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醫學界對輪迴轉世的研究(四)


本文所回顧的只是轉世研究領域的一小部分,與轉世相關的一些現象,如瀕死經驗、離體經驗、遙視功能、宿命通功能等,筆者也無暇在本文中討論。

我們生活在科學昌明的年代,當然應該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待這些研究,筆者也歡迎讀者從各個角度提出質疑,畢竟科學是不斷證偽的過程。現代科學認為物理現象最終嚴格服從一組方程式,然後原則上可以推出一切化學現象,繼而生物現象、神經現象、社會現象。按照這種說法,所有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都是不可能的。本文所討論的問題,尤其是下篇的內容,是現代物理學和其它學科無法解釋的,那麼是否可以說,這些現象都是無稽之談呢?

雖然物理學家認為這個世界的一切都被一組方程式嚴格地驅動,但是我們目前距離這個「萬象理論」(THEORY OF EVERYTHING)還相去甚遠。即使我們最終找到一組方程式把引力、弱電力、強核力都統一起來,我們仍然無法排除其它的物質和力的存在的可能性。當然,我們也許會從數學對稱性等原則論證這組方程不可避免、涵蓋一切,但這一點應該是相對的。牛頓的萬有引力和麥克思韋的電磁學已經非常優美,但它們只是更加優美的廣義相對論和量子電動力學的特例。所以筆者不認為現代物理學可以否定高層境界的存在。相反,近期的超弦和膜世界理論已經指出另外空間存在的必要性。

從認知科學的角度,很多學者認為意識和心理現象不過是神經網路的運行,比如我們對顏色的感知來源於視網膜的三種感光細胞對光譜的線性分解。但這只是個對應關係,而非等同關係。生命在另外空間仍然可以有對顏色的感知,但它對應的可能是另外的物理與神經運動。從這個角度來講,生命的感知可以超越我們肉體的中樞神經系統而存在。

很有可能,我們這個空間的大腦神經網路的計算是為了把我們肉體感官獲得的數據翻譯成能被我們的元神所接受的信息。如果沒有肉體束縛,我們的元神也許能夠直接獲得包括這些信息在內的更多更本質的信息。從這一點上說,我們的肉體感官未嘗不是對元神的侷限。

如果轉世是真的,那麼我們這個空間就如同一個巨大的舞臺,我們則「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這個舞臺的氛圍是如此的逼真,當我們在這個舞台上呼吸了第一口空氣時,就徹底進入了角色,忘記了真實的自我,忘記了更本質的現實。可是我們在這個舞台上的舉手投足其實都是真實自我的折射,那麼我們所表演的一切都將成為真實自我的經驗、教訓,真實自我將對我們所做的一切負責。

如果這個舞臺不夠迷幻,如果演員進入角色不夠徹底,那麼這個舞臺就失去了意義,真實自我就無從得到他應該獲得的智慧。為了使這個舞臺足夠迷幻,我們的物質世界必須在人能觀測到的有限的範圍內自動地運轉,只有這樣才能隱藏高層精神境界的一切痕跡,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關於前世和彼岸的記憶都被封存的緣故。這就如同一個學生在做習題時,他不能預先知道答案,他必須在迷茫不解中求索,才能真正地掌握知識。

既然我們這個舞臺應該是個巨大的迷團,那麼為什麼還允許這些研究者在這個舞台上透露一部分謎底呢?為什麼還允許他們對我們說:嗨,其實你在一出大戲之中。其實,儘管他們這麼說,也不一定有太多的人相信,所以迷還是迷。而對於認真傾聽他們言語的一部分人,也許會將信將疑地把這齣戲演得更完滿些。也許這種提醒本身也是這齣戲的腳本中的一部分,其背後有著更深刻的意義。

這些研究者的工作對我們的文化有著很大的貢獻,但我們不能不看到其精神層次的侷限性。他們通過受試者的心靈之眼所看到的只是一個層次和一定範圍的現象,而且這些現象又經過了受試者今生的文化背景的過濾和翻譯,所以根據這些現象做出的結論不一定正確。比如受試者都沒有經歷過地獄,於是有的研究者說沒有地獄。這就如同問:沒來的人請舉手。還有,因為元神在母親懷孕階段可以自由出入肉身,並沒有徹底和肉身合二為一,有的研究者認為墮胎是可以的。

這個結論也站不住腳。即使沒有元神,肉身本身也是生命。其實,除了元神和肉身之外,一個人可能還有其它的生命在輪迴之中,如中國民間道家所說的三魂七魄,佛家也提到諸多的神識。在其它的一些問題上,筆者也覺得傳統的價值觀念更正確些,而且筆者認為耶穌、釋迦這些導師告訴人們的要更為根本,儘管導師們沒有詳盡地描述高層境界的細節,耶穌甚至沒有講轉世的問題,孔子更是「未知生,焉知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