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医学界对轮回转世的研究(四)


本文所回顾的只是转世研究领域的一小部分,与转世相关的一些现象,如濒死经验、离体经验、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等,笔者也无暇在本文中讨论。

我们生活在科学昌明的年代,当然应该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待这些研究,笔者也欢迎读者从各个角度提出质疑,毕竟科学是不断证伪的过程。现代科学认为物理现象最终严格服从一组方程式,然后原则上可以推出一切化学现象,继而生物现象、神经现象、社会现象。按照这种说法,所有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都是不可能的。本文所讨论的问题,尤其是下篇的内容,是现代物理学和其它学科无法解释的,那么是否可以说,这些现象都是无稽之谈呢?

虽然物理学家认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被一组方程式严格地驱动,但是我们目前距离这个“万象理论”(THEORY OF EVERYTHING)还相去甚远。即使我们最终找到一组方程式把引力、弱电力、强核力都统一起来,我们仍然无法排除其它的物质和力的存在的可能性。当然,我们也许会从数学对称性等原则论证这组方程不可避免、涵盖一切,但这一点应该是相对的。牛顿的万有引力和麦克思韦的电磁学已经非常优美,但它们只是更加优美的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电动力学的特例。所以笔者不认为现代物理学可以否定高层境界的存在。相反,近期的超弦和膜世界理论已经指出另外空间存在的必要性。

从认知科学的角度,很多学者认为意识和心理现象不过是神经网络的运行,比如我们对颜色的感知来源于视网膜的三种感光细胞对光谱的线性分解。但这只是个对应关系,而非等同关系。生命在另外空间仍然可以有对颜色的感知,但它对应的可能是另外的物理与神经运动。从这个角度来讲,生命的感知可以超越我们肉体的中枢神经系统而存在。

很有可能,我们这个空间的大脑神经网络的计算是为了把我们肉体感官获得的数据翻译成能被我们的元神所接受的信息。如果没有肉体束缚,我们的元神也许能够直接获得包括这些信息在内的更多更本质的信息。从这一点上说,我们的肉体感官未尝不是对元神的局限。

如果转世是真的,那么我们这个空间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舞台,我们则“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这个舞台的氛围是如此的逼真,当我们在这个舞台上呼吸了第一口空气时,就彻底进入了角色,忘记了真实的自我,忘记了更本质的现实。可是我们在这个舞台上的举手投足其实都是真实自我的折射,那么我们所表演的一切都将成为真实自我的经验、教训,真实自我将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负责。

如果这个舞台不够迷幻,如果演员进入角色不够彻底,那么这个舞台就失去了意义,真实自我就无从得到他应该获得的智慧。为了使这个舞台足够迷幻,我们的物质世界必须在人能观测到的有限的范围内自动地运转,只有这样才能隐藏高层精神境界的一切痕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关于前世和彼岸的记忆都被封存的缘故。这就如同一个学生在做习题时,他不能预先知道答案,他必须在迷茫不解中求索,才能真正地掌握知识。

既然我们这个舞台应该是个巨大的迷团,那么为什么还允许这些研究者在这个舞台上透露一部分谜底呢?为什么还允许他们对我们说:嗨,其实你在一出大戏之中。其实,尽管他们这么说,也不一定有太多的人相信,所以迷还是迷。而对于认真倾听他们言语的一部分人,也许会将信将疑地把这出戏演得更完满些。也许这种提醒本身也是这出戏的脚本中的一部分,其背后有着更深刻的意义。

这些研究者的工作对我们的文化有着很大的贡献,但我们不能不看到其精神层次的局限性。他们通过受试者的心灵之眼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层次和一定范围的现象,而且这些现象又经过了受试者今生的文化背景的过滤和翻译,所以根据这些现象做出的结论不一定正确。比如受试者都没有经历过地狱,于是有的研究者说没有地狱。这就如同问:没来的人请举手。还有,因为元神在母亲怀孕阶段可以自由出入肉身,并没有彻底和肉身合二为一,有的研究者认为堕胎是可以的。

这个结论也站不住脚。即使没有元神,肉身本身也是生命。其实,除了元神和肉身之外,一个人可能还有其它的生命在轮回之中,如中国民间道家所说的三魂七魄,佛家也提到诸多的神识。在其它的一些问题上,笔者也觉得传统的价值观念更正确些,而且笔者认为耶稣、释迦这些导师告诉人们的要更为根本,尽管导师们没有详尽地描述高层境界的细节,耶稣甚至没有讲转世的问题,孔子更是“未知生,焉知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