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 中國體育已進入興奮劑時代(圖)


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
(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17年8月10日訊】多年來持續披露中國興奮劑醜聞的原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近日逃亡至德國,並將她數十年間記載興奮劑黑幕的68本工作日誌,轉移到了海外。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薛蔭嫻已經向國際奧委會主席直接遞交了中國國家隊使用興奮劑的相關證據。

現年79歲的薛蔭嫻,1963年於北京體育學院(現體育大學)畢業後進入國家體委(現國家體育總局)工作,曾任中國國家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兼國家體操隊醫務組組長,先後在國家田徑隊、男女藍球隊、女子排球隊、國家體操隊工作。

薛蔭嫻最新透露,中國體育從1978年就進入了興奮劑時代,並專門派醫務人員出國學習,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上世紀80年代,官員更在內部會議上公開發出全面使用興奮劑的指令。80年代到90年代,全國範圍都在使用興奮劑。

薛蔭嫻說:「國家隊當時有11個隊。國家隊訓練局局長、黨委書記李富榮說全體都吃,你反對他就是反對政府、反對黨,吃興奮劑利益集團的頭子就是他。」

薛蔭嫻特別指出,舉重、游泳、田徑、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是興奮劑重點使用領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隊五朵金花,排球運動員巫丹等皆被檢測出使用興奮劑。

在強迫運動員系統服用興奮劑的同時,中國體育官員也研究規避藥檢的方法。在1994年的日本廣島亞運會上,中國游泳隊多名隊員藥檢陽性;1986年漢城亞運會上,中國羽毛球選手李玲蔚爆出使用興奮劑的醜聞,國家體委為掩蓋真相以誤服感冒藥為由搪塞,並將責任推至隨隊護士黃美玉身上,導致黃美玉差點自殺。

薛蔭嫻還指出,目前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真相遠未全部晒到陽光下。她以2012年中國游泳隊運動員葉詩文,在400米混合泳比賽中的最後100米自由泳後程衝刺階段,超出男子金牌得主速度這一違反科學及常識的案例提出質疑,中國體育仍未摒棄使用興奮劑。2016年的裡約奧運會,葉詩文表現與2012年大相逕庭,早早出局。

官員靠興奮劑催生出的成績獲得升遷,一些拿過國際金牌的知名運動員,從最初的受害者變身既得利益者。在利益與官職的驅使下,使用興奮劑大行其道,反對者則遭到排斥和報復。薛蔭嫻也因她的反對舉動,被免職。

免職只是對薛蔭嫻迫害的第一步。因反對並揭露中國國家隊使用興奮劑,薛蔭嫻的家人也受到牽連。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國家體委派出了70多人的慰問隊到薛蔭嫻家中威脅,要求她不得再披露興奮劑使用內幕;其後薛蔭嫻與其子楊偉東多次出境遭海關攔截,2015年7月,楊偉東到國家體育總局抗議遭拘捕,被關押逾三個月。

去年5月,病重的薛蔭嫻就醫時,在當局的指令下,醫院故意拖延其治療,致使薛蔭嫻的生命隨時可能遭遇危險。在此背景下,一家人在外交幫助下離開中國。

國保和警察還多次到薛蔭嫻家中搜查,試圖查抄薛蔭嫻數十年間留存68本工作日記,國保還曾收買薛蔭嫻的一個親戚到家中尋找日誌。慶幸的是,在薛蔭嫻出國前的數個月前,這些日誌和其它黑幕資料已經經特殊渠道安全運送到德國和其它一些國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