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 中国体育已进入兴奋剂时代(图)


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原组长薛荫娴
(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17年8月10日讯】多年来持续披露中国兴奋剂丑闻的原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近日逃亡至德国,并将她数十年间记载兴奋剂黑幕的68本工作日志,转移到了海外。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薛荫娴已经向国际奥委会主席直接递交了中国国家队使用兴奋剂的相关证据。

现年79岁的薛荫娴,1963年于北京体育学院(现体育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家体委(现国家体育总局)工作,曾任中国国家体委训练局首席运动医学专家兼国家体操队医务组组长,先后在国家田径队、男女蓝球队、女子排球队、国家体操队工作。

薛荫娴最新透露,中国体育从1978年就进入了兴奋剂时代,并专门派医务人员出国学习,如何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上世纪80年代,官员更在内部会议上公开发出全面使用兴奋剂的指令。80年代到90年代,全国范围都在使用兴奋剂。

薛荫娴说:“国家队当时有11个队。国家队训练局局长、党委书记李富荣说全体都吃,你反对他就是反对政府、反对党,吃兴奋剂利益集团的头子就是他。”

薛荫娴特别指出,举重、游泳、田径、体操等金牌项目都是兴奋剂重点使用领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队五朵金花,排球运动员巫丹等皆被检测出使用兴奋剂。

在强迫运动员系统服用兴奋剂的同时,中国体育官员也研究规避药检的方法。在1994年的日本广岛亚运会上,中国游泳队多名队员药检阳性;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选手李玲蔚爆出使用兴奋剂的丑闻,国家体委为掩盖真相以误服感冒药为由搪塞,并将责任推至随队护士黄美玉身上,导致黄美玉差点自杀。

薛荫娴还指出,目前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真相远未全部晒到阳光下。她以2012年中国游泳队运动员叶诗文,在400米混合泳比赛中的最后100米自由泳后程冲刺阶段,超出男子金牌得主速度这一违反科学及常识的案例提出质疑,中国体育仍未摒弃使用兴奋剂。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叶诗文表现与2012年大相迳庭,早早出局。

官员靠兴奋剂催生出的成绩获得升迁,一些拿过国际金牌的知名运动员,从最初的受害者变身既得利益者。在利益与官职的驱使下,使用兴奋剂大行其道,反对者则遭到排斥和报复。薛荫娴也因她的反对举动,被免职。

免职只是对薛荫娴迫害的第一步。因反对并揭露中国国家队使用兴奋剂,薛荫娴的家人也受到牵连。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国家体委派出了70多人的慰问队到薛荫娴家中威胁,要求她不得再披露兴奋剂使用内幕;其后薛荫娴与其子杨伟东多次出境遭海关拦截,2015年7月,杨伟东到国家体育总局抗议遭拘捕,被关押逾三个月。

去年5月,病重的薛荫娴就医时,在当局的指令下,医院故意拖延其治疗,致使薛荫娴的生命随时可能遭遇危险。在此背景下,一家人在外交帮助下离开中国。

国保和警察还多次到薛荫娴家中搜查,试图查抄薛荫娴数十年间留存68本工作日记,国保还曾收买薛荫娴的一个亲戚到家中寻找日志。庆幸的是,在薛荫娴出国前的数个月前,这些日志和其它黑幕资料已经经特殊渠道安全运送到德国和其它一些国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