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海钩沉】北京轶事和故事(九)(图)

忆海钩沉系列文章之十七

2017-5-7 00:1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阴霾来临之时,形同世界末日。(网络图片)

接续〈【忆海钩沉】北京轶事和故事(八)〉一文

九、北京的生态环境及污染

我在《养花杂谈》系列文章的开篇文中就开宗明义的指出:“人类生活与大自然环境息息相关。神创造了人,同时给人类创造了生息繁衍的生态环境”。

现在谈谈北京的生态环境及污染。

北京作家老舍曾经这样形象的描绘老北京的春天,他说“北京的春天,刮(gua)风像香炉子,下雨像墨盒子”。1965年我在北京远郊区密云县的深山里,听放羊的老农,给我讲过去的故事。他说从前密云,怀柔,平谷这些大山砬(la)子到处是青山绿水,到处是森林,到处可以见到兔子、野鸡、獾、黄鼠狼子等野兽,自从日本人打进北京,他们不光砍大树做枕木修铁路,还害怕八路军打游击,于是放火烧山,把好端端的树林给烧了,老百姓打柴做饭,要爬山走大半天,到更远的深山里才能砍回一捆柴。确实如此,记得1956年在我还上中学时,我就去过昌平县的骆驼峰植树造林,那里的农民说早先山上是有树的。五十年代中共组织人民打造三北防护林,那时北京的风沙还不算厉害。那时的北京四合院里不是种花,就是种有果树、蔬菜,稍宽一些的胡同里,多有成荫的绿树。

五十年代北京人冬天上街也戴口罩,可那时主要是防寒,虽然那时,冬天家家有烧煤的取暖炉子。到七十年代,北京有了蜂窝煤,八十年代有的家庭还使用上了石油液化气罐,空气污染应当减少了许多,但是,人们戴的白色口罩,回到家里摘下来一看,全都变成黑的了。有人就解释说是大街上跑的汽车多了。到九十年代,北京人家家使用了煤气或液化气,富裕的家庭有了空调、电暖器,可是这时的气象预报出现了新名词,就是雾霾,沙尘暴。

雾霾是现在中共为偷换概念起的一个新名词。原来气象学叫阴霾,阴霾是在空气湿度比较大的低温天气里发生的一种气象,阴霾里含有多种对人体不利的微尘和化学物质,中共为转移民众视线,改为雾霾,企图用一个“雾”字就可以迷惑人。

这沙尘暴,雾霾有人说是大风刮起的粉尘造成的。就北京附近而言,在大兴县,确实有黄河故道和永定河泛滥造成的沙丘。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我曾去过大兴农场参加劳动,那农场就在大沙丘旁边。沙子虽然细,但也是颗粒状的,一般大风带不走它们。再远一些,在北京北面的官厅水库以北,河北省怀来县确实有沙漠,而且近年来,正以每年前进四米的速度步步逼向北京。但是能被大风带走到远处的只有极细的粉尘。

我认为,中国西北地区的黄土高原,以及宁夏地区的植被被破坏,造成水土流失,是造成北京地区沙尘暴的一个原因,高空气流可以把极细的黄土粉尘带到很远的地方。另外一个与雾霾有关的原因,常被人们忽视,就是北京的地区以及周边地区的工业对环境的污染。

大家知道,美国首都华盛顿DC是美国政治中心。我在《华人入籍美国应试常识》文章中,介绍过这个城市。美国从建立这个城市到今天,她一直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城市。城市中除了政府机关,就是与其配套的商业、服务业、旅游业和文化设施。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看北京。中国建筑专家梁思成曾经建议,北京的城市规划设计应当向华盛顿DC学习,不可大力提倡发展工业。可是当权者听不进去这个意见。毛泽东当年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想的是要把北京的旧房子都拆掉,换成烟囱林立的工厂。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现在我们来看看,北京这个被原来的北京高层领导定位为全国多中心的城市(指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科学技术创新中心、国际交流中心),它的工业布局状况。

笔者是学机械制造的,记得1949年以前,北京没有机床厂,北京的机床行业是在学苏联的背景下,在五十年代建立起来的,在大北窑的北京第一机床厂,是把公私合营和私营的一些修配小厂,五金小厂合并建立的,是一个专门设计制造铣床的工厂。到九十年代末,北京已经有了六个设计制造各种金属切削机床的工厂。再来看钢铁工业,原来在北京二环路边上就有钢铁厂,现在都集中到石景山去了,石景山已经成为钢铁、机电工业区,那里有石景山钢铁厂(首都钢铁公司)、发电厂。钢铁工业在冶炼过程中排放大量对人有害的二氧化硫和一氧化碳。座落在北京东郊的原苏联帮助建设的北京热电厂,是烧煤粉发电的,那高耸的烟囱每天都向大气层排放烟尘。在北京西南郊,是丰台桥梁工业区。在东郊广渠门外是双井工业区,那里有机器厂、机床厂。清河北沙河是机械、冶金工业区。在北京东北郊有酒仙桥电子工业区。南郊莲花池一带是冶金机械工业区。在房山有东方红炼油厂(现在叫燕山石油化工厂),在门头沟有京西煤矿等。这些工业区,小的有几千人,大的有十几万人。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北京的电子仪器、仪表、自动化设备、汽车制造、医疗机械、电器、塑料等工业迅速发展。以汽车制造业为例,1973年成立北京汽车工业公司,1978年就有北京汽车配件厂、北京内燃机配件总厂、北京内燃机厂北京汽车制造厂、第二汽车厂。在七十年代北京仅产汽车一万五千辆,到2009年生产汽车127万余辆。北京生产的汽车,是吉普车,品牌有BJ210、BJ212越野车、BJ750轿车、BJ130货车等。位于北京东郊的热电厂,是一个烧煤粉的发电兼供城市生活用热水的厂,最初是苏联帮助设计建立的。北京还有其他的工厂,如化工厂、造纸厂、毛纺厂、棉纺厂等等。北京拥有这么多的重工业、轻工业工厂。在文革以前,每个工厂,机关团体都有烧煤的大锅炉房。都有个大烟囱往出排烟污,八十年代推行锅炉改造,由烧煤炭改为烧重油,北京有了石油天然气供应以后,改烧天然气,许多工厂取消了大烟囱,排炭量应当是减少了,可是北京的沙尘暴,雾霾越来越严重。

自2005年开始,年产量800万吨的首都钢铁公司迁出北京,在河北迁安市及曹妃甸与唐山钢铁公司联营为首钢京唐公司,这也应当是减轻了北京的一个工业污染源。但是这几年北京的雾霾,依然很严重,不仅北京,每到冬天受阴霾之害的城市多至几十个,最严重时大半个中国都在阴霾笼罩之下。。

现在北京当局又要将雾霾归为自然灾害,民间是不认可的。在群众心目中,雾霾是人祸,是人过度开发,违背自然规律,破坏生态环境造成的。

我在前面谈北京水系文章中,谈到北京的地表水域水量在减少,地下水由于过度开发而使水位逐年下降。北京当局为了解决北京的水荒,修建了京密引水工程,把密云水库的水引到北京,将北京的自来水供水厂建到水库附近。这也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权益之计。

近十年来,北京当局又出台了个南水北调工程,此工程规模浩大,投资巨大,引起国内外注目。这一浩大工程的可行性,投资效益如何,引起的争论,至今还没有结论。

中国在江泽民当政时期,不听专家意见,在李鹏主持下建设了长江三峡大坝,这一违背自然规律,破坏生态平衡的建设项目,其弊端和危害已经充分暴露出来,如库区移民安置问题,水土流失问题,引发地震问题,鱼类不能回游问题,库区污染及泥沙沉积问题等。

南水北调是江泽民在2001年批准上马的钓鱼工程。2002年开工,2013年12月通水。中线工程2014年完工。整个工程之浩大是长江三峡工程的2.5倍,直接耗资两千五百亿人民币,如果算上后续工程和维修费不止五千亿人民币。这一浩大工程被中共捧上了天,似乎解决了北京的缺水问题。其实这里面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猫腻,据BBC报道和德国水利专家披露,这项工程是先上马开工,后进行可行性论证,工程的可行性论证报告到开工六年以后才做出。这个关系到国计民生,劳民伤财的建设项目,居然不经过可行性论证就匆匆施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再就是盲目上马,开工前有许多关键的工程设计基础情况都是未知数,比如不知道作为水源的汉江到底有多少可以调的水,不知道北京缺水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不知道水源地的污染程度如何,不知道水源地和沿途的污染何时能治理好等,这就给已经上了马的工程留下后患,需要一大批补救的后续工程。这个南水北调,直到工程临近竣工,才发现许多基础数据没做好。东线流经地区,环境污染严重。整个工程使中原700多条河流的自然规律受到破坏,生态环境被破坏,后患无穷。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中国地势高低不平,水从南调到北面,需要提升水位,消耗电力,水利设施需要维护,这些费用是项巨大的财政支出,这笔钱,工程预算没有,中央财政不出,地方财政不出,岂不是怪事?由此可见江贼祸国殃民之阴险。

北京缺水是城市发展缺乏控制造成的。此外也与人们不注重节约用水,浪费水有关。人们对自来水的跑、冒、滴、漏现象视而不见,习以为常。

北京的人口剧增,是造成城市负担过重的重要原因。人口过分拥挤,城市交通就堵塞,人民生活用的能源,水源乃至食物就供不应求。因住房紧缺,房价就高不可攀。工业废料产生的多,人们生活垃圾产生的多,环境就易污染。1949年,中国人口只有五亿四千多万。北京当时的人口420万,据统计,1958年660万,1978年871.5万,1988年1061万,1998年1245.6万,2008年1695万,到2015年常驻人口已经突破2170万。如果连流动人口计算在内,已经突破3000万人。

谈到垃圾,这是中外一切大城市存在的一个不可回避现实问题。西方先进国家垃圾管理是严格的,是自家庭开始,就要求将生活垃圾进行分类,负责垃圾处理的公司,从运输车辆到垃圾处理场也都是分类运作。能回收再加工利用的,就绝不作废物处理,而且不能回收利用的生活垃圾,是掩埋做生化处理。而北京的垃圾处理,却只有掩埋和焚烧两种方式。北京市投资建立的大型垃圾填埋场20个,其他非正式或单位投资建的有三千多个;市政府投资建的垃圾大型焚烧厂有两个,都在顺义县境内,日处理能力1800吨。那么北京一天产生的垃圾有多少?国内有的报道说是18000吨。英国《金融时报》说是23000吨,我分析,后者是把工业废弃的垃圾也计算在内了。2013年北京《财政新闻网》有篇报道说,北京城大大小小的垃圾填埋场,已经把北京包围,有许多垃圾掩埋场已近填满,三年以后垃圾将无处可埋。还有的报道说,有些垃圾场已经被迅速发展的房地产包围,已经无法再填埋。

北京垃圾处理,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就是环境污染。垃圾焚烧,会产生烟尘,其中有最毒的物质二恶英,是一种可以致癌的化学物质。二恶英在自然界很难降解,如果进入人体,10年也排不出去,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使人致癌,致死。再有,就是垃圾堆积场对附近区域居民的毒害,空气中,有垃圾降解中产生的有害气体,渗出的污水,如果进入饮用水源,就会造成污染。比如位于海淀区的六里屯填埋场,旁边就是京密引水渠,而且邻近就是高科技园区。

北京市的一个副市长已经透露,为疏解首都功能,需要改变和搬走的有四方面,即:区域性批发市场;一般制造业;教育,医疗服务设施;机关,事业单位。比如将中央政府机关与北京市机关分为两地,令北京市政府搬到通州,并将一部分高校迁出北京。现在已经透露出来的,需要搬离北京的高等院校有:北京化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中医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北京邮电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另外将要在河北省建立:天津大学环保研究院、清华大学智能装备研究院、北京大学科技产业园。

前面说了好多北京的生态环境被破坏造成的危害,听这些不好的消息,叫人感到有些沮丧。话又说回来,其实北京只要有个好的“当家人”,只要城市建设不违背自然规律,北京仍然会变成一个文明城市。北京远郊区,有许多生态环境保存的不错的地方,如怀柔的雁栖湖、延庆的龙庆峡、房山的云水洞、十渡风景区、密云水库,等等。去年4月,曾经是我父亲在抗日时期战友的单昭祥,活到93岁去世了,他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以后,在北京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担任北京绿化委员会主任,做绿化北京的工作一干就是十几年,随着北京城市建设的现代化,绿化对城市生态环境也已经显得更为必要,城市绿化也已卓有成效。远隔重洋不能为他送终,仅在此专题的最后一篇文的最后一段,写几句作为对他的悼念。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