谓的“在逃人员”。

办案人员使用各种非正常手段惨无人道的迫害洛宁县人民,先定罪再立案、刑讯逼供、骗供诱供、篡改口供、编造假口供、编造假的受害人、假的物价鉴定……

据何慧玲提交给法院的辩护词,官媒所提及的拔掉别人十个指甲盖之说,实际是韦耀武的弟弟韦妙武急于出车发现电瓶被盗,身为村支书的韦耀武发现可疑人员后,在众人的帮助下,对其进行活动限制,目的是为了通知等待司法机关的处理。而拔掉十个指甲盖之说纯属子虚乌有。

“挣扎在贫困县的农民被打压成黑社会,哪还有天理”,何慧玲激动的表示,案件一审时候,当地几千名老百姓写了请愿信,声援韦耀武。

“因为农村经济条件各方面,现在我们上访的费用都是村里边老百姓,这家送个三百五百,那家送点粮食,都是老百姓支持。”

四年多艰难的上访路,让何慧玲感到,“怎么说纠正冤假错案,怎么说司法公正,什么都是空谈。张、尤这些铁帽子王,想说你有罪就有罪,老百姓去哪伸冤。”

“我们老百姓到哪里去依法维权?法律对我们来说就一点作用、一点保障都没有,我们走投无路……假如说最高法院还维持原来的枉法判决,法律的路径如果走决了,我们也可能是‘贾敬龙’。到那个时候,贾敬龙杀一个人,那我们要杀可能就不只一个人了。天安门广场到时候……死我们也要死到北京了。”

事实上,在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第二天,陕西省延长县七里村街道曹渠村村民黑延平就因土地补偿款问题,持刀捅伤该村村官曹英海及其家人,致4人死亡,5人入院抢救。

贾敬龙声援者、贵州维权人士王林在接受《看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贾敬龙这个事情确实唤醒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清醒了!”“因为当时贾敬龙他选择了自首,后来你(中共)把他杀了之后,现在老百姓底层民众就想,我自首没用啊。我只有选择以暴制暴了,我杀一个不够本,我现在选择多杀几个,是吧。”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吴魁明律师表示,贾敬龙案件之后,反抗者或会以更多的血的代价进行抗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