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十一)

2017-8-13 06: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大观园。(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十 干爹周理家事 家欣喜进深山

柳溪镇,入夜。柳大哥家院门虚掩,神医踏入院内,只有正房堂屋射出灯光。神医站在门口,只见屋内几个男人蹲在地上,低着头。小翠妈坐在凳子上,小翠站在面前哭:“我要找姑姑去!我要找姑姑去。”杏花在旁边抹眼泪。神医边进屋边大声说:“这是谁在哭天抹地?”众人一见神医,呼啦都围过来,七嘴八舌,抢着问:“山里好吗?”“过得惯吗?”“姑姑好吗?”神医不知回答谁好。嫂嫂连忙请神医坐在椅子上,杏花送上一杯热茶。

嫂子问:“姑奶奶她老人家身体好吗?”“好!”“你们都过得惯吗?”“好着呢。”神医扫了众人一眼。“你们刚才--”大嫂说:“小翠闹着要进山,我们正商量着……”干爹说:“你们继续,我听听。”大嫂叹了口气,说:“小翠一天哭几遍,若不把她送去,我们没有一天安生日子。她这样哭下去,也得闹出病来。若把她送去,这三个女孩儿在山里,我能不牵肠挂肚吗?”说着流出了眼泪。只听大哥闷声闷气地说:“那你也跟着去呗。”大嫂说:“我去了,你们爷五个谁管,我能放心吗?”老大秉仁说:“咱们爷几个没人做饭,没人洗衣服,咋过?”老四秉智说:“我娘只疼女孩,反正我们是臭小子,没人疼没人爱的。”说着这个十三岁的小儿子哭了起来。小翠本来不哭了,听见小哥哥哭,她又放声大哭,杏花抽泣不止,大嫂直抹眼泪。干爹说:“好了,别闹心了,干脆咱们一齐进山。”像一声惊雷,把屋内人都震住了。“一齐进山?”众人瞪大惊疑的眼睛。“是啊!大家都走。”“那这一大摊子咋办?”大哥问。神医说:“来时,我和青儿,丹儿商量了半宿,我们的主意不知你们可愿意听?”“您说,您说。”众人催他快说。

神医接着说:“小翠的姥姥,姥爷也都上了年纪,在城里开个杂货铺也不易。干脆杂货铺关了,住到这里来。我把柳叶这丫头送到这边,照顾二老的起居。”“可这里的几十亩地谁种?”大哥又问。干爹说:“我走后,把药店也关了,我徒弟在集镇上租了店铺,在那里坐诊。咱们的乡亲都可到他那里就医。我家的伙计,前几年已遣散了一大批,现在家里的四个人都是从小无爹娘,我养大的,无家可归。我停了业,正好无事。这四人白天把你那几十亩田种了,晚上还住在我那里,又可帮我看家。”屋内静了一会。

大哥说:“这主意不错,你的那四个伙计我都熟悉,都是忠厚老实人,我放心。只是--”干爹立刻明白了,笑着说:“亲兄弟明算帐,打的粮食按常例,你六份,他们四份。”大哥连忙说:“咱们这是急中求人,应该多给点,就每边对半分。这哥几个也都到了娶妻的年龄了,多分点给他们,也好早安家。”“你是个大善人。你放心,他们安家的钱,我早就预备下了,怎么分法,我再同他们商量。”大嫂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家都去山里敢情好,只是这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吃什么?住哪里?”干爹笑了:“忘了告诉你们,青儿已经买了房子,置了田。五六十亩水稻,够你们爷几个整的了,以后每天可以吃大米饭了。”几个孩子高兴极了。“我们从来没种过水稻,不会啊。”大哥说。干爹说:“有个师傅,在山里等着你们呢。”大家兴奋不已。

干爹问:“你们还有没有更好的主意?”“这个主意太好了,什么都想齐全了,咱们就快做起来吧。”大嫂说。“那好,我明天准备赶车进城。这一进山,不知何年能出山,我有事要交代儿子,也要再看看我的孙子,孙女。”干爹说。大嫂连忙说:“明儿我和他爹也要进城,看我爹娘愿不愿意来。明天就搭干爹的车吧。”“好!咱们明天吃了早饭就去。”小翠说:“我也要进城!”大嫂说:“你和杏花在家给几个哥哥做饭,不能去。”

第二天,他们早早上路,不一会就进了城。大哥大嫂见了爹娘,把来意一说,没想到老两口马上爽快答应了。姥爷说:“这个小摊的生意近几年一直不温不火,虽没赊本,也没赚多少。只够老两口吃用而已。又要进货,又要算帐,又要交税,又要看摊,着实辛苦。正想关门,没想到你们来了。”“老了,到乡下享享清福,多自在。”姥姥也很高兴。大嫂说:“我们这几天帮您收拾一下。这房子和店面是准备卖还是租。”“不卖,日后你们到城里来,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租出去吧,这个地段,房子好租。”“没卖完的货咋办?”大哥问。“没有多少存货了,对门绣花店的老板无双是个好姑娘,这几年没少帮咱们,正好这剩下的花生,瓜子,糖块就送去,让她分给各位绣女吃了,我也还了多年的人情。”既要租出去,就要把房子清理干净。又是扫尘,又是洗地,又是擦窗,两间店面,扔了不少无用的东西,房间上下,柜台里外也都清洗干净,又要准备带到乡下的衣物细软--四人整整忙了三天。

最后一晚,约好到干爹的儿子家吃饭。怀玉的家在一个巷子里。单门独户,小小院子,七八间房,夫妻二人,两个孩儿,大儿子刚满五岁,小女尚在繈褓之中。请了一个丫鬟,帮助洗衣做饭;一个小厮,打理采办等事物,全家靠怀玉做郎中为生。怀玉在一家著名的大药店做坐堂郎中,年纪轻轻,医术高明,在城南一带小有名声。又因为人热情,常救死扶伤,倘遇到穷人就诊,不但不收费,还送药上门。因此口碑极好,收入颇丰。全家的吃喝用度足够。又加上乡下的父母不断送粮,送菜,送银两,所以小日子还算富足。

当日,大嫂大哥带着爹娘,找到了怀玉家。只见门口一棵柳树,树下拴着一匹高头大马。大门洞开,小丫鬟在门口张望,见到他们,连忙跑回去报信。四人进入院落,全家老少出屋迎接。干爹连忙介绍引见。只见怀玉二十七,八岁,仪表堂堂,身材高挑,面庞俊朗,儒雅而不失热情,大有其父之风。其娘子二十五,六岁,白净秀气,娴淑安静,两个孩儿粉妆玉琢,可爱异常。大家坐定,丫鬟上茶。彼此闲话。干爹问:“都打点好了吗?”大嫂说:“都好了,只等出发。”“房子怎么处理?”姥姥说:“准备租出去,以后进城,总要留个落脚之地。我们已在门口贴了告示,把怀玉家的门牌号码都写清楚了,到时要麻烦怀玉张罗了。”怀玉说:“应当的,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姥姥说:“以后每月的房租请您费心收下,这是家里的钥匙交给您。”怀玉说:“以后您二老要用钱,捎个信来,我把房租送去。若不用,我就在钱庄给您立个帐号,存起来,不知可好?”“好极了,只是太麻烦您了。”大嫂抱着孩子,爱不释手,回头问干爹:“山里来的王大叔呢?”怀玉说:“我叫小厮陪他逛去了,从山里出来一趟不容易。”话音刚落,见两人进了院子。“王叔回来了,咱们该吃饭了。”娘子说。

十几人围着一张桌子,边吃饭边说笑,热热闹闹,暖意融融。听王叔说着山里的奇人趣事,大家听得无限神往。王叔说:“请以后到我们山里做客。我们那里呼吸比这顺畅,水也比这里甜。”

次日吃过早饭,一行人上了马车直奔柳溪镇。大嫂看着竹笼里的二只鸽子,问干爹:“来时见你提着它,以为送给你孙子玩的,怎么又提回来了?”干爹说:“以后就指望它们送信了,我带它们到怀玉家住几天,熟悉一下怀玉家的环境。”“噢!这就是人们说的‘飞鸽传书’?”“对!出山前,山里的里长送给了我这两只鸽子,说是这鸽子可神了。”

不觉到了柳溪镇。中午饭刚过,干爹把四个男子和柳叶,竹子两个丫头一齐带到大哥家。到了正房,干爹一一引见。干爹指着柳叶对二老说:“以后就叫柳叶这个丫头伺候你们二老。”柳叶下拜,口喊:“爷爷,奶奶。”姥姥喜得眉开眼笑,把柳叶拉过来,说:“好俊俏的一个丫头,怎舍得让她伺候我们,我们二老身体健旺得很,什么都能做。她只需陪我们说说话,我就心满意足了。”说着把头上的一只玉簪取下插在柳叶头上。“初次见面没准备见面礼,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孙女。”柳叶连忙拜谢。

干爹对四个后生说:“以后你们晚上还住咱们家,白天把这柳叔家的几十亩地种了。竹子这丫头帮你们做饭,你们要疼惜这丫头,竹子也要听这几个叔叔的话。也要常来这边看看,有什么粗重活,帮两位老人干了,老人有头疼脑热的,就带他们到镇上去就诊。”干爹停了停又笑着说:“你们几个也老大不小了,若遇到可心的女人,要办喜事,就到城里找怀玉,办喜事的钱我都预备好了,在钱庄存着呢。”众人都笑了。姥姥说:“敢情都没娶媳妇呢,单身男人挺可怜的。以后衣服要缝缝补补,洗洗浆浆来找我。若嘴馋了,也来找我,我以前开过饭店,还能将就做几样菜。逢年过节就到这里来聚聚。”几个后生说:“日后有您老人家疼惜,太好了。”大哥,大嫂眼看着满屋子人如此亲热,心里也暖暖的。

第三日,两辆马车就启程了。大哥家的大马车上装得满满腾腾,除了衣物被褥外,还装了几大麻袋粮食,十几个盆盆罐罐,钵满盆尖。一个大柳筐里还装了十几只鸡鸭鹅。一路上十几个人说说笑笑,十分热闹。

到了鬼林边,王大叔交代:“都穿件厚衣服,林子里冷,点上马灯。秉仁,你的马车要紧随着我,千万不能跑散。”进了林子,不久,周围漆黑一片,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秉义说:“为何叫做鬼林?我还没见过鬼呢,今天若见到鬼,我和他做个朋友。”话音刚落,只听头顶“嘎”的一声怪叫,冰冷的树叶落到每个人的脸上。接着“呜呜--”的怪声从四面响起,又一阵尖厉的叫声排山倒海般的涌来,个个毛骨悚然。这一阵怪叫还未消失,远处又传来一声凄厉的狼嚎,紧接着虎啸猿啼,鬼叫禽鸣。小翠,杏花早钻到大嫂的怀中,吓得浑身发抖。声音渐渐消失,接着是一阵怪异的寂静。大嫂抱怨:“不能乱说话,这不,刚说见鬼,鬼就来了。”王叔哈哈大笑:“哪来的鬼,刚才是咱这两辆马车动静太大,惊动了树上的鸟,那‘呜呜’的声音是风声,风声从树林穿过,真的像鬼叫。至于那野兽声,它们离咱们几十里路远,一般不到这边来的。”车上又热闹起来,说说笑笑,不一会就穿过了树林,看到眼前一派景致,几个年青人兴奋地大叫大嚷:“咱们这是到了神仙住的地方了吧。”秉义说:“我明白了,这树林是天界地界的间隔,能闯过这树林就是到了天界。”干爹说:“说的有点道理。”王叔只是笑而不答。

车子在一个院落前停下。只见干奶奶,两个姑姑簇拥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太太出门迎接。小翠早溜下车,飞到两个姑姑跟前,扑到姑姑怀中大叫:“姑姑,好想你们!”“我们也想小翠。”大家涌进小院。姑奶奶拉着王叔:“到家里去,吃完饭再走。我已给你家人打了招呼,放心吧。”

小院子已摆好了两个大方桌,碗筷杯盘均已放好。干爹又连忙向姑奶奶引见大哥一家子,一家八口人齐刷刷地跪在地上向姑奶奶行礼。姑奶奶连忙一一扶起他们,脸上笑开了花。“瞧这一家子,个个讨人喜欢。”不久大家归座,姑奶奶说:“外边敞亮,咱们今天在外边吃。”饭菜陆续上桌,饭菜香喷喷,人人乐和和,冷清了多年的小院子,今天热闹非凡。

吃完饭,大家舍不得走,仍坐在一处说说笑笑。姑奶奶说:“日后在一起说笑的日子有的是。他们在路上奔走了一二日,乏了,早点休息吧。青儿,丹儿快带他们看看新家。”黛玉带他们出了门,又不断向王叔道别。紫娟回头看到三个孤零零的老人站在院子里,心中不忍,说:“干爹!你们也到那边住吧,房子足够,再说也好照顾你们。”干妈说:“我们喜欢安静,你们那里太吵。再说,两家只几步远,你们随时可以过来的。”紫娟只好走了。

走了几十步就到了新家。众人抬头望去:“好高大的房子,好气派的大门!”“这黑漆大门上还有这么多金钉子。”进了院子,更是赞不绝口。小翠,杏花和几个侄子早“咚,咚”上了楼,在楼上各屋里转了一圈。然后站在凉台上,手扶栏杆往下看。小翠喊:“娘!爹!快上来,好高啊!往下看真好看!”“姑姑,在楼上能睡着觉吗?”小翠问。“为什么睡不着?”“这床悬在半空中,多怕人,怎么睡?”众人笑了。小四秉智说:“这房子是当大官的人住的,我们种田人住着糟蹋了。”紫娟说:“你只管安心住,种田人怎么了?种田人低一等是吗?当官的人当初也大多是种田的,不要看轻了自己,种田人很了不起。你看这山里人个个像神仙似的,他们也是种田人啊!”

大嫂说:“咱们分派一下住房吧!”秉仁,秉义说:“我们哥俩还当哼哈二将,住在门楼两边,为大家看大门。”秉礼,秉智说:“咱哥俩还当二大金刚,守第二道。”黛玉说:“好!那一楼的四间正房,用两大间作客厅,另两间正房,就大哥大嫂两人住。我,紫娟,小翠,杏花到楼上去住。”“好!女孩子住楼上安静又安全。”大嫂说。大哥忽然说:“要找个最好的房子供祖宗。”“对!”众人齐声说。黛玉说:“昨儿,村里来了一帮人帮咱们楼上楼下都擦洗了一遍,房子很干净,大家小心点。”大嫂说:“这里的人真好!”接着大家一齐行动,各人把被褥往自己的房子里安置。当日大家歇息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大嫂就做好了早饭,先盛了一罐子热腾腾的米粥,又包了一大包刚出锅的包子,又盛了几小盘小菜,让杏花往姑奶奶家送去。又让小翠喊刘爷爷来吃饭。当小翠牵着刘爷爷的手进来时,杏花也回来了。大家一起吃早饭。大嫂说:“刘伯伯,您若不嫌咱家的饭食粗糙,就三顿饭在我们这里凑合吧。”大伯说:“饭菜可口得很,那我这几天就享口福了。”吃过早饭,刘大伯就带着五个男人去看那六十亩稻田去了;女人在家更是忙得热火朝天,四人分别赶制红缎子小棉袄;大嫂又忙着剪裁四个儿子的蓝缎子夹袄。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