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极端主义思想令布鲁塞尔防不胜防(图)

2017-06-22 06:26 作者: 崇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布鲁塞尔火车站恐袭
6月20日布鲁塞尔中央火车站发生恐怖袭击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6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崇德编译)据《纽约时报》报道,从巴黎圣母院前挥舞锤子的人,到在香榭丽舍大街开雷诺撞警车的人,再到布鲁塞尔中央火车站的炸弹客,伊斯兰国的追随者们两周三次在欧洲的城市里播种恐惧。在每次恐袭中,他们都没有达到目的,而伊斯兰国也没有追认他们为什么什么烈士,相反他们保持着沉默。

在最近的恐袭案件中,36岁的摩洛哥人在其布鲁塞尔的家里组装了一枚炸弹。这个叫欧萨马(Oussama Z.)的人于周二晚上8:39分进入了布鲁塞尔中央火车站,他从售票厅走到楼下,在一群乘客边上开始大声喊叫。

他拎着装满钉子和气瓶的手提箱,然后引爆了手提箱里的炸弹。随后他引爆了一个口袋里的炸弹。

之后,他回到楼上,走向一个士兵,并用阿拉伯语喊:“真主伟大”。士兵朝他开了枪,打死了这个人。他身上没有报道中说的炸弹背心。

虽然布鲁塞尔躲过了这一劫,但是在这个多语种、政治观点各异的国家,许多圣战者在不知不觉中被培养了出来。一些人形成了极端主义思想,一些人去了叙利亚或伊拉克加入了伊斯兰国

以布鲁塞尔为基地的武装分子参与了2015年11月的巴黎恐袭和2016年3月的布鲁塞尔机场爆炸案和地铁爆炸案。在这几次恐袭中有160多人丧生,伊斯兰国声称对此负责。

参与恐袭的武装人员,他们基本上都与摩洛哥有关,其中包括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奥德,巴黎恐袭的首要分子;萨拉和易卜拉欣阿卜德斯拉姆兄弟是巴黎恐袭的同伙。默罕默德阿布里尼是陪两个自杀炸弹客炸去机场的嫌犯;纳吉姆拉什拉欧自制了一个土炸弹,他在机场把自己也炸飞了;易卜拉欣和哈立德巴克拉欧兄弟在布鲁塞尔的爆炸案中死亡。萨拉阿卜德斯拉姆和阿布里尼正在收押等待审判。另外,在这个月的伦敦大桥恐袭中有两个人是摩洛哥人。

布鲁塞尔是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大城市,其中有10万人是摩洛哥人。摩洛哥裔比利时人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少数族裔,他们的根都不在欧盟。上世纪60年代许多摩洛哥人被临时招募到矿山和工厂工作,后来他们的家属也加入到了这个劳动大军中。许多人后来成了比利时公民,他们的儿子孙子,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受到了“圣战”思想的影响。

研究这一现象的专家们认为,未来的武装分子可能就是从小过开始,然后通过寻找合法身份掩盖他们的非法活动。

伊斯兰国的支持者们有各自不同的背景:巴黎圣母院前拿锤子的人是阿尔及尔人,在香榭丽舍大街撞警车人是个地道的本地市民。

在火车站实施恐袭的欧萨马(Oussama Z.)1981年出生,在布鲁塞尔住过几年,与巴黎和布鲁塞尔的恐袭案都有关系。

布鲁塞尔的检察官说,“他的炸药可能是自制的,在他的家里搜出了化学品和相关材料。”

周二的恐袭正值欧盟峰会,欧洲各国的领导人都有出席,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

比利时内政部长杨本(Jan Jambon)周三在接受VRT新闻的采访时说,“昨晚搜查了一些嫌疑人的家,他们的作案手法不断在变化,就像偷猎者与护林员,你发现他的时候,他就跑了,他又去找别的机会了。”

杨本说,“面对安全威胁,大家要保持警惕。但也不能矫枉过正,如果全民皆兵,那就变成警察的国家了。”

在国家安全会议结束后,比利时首相米歇尔(Charles Michel)说,虽然没有迹象显示另一场恐袭会发生,但是警方要加强戒备。“我们不能让自己受到恐怖分子的威胁,我们看到了英国遭受的攻击,我们的基本价值观:自由与民主受到了威胁。我们需要保持警惕,同时我们要尽可能正常地过日子。”

布鲁萨尔中央火车站和火车站旁边的广场周三重新正常开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