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杭州城遇观音:点化他真修!(图)



八仙之一吕洞宾。(网络图片)

吕洞宾,曾是一介书生,很热衷于功名富贵,因为他根基深厚,钟离仙就去度化他。吕洞宾赶考的途中,夜宿旅店,梦见自己中了状元,皇上封了他高官厚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有一次他与皇上在金殿上对答,因他一字有差,唐王大怒,推出午门问斩。吓得他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从此看破红尘,拜钟离为师归入山林,得道修炼,钟离与他传下大道,虔心修炼后修成中八仙之一。

且说三月三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大宴,吕洞宾也去赴宴。宴罢而归,他驾祥云在空中游来游去,只见东土路上造孽的男女一个个迷失家乡,忘了来宗去路,甚至披毛戴角失了人身,因此想要度有缘男女,同登极乐:

吕洞宾在云端,叹红尘女共男,个个苦海受磨难。几家有财少儿女?几家有子少吃穿?不怨天来不怨地,各人不修各人难。
吕洞宾叹众生,活一世如大梦,只顾贪财不顾命。生来只是空两手,死时还是两手空。来空去空不中用,怎还难以离红尘!

吕洞宾度柳仙

吕洞宾好悲伤,落云头到柳家庄,要与柳仙把道讲,得道不修难成圣,学而不讲梦一场。恶之不善不能改,福尽寿去见阎王。
吕洞宾好悲伤,劝柳仙把心回:世上惟有性命贵,争名夺利无滋味。阳世间十恶不善,躲不过六道轮回。
吕洞宾劝柳仙,闭四门炼仙丹:从今休把红尘恋,红尘俱是虚花景。不如西方极乐天,金玉楼台有万千。

吕洞宾与柳仙来谈道:福罪都是人修造,前世修下今生享,今世不修归阴曹,叫柳仙听我教。躲四迷,灵性得高超。

柳仙说道:
修真养性我知道
锻炼金丹我也晓
未听师傅说四迷
不知四迷是那条

吕洞宾道 :
贪酒迷真性
好色败人伦
爱财损天理
好气伤自身

柳仙答曰:
敬天还用酒三盏
酬地还得酒三杯
三杯好酒和万事
一醉能解千般愁

吕洞宾说:
饮酒丧德发狂言
不知高低怎修炼
劝君少吃无义酒
免得醉卧人笑谈

柳仙说道:
酒是人间福
色是古佛留
三杯好酒和万事
一醉能解千般愁

吕洞宾说:
酒色财气四堵墙
许多迷人在里藏
有人跳出高墙外
便是长生不老方

柳仙说道 :
无酒不成礼义
少色世界人稀
无财不成世界
无气又被人欺

吕洞宾说:
酒是穿肠毒药
色是刮骨钢刀
财是损人利己
气是惹祸根苗

柳仙又问:听人言说师傅是个酒色财气全沾的神仙,如今劝弟子莫贪,把酒色财气都叫师傅一人独贪了吧?

吕洞宾说:

好酒不是人间酒,甘露常常不离口。好色不是人间色,婴儿姹女配夫来(注一)。好财不是玉石财,三宝何曾露明白。好气不是争闲气,要把灵性固收住。叫柳仙你听我讲:酒是人间迷魂汤,人人好酒被他伤。汉王好酒忠良丧,杨妃好酒马嵬亡。张飞好酒失下邳,李白好酒丧长江。宋王好酒斩御弟,惹得弟媳动刀枪。刘伶好酒遭埋殡,一醉三年不还乡。小人但吃三杯酒,毁天谤地骂爹娘。劝你少吃无义酒,贪酒人儿不久长。

色是人间牢狱方,人人好色被他伤。纣王好色失天下,幽王好色乱朝纲。楚王好色行无道,齐王好色刀下亡。吕布好色中连环,叫声柳仙快躲闪,急速戒色归天堂。

财是人间招祸方,人人好财被他伤。兄弟贪财失情义,爷孙父子被他伤。亲戚贪财门不上,高官贪财民说脏。贪财莫贪无义财,命中有财自然来。柳仙徒弟贪财宝,死后难免枉魂台。

气是人间伤命方,人人好气被他伤。霸王举鼎千斤力,为气而亡丧乌江。庞涓虽有神仙法,箭射马陵为气亡。三气周瑜归地府,诸葛神算不久长。身是玩皮气化风,一块皮肉包血浓。败坏不如猪狗像,贪气人儿一场空。

吕洞宾将古比罢,说的柳仙无言可答,在旁盘膝打坐。定目收心,出净入化,炼体修真。吕洞宾一见大喜,抗起蒲团,往杭州而去。离这杭州数里之遥,收云雾落平川,遂化成一道人,顺东关而进。

樵夫与渔翁

走至吊桥下,向河下一看,只见打鱼打柴二人讲话。樵夫说:渔翁大哥你比我大,你看我住在山前下绿柳深处一小塔,虽说是竹篱外绕,有多么清雅,并无俗客到家。清晨起把柴打,我打柴有说法,一斧一担一绳一挠把。走到山前见些个猿猴献果,梅鹿叼花。饥食松柏子,渴饮蒙山顶上茶。

渔翁说道:你知我的住处在哪?水上来源是我家,每日自早到晚江河以内把船划。网来鱼儿船上拿,请几位知心好友,饮酒行令把拳划。划拳不划六七八,单划一二最清雅。打罢鱼转回家,用尽力量把船划,仔进不退无息止,一直走到老旧家。

椎夫说道你也自在,我也清雅,你把鱼拿我把柴打,胜过那当朝一品,怀抱象牙。

老祖一听就知道他二人讲的是修行之道,笑着点点头,就往城里走。

吕洞宾打药

洞宾老祖顺东关而进,走至十字大街,抬头往西一看,只见路北有一牌匾,上写得明白桂方孙氏,出卖生熟药味、丸散、膏丹,医治男女老幼内外两科。旁有一行小字写的是病有四百四症,药有八百八方。

老祖心中暗喜,自古药道通仙道,半积功半养身。看他的口气不小,待我进去买他四味药材,看他有也无有。

老祖近前说道:铺中有人否?桂芳答道:舍下所开。祖曰:可是门里出身?卖药知人病症,药味辨真?桂芳说:我是门里出身,至今三世矣。在下所开药铺,杭州城不数第一也数第二,别说四般药材,但买千样百样无一不备。不知师傅买哪四般药材?祖曰:一买家和散,二买顺气汤,三买消毒饮,四买化气方。桂芳一听喜洋洋,两手不住上下忙,药包之内无有家和散,药柜里无有顺气汤,药架上无有消毒饮,药铺中也无有化气方,我这里无有这四般药,请仙长别处问药方。

祖曰:即无这四般药材,就敢说这样大话。回头就走,这时从铺内闪出一位女子,高声叫道:老客慢走,年老上岁听字不真,你买那四般药材,向我说来。老祖回头一看,是一位女子年方二八,声音清亮,举止幽雅。老祖曰:老者不知,你可知道么?女子答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老祖见她口气不小,何不向她说来。说一买家和散,二买顺气汤,三买消毒饮,四买化气方。女子听毕笑曰:此药人人都有,家家不无,何用药铺来买。祖曰:人人都有在何处,家家不无在何方?女子曰:父慈子孝家和散,兄宽弟忍顺气汤,妯娌相和消毒饮,家有贤妻化气方。

一、家和散

老祖曰:父慈子孝有何见证?

女子答曰:昔日有一位老来子,年高七旬有三,待亲至孝,他恐怕父母忧虑,于是他身穿五彩斑衣,跌而卧地,又学婴儿啼哭,以悦父母心。

戏舞身摇拽 春风动彩衣
父母开笑容 喜色满门庭

恐君不信有诗为证:

斑衣戏彩岂非常 孝顺二亲着意忙
朝中有事君臣论 家中有事父子商
贤臣乃是一国宝 孝子便是一家郞
孝顺名子传后世 父慈子孝把名扬

此乃家和散也。

二、顺气汤

吕祖曰:兄宽弟忍有何为证?

女子答曰:昔日里有伯夷叔齐,乃是孤竹君之二子。其父将死遗命立叔齐。其父卒,叔齐逊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之。叔齐亦不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其后武王伐纣,兄弟二人叩马而谏。后武王灭商,夷齐耻食周粟,遂隐于首阳山,冻饿而死。贤名到今,称扬天下,君不信有诗为证:

兄友弟恭似非轻 休将闲言记心中
弟若终身常恭敬 自然感动兄长情
兄弟本是手足分 妻子如同衣服新
上和下睦为大德 兄宽弟忍是宝珍

此乃顺气汤也。

三、消毒饮​​​​​​​

吕祖曰:妯娌相和有何为证?

女子答曰:昔日有施兴仁、施兴义兄弟二人,父母去世,因争家产殴打不止。妯娌二人商议各劝其夫曰:羊羔有跪乳之恩,乌鸦有反哺之义,鹿得草而鸣其群,乃为仁也。同胞共乳因争家产殴打不止,伤了手足之情,失了同胞之义,以此观之何以人不如鸟兽乎?我问街坊言过,闾理论非岂能不落骂名。二人听罢,自觉愧甚,从此变争为让,永远和睦,君不信有诗为证:

嫂嫂年长弟媳情 各人比较做营生
妯娌相合如姐妹 只许相让不许争
四季衣服休比论 妯娌相合准不崩

此乃消毒饮也。

四、 化气方

祖曰:家有贤妻有何为证?

女子答曰:昔日有一人,姓余名自善。自幼读书,一日出外贸易,身带银两,被盗所劫,兴未丧命。回至家中,长吁短叹,忧郁成疾,服药无效。其妻站床前劝夫而言曰:夫君这病,因思财帛而伤精神,岂不思贼人夺财帛之时,性命难保,岂不畏死?尚有失错,丢下妻子倚靠何人?岂不闻古云:有福伤财帛,无福伤自身。有人能挣钱,有财难挣人。万两黄金非为贵,夫妻安乐值金玉,恐君不信下有诗云:

那日丈夫醉熏熏 连忙解带脱衣襟
要与人家去厮打 妻儿扎跪在缘尘
苦劝丈夫且息怒 酒醉打人了不成
倘若打在伤心处 咽喉气断总成凶
倘若见官夫偿命 家财费尽一场空
堂上老母忍饥饿 妻子儿女怎得生
劝的丈夫回心转 休与人家去撕争
妻子劝夫名高贵 化气宝丹是宝珍

此乃化气方也。

八股反症,最难治之

老祖听罢不胜欢喜,又问:病有多少症?药有多少方?女子答曰:病有四百四症,药有八百八方。祖曰:病有四百症,可都治得?
女子答曰:内有八股反症,最难治之。祖曰:不知是那八股反症?

女子答曰:

不敬天地忘恩症 不孝父母忤逆病
兄弟不和生忿病 欺压乡邻强霸病
记人小过无容病 借重还轻便宜病
贪财爱宝不足病 好管闲事杂损病

这八股反症最难治之。

祖曰:请问仙姐,可有什么妙方?才能治好?

女子答曰:有病自有方。此方有老石头一块、好肚肠一条、慈悲心一片、孝顺八两、忠正半斤、本份三分、温柔十分、忠信五两、道理三分、公平二两、方便不拘多少、阴骘紧用。有了这十二味药材再于智慧刀细切,宽心锅里炙了,不可焦了,不可生了,冷水盆去火性,火性去了三四分,去净更好,用金铜杵捣烂,三思罗里罗成面,用波罗密为丸,如菩提籽大,每服一百零八丸。用和气汤送下,不拘时候服之,常服不断其病自好。

祖曰:吃药忌口否?女子答曰:吃药不忌口,枉费医家手;蒸馍不盖口,生的总是有。祖曰:可忌什么口,请问仙姐指来明白。

女子答曰:要忌打街骂巷口,将无说有口,还要忌六般发毒之物。

祖曰:那六般发毒之物?

女子答曰:暗中箭、袖中刀、草内井、两头蛇、心头火、平地起风波,还要忍一言、息一怒、耐一时、退一步,正是人间修福路。

吕祖听毕,心中甚喜,问曰:此方何名?女子答曰:洗心清静散,保命护身丹。

吕祖曰:此药出在何方?落在何处?

女子答曰: 

此药良方本有因 岂用高山远水寻
不在山川并世道 原来都只在人身

吕祖听她讲得俱是修行大道,躬身便拜,口称仙姐,躬身施礼,情愿投入门下为徒,不知仙姐如何?女子答曰:我是少年女子,不能收徒。你往那别厢看,叫他收你为徒。

吕祖回头一看,空无一人,再回头不见仙姐。杭州城尽然无踪。老祖吃了一惊,霎时空中落下谏帖一张,老祖伸手接住,仔细一观,上写:纯阳吕洞宾,你在凡间度迷人,八桩大病你不晓,四般药材向外寻,俱都出在自家里,你来药铺问缘人。缘人修的缘人福。你若不修难成真,若问我是那一个,南海大士是我身。

吕祖曰:

闻听杭州仙境界 偏偏我来遇观音
今日卖药来点化 人生就是万病根
神与气精三件宝 通天彻地贯古今
古今相照一个礼 今是古来古是今
古今要得神仙体 穷理尽性心亦真
邪正不分难成圣 念尽弥陀枉费神

注一:道家称铅为婴儿,水银为姹女。《西游记》第十九回:“婴儿姹女配阴阳,铅汞相投分日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