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 共产资本主义的宿命,富豪劫(1)(图)

2017-8-12 07:43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安邦公司董事长吴小晖在6月被带走(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17年8月12日讯】外界对十九大的关注重点,主要在政治人事安排,我更关心一些方向性的经济政策。世界皆知,北京曾宣称自己创造了一个堪与华盛顿共识媲美的北京共识,即中国模式。这一模式最大的特点是共产党政权主动与资本主义联姻,让中国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了数量超越美国的亿万富翁群体,与此同时则让80%左右的中国人处于社会底层。但到了十九大前夕,北京在政争硝烟弥漫之际,明确宣示了抑富政策,宣告中共政权与资本家联姻的黄金时代将正式结束。

针对资本大鳄的超级金融监管机构

在《中共十九大前夕的“战场”清扫》一文中,我谈到自2013年以来中国富商当中不少人因其政界靠山倒掉而跟着败亡,指出今年以来的金融整顿,已将战火烧向了近年被指“蚕食实体经济、在资本领域兴风作浪的官商勾结”的资本大鳄,即富豪中的高端。

自从2015年股灾以来,中国当局发现,中国的资本市场几乎成了资本大鳄上下其手的逐利天堂,不少企业通过国内星罗棋布的金融平台圈钱,再通过在海外投资的方式转往海外,外汇储备3万亿美元的底线几乎要被击穿。直到此时,当局才算是领教到一个相对独立于政府的经济利益集团的厉害。经过一番酝酿与持续的政策调整,今年7月,中国国务院成立一个领导并监管“一行三会”的超级架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意在终结“资本的暴力时代”。

这一机构成立的目的有二:1、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一个行政常设机构,具有决策权,对行政执行结果具有监管、问责和处罚权。设立它的目的在于解决“一行三会”之间的监管“踢皮球”、金融机构和产品监管标准不统一、金融监管存在真空等问题。2、填补银行、证券、保险三大业务监管缝隙。最近十年以来,中国金融行业实施“改革”,不少国企与私企巨头均拥有银行、证券、保险业务的金融全牌照,但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三大监管机构却存在相当宽的监管缝隙。这些资本大鳄游弋于金融、证券、保险三大行业,哪里方便就在哪里圈钱,再借着当局鼓励海外投资之机大规模将资金转移海外,而其债务风险却留在国内。成立这个统一领导监管“一行三会”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意在弥合监管缝隙。

在试图堵住资本获取暴利管道的同时,北京终于将酝酿数年的本国居民海外资产管理方式(被称为中国版“CRS”立法)推至前台。2017年5月23日,中国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和“一行三会”六部委共同发布《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宣布自7月1日开始于中国内地实施。该《办法》规定,银行、证券、信托、期货、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开展对非居民金融账户的尽职调查。这里的“非居民”,是指中国税收居民以外的个人和企业。在2017年12月31日前,金融机构需要在国家税务总局网站注册登记,并且在每年的5月31日前报送上述尽职调查信息。国家税务总局获得这些信息后,将与账户持有人的所在国税务主管部门开展信息交换。首次对外交换信息的时间为2018年9月。

目前,中国的金融机构对如何推进此项工作还一头雾水,但都知道这借由CRS立法将触动两类人:一是依托避税天堂做生意的国际贸易商;二是借由地下钱庄等违规方式资金出海的富人们。财产披露在中国带来的严重不安全感,除了新增的纳税负担之外,更多源于通过地下钱庄转移资产可能面临政府“秋后算账”。

针对这些高端富人的措施出台,意味着中国富人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中国模式:共产党政权与资本主义联姻

按照习近平的节奏,中国行将结束江胡时期创立的“中国模式”。对于中国模式,过去习惯定义为“专制制度+市场经济”,国外研究者为了让中共能够接受,说成是“威权政治+市场经济”,但其实是共产党政权与资本主义联姻。说起来这也算是中共创造的“奇迹”,因为自马克思学说创立以来,共产主义与资本家是天生的敌对关系,共产主义运动的“圣经”——《共产党宣言》斩钉截铁地宣布: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势不两立,无产阶级组成的政党——共产党——将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只有中共政权做到让二者经历过80年代的短暂摩擦后水乳交融,并且发挥“中国模式”的活力,让中国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那么,该怎样来认识中国经济改革产生的这种独特的政治经济制度呢?笔者把中国这种独特的政治经济制度称为“共产党资本主义”(Communist Capitalism)。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问世,鼓励资本家入党蔚为政治潮流,众多民营企业家进入各级人大、政协,俨然进入了“精英共和”的初级阶段。这种“精英共和”的表象,让近几年外媒关于“两会”的报道多了一个主题:中国“两会”富豪的财富与美国国会议员财富之比较。以下是比较结果:根据追踪中国财富的胡润报告的数据,中国最富有的70名人大代表的个人资产净值在2011年一共增加了115亿美元,创下898亿美元(折合5658亿元)的新高。相比之下,美国国会、最高法院及白宫的660名最高官员在同一时期的个人资产净值为75亿美元,低于70名中国富豪人大代表一年中增值的财富。2017年3月,据《胡润富豪榜》数据显示,全国人大和政协代表"百富榜"上的100名富豪在过去4年里财富增加了64%,从2013年到2016年,他们的身家总和从1万8千多亿涨到3万亿元人民币。

号称共产党领导下、体现了“民主集中制”的议会——中国人民代表大会,确实成了富豪与官员的俱乐部。彭博新闻对这一现象发表评论:“全国人大偏爱亿万富翁,体现了中共和富豪之间的融洽关系。在这个体系的各个层级上都有当地官员与企业家串通合谋,发家致富”。

在“两会”营造的“精英共和”氛围中,中国富豪群体当中,不知有谁想到不久后将要面对的命运转折?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