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六四”开枪 国共高下立判!(图)

2017-8-11 12:00 作者: 周晓辉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a href=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gb/tag/六四 alt= '六四' target='_blank'>六四</a>”惨案亡灵沉冤,可有昭雪的一天?图为天安门广场前门。
“六四”惨案亡灵沉冤,可有昭雪的一天?图为天安门广场前门。(图片来源:Adobe Stock)

1989年的“六四”惨案发生至今超过28个年头了,可有昭雪的一天?作为历史的罪人,中共也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赵紫阳丢官坐牢也不下令开枪

据赵紫阳回忆,当年开枪镇压,邓小平是最后阶段拍板的。“除了邓小平,(中南海)没有人能下这个(开枪)决心。”而坚决反对开枪的赵紫阳不愿当历史罪人,拒绝下令,因此被从总书记的位子上拿下。

对此,赵紫阳并不后悔,事后也拒绝做检讨。他如此说道:“宁肯丢官坐牢,我也不能下令开枪。”“在‘六四’之后召开的四中全会我坚持不做检讨,只是说明自己的态度,是因为在毛泽东的时代,我几乎年年都要做检讨,当时是真的认为自己错了。但是这一次不认为自己做错,所以不能检讨,这决不是分裂党。”

蒋介石不会下令向学生开枪

在如何看待“六四”开枪问题上,赵紫阳指出:“军阀政府,甚至蒋介石在‘一二九’学生运动时都不敢下令向学生开枪,(‘六四’)出动了几十万军队,调动了几个军区,没有这个必要。”“如果你开枪是问心无愧,为什么不愿年轻一代人知道这件事?你们是干了一件好事就要宣传十年二十年的。”

诚如赵紫阳所言,一直被中共宣传如何不堪的军阀和国民政府,对于学生运动也是不敢下令开枪的。就以“五四”运动、“三一八惨案”和“一二九”运动为例。

根据台湾公布的史料,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实施暴行的恰恰是丧失了人性的学生,他们不仅冲破了北洋政府贴在曹汝霖家大门上的封条,而且端起石头狠砸曹家瘫痪的无辜老人,其后火烧曹家,并将在其家做客的章宗祥打成脑震荡。而当时负责保护曹家的警察们因上面有“文明对待示威学生”的命令,只能坐壁上观。

据说,学生打人的惊人消息一出,时任北京卫戍司令的段芝贵立即放话要派部队进京,吓唬吓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徒学生。北洋政府总理钱能训闻讯,立即发表异议:“中华民国的国防军队,是一支对外的武装,怎么可以用来对付自己的老百姓?!”北京市警察局长吴炳湘也说:“国内的治安,是我公安警察的事儿,怎么可以动用国防军队?!段芝贵竟敢出兵镇压学生!老子我不管了!”动用军队一事随之不了了之。

“三一八惨案”段祺瑞下跪

而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在中共的宣传下,则成为了“北洋军阀武力镇压人民群众的反帝爱国运动”的“明证”。但事实又如何呢?

当年袁世凯死后,军阀陷入混战。1926年春,直奉大战,日本介入,并袒护奉系军阀,同时联合美英等8个国家向中国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逼迫冯玉祥的国民军撤退,并撤除大沽口的防务。北洋政府外务部接到“最后通牒”后,经紧急磋商即于当日午夜答复,称“最后通牒”的内容“超越《辛丑条约》之范围”,所以“不能认为适当”。

然而,在北洋政府对外交涉尚未明朗之际,在中共地下党员的鼓动下,3月18日,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四、五千人来到天安门广场集会抗议,其后又来到铁狮子胡同(现为北京张自忠路3号)的北洋执政府,要求政府对此做出强硬姿态。

时任执政的段祺瑞当天并未上班,而在东厂胡同的家中。群情激昂的示威者并不知晓,而是强烈要求进入执政府内,面见段祺瑞本人,并递交抗议书。护卫执政府的士兵因未接到上边之命,当然是按照例行“闲杂人等不得擅入”的规定执行。因事出突然,抗议人群众多,且有示威者手拿带铁钉子的棍子抢士兵的枪枝,担任守卫的卫队营长遂下令开枪(注:下令开枪之人还有其他说法),由此造成47人死亡(包括两名警察、一个士兵和若干学生)、一两百人受伤的惨剧。

惨案发生之后,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诸多报刊纷纷谴责此等暴行,痛批刽子手,北洋政府均未加干涉。而在惨案发生第二天,上台不久的内阁总理贾德耀即宣布内阁全体引咎辞职。第三天,段祺瑞发布执政令,对于青年学子,要“优加慰恤”,并召开特别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等决议。

此外,在不久后的“三一八惨案”死难同胞大会上,令人惊异的一幕出现了:身为执政的段祺瑞在面对47个亡灵时,竟然当众长跪不起,表示谢罪。试问,屠杀了那么多中国人的中共党魁们,哪个曾跪在人民面前?

国民政府如何对待请愿学生

至于在1935年12月9日,全国各地爆发的由大中学生发起、中共幕后策划并参与的“一二九”运动,更是被中共冠以“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名义。对此,蒋介石也未敢下令镇压学生。其结果就是“一二九”运动挑起了民众对国民政府的不满,并成为西安军事叛变的间接推手;它使得无数年轻人被利用,并相信了中共的谎言,从而走上了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不归之路;它亦破坏了国民政府的备战计划,使日本全面侵华战争提前;而中共亦由此获得了喘息的空间。

不妨再看看1947年的国民政府是如何对待请愿学生的。1947年因教育经费删减,上海交大3000学生要进首都南京上访。为了阻挠学生上访,上海当局下令进北站的所有火车停开不卖票。学生们就在厂房找到一个车头和27节车厢,由机械工程系自行动手组装并开出车站。政府大惊,遂拆掉一段铁路。学生就利用路边工具材料重新铺好。政府又拆掉一段并收走材料,学生则拆后段补前段开进南京。上海交大学生的上访也成为“史上最牛上访”。

重温历史,再重温赵紫阳的清醒认识,国民党和共产党孰高孰低不是立判吗?中共的谎言可以欺骗人民一时,却无法永远欺骗民众。

(文章有删节)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