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历史真相 我们不该忘记(图)


赵树理在文革时受迫害身亡 。
赵树理在文革时受迫害身亡 。(网络图片)

赵树理

“山药蛋派”文学代表人物,《小二黑结婚》是我们熟知的作品。

文革时成为“黑标兵”,遭长期批斗,屡屡游街示众。被打断肋骨,断骨刺穿肺叶,又在批斗台上被推下跌断髋骨。

领导说,“爬过来也要挨批斗。”已奄奄一息的赵树理实在站不住,就双手撑着桌子,过了半小时又一头栽倒在地。

五天后,赵树理浑身颤抖乱抓,口吐白沫,嗓子作响,无治而亡。

***

瞿独伊

瞿秋白的独女。瞿秋白去世时,她只有14岁。

她曾经说过:说实话,在新疆监狱里,女同志没受刑,也没被拷打。我的一位狱友,没有死在新疆监狱,后来却死在了文革监狱里。

他们说她是叛徒,手脚绑着,头朝下,倒插进茅坑里,慢慢给弄死的。

没想到自己人整自己人,这么厉害。

***

傅作恭

傅作义的胞弟,留美水利工程专家。1950年,受傅作义邀请,回国从事水利建设。

1957年,傅作恭被打成“右派”,送到夹边沟农场劳教,因饥饿写信给哥哥傅作义,傅作义不信农场会让他饿肚子,没有回应。

1960年冬,傅作恭挣扎着到猪栏边想抠点猪食吃,因体弱死在猪栏边,尸体被雪覆盖,至春天雪化才被发现。

***

胡起

《红灯记》李玉和原型,是海伦车站党支书胡起,北京人,1926年入党。

1927年与妻子一起,被党派遣到哈尔滨工作。1934年6月,因叛徒出卖,以反满抗日罪判刑10年,1941年提前出狱。1945年任中共阿城县长。1950年任锦州铁路局长、大连铁道学院院长。

文革中遭迫害,1967年5月14日,被红卫兵打成重伤后,从6楼扔下活活摔死。

***

田汉

中国现代戏剧三大奠基人之一,他创作歌词的歌曲《万里长城》的第一段,后来成为国歌的歌词。

文革开始,田汉遭到批斗,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关押期间小便失禁,有糖尿病的田汉,被逼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便喝掉,后来活活被逼死。

他死后,只有儿子田大畏被告知。从此,中国大陆不能再唱他作词的歌曲,正式场合只能演奏国歌的曲谱,或启用新歌词《继续革命的战歌》,直到1982年原国歌才被恢复。

***

阎宝航

张学良的密友,中共特工,以虔诚的基督徒面目出现,博得宋美龄赏识推荐。他在国民党内搜集了纳粹入侵苏联的准确日期等重要情报。

1949年后,与周恩来单线联系的他,不能以党员的身份示人,只能在政协担任虚职。

文革中受到迫害,1967年11月6日被投入监狱。1968年5月22日,这位年过七旬的“犯人”,审讯中被人一脚踢倒在地,昏迷不醒,送到医院后,无人理睬,含冤去世,终年73岁。

监狱批文这样写道:“反革命罪犯67100号,不得留骨灰。”

***

姚桐斌

70年代,我国某型火箭因发动机材料不过关,试验屡屡失败。

文革后,科研人员终于根据国外期刊的一篇法语论文,解决了发动机材料问题。而让他们万分感慨的是,论文作者赫然写着——姚桐斌!

姚桐斌,英国留学博士毕业,中国航天材料与工艺技术奠基者。1968年,被“革命群众”以“反动学术权威”名义暴打。

“革命群众”用钢管猛击姚桐斌头部,致使头骨塌陷性骨折,硬脑膜破裂,即刻倒地。姚桐斌挣扎着要站起来,又被钢管猛击,再次将姚桐斌打倒在地。

要求送医,被拒绝!

当天下午3时,姚桐斌停止呼吸,惨死家中,时年46岁。

***

张之洞

生前用慈禧的赏钱,在家乡河北省南皮县办了所中学。

文革中,该中学红卫兵批斗张之洞后代,焚烧张之洞书画,又刨开张氏的坟,将他的尸体从坟墓里挖了出来,暴尸荒野。

有人这样记述,“有些小孩子去那儿玩耍,凑过去拨弄拨弄,一会踢两脚,一会又把尸体扶起来靠在院墙上。”

岂止是张之洞的坟墓——山东曲阜的孔庙、孔府、孔林,道教圣地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朱元璋的皇陵石碑,海瑞的坟,张居正的墓……都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声中被砸毁。

就连岳飞的坟,也被刨了个底朝天。

***

汤飞凡

生产了中国自己的狂犬疫苗、牛痘疫苗、卡介苗和世界首支班疹伤寒疫苗。

汤飞凡成功遏制50年华北鼠疫大流行,他让中国比世界早16年消灭天花,被公认为世界“衣原体之父”。

1981年,当国际沙眼防治组织授予汤飞凡金质奖章时,不甘受辱的他,早在23年前,就已自杀身亡。

1958年,在“拔(资产阶级)白旗运动”中,汤飞凡成为生物制品研究所的批判对象,最终无法忍受屈辱,于9月30日早晨自缢身亡。

中国与诺贝尔医学奖就这样失之交臂。

***

1958年8月4日,毛泽东调研河北省徐水县,县委书记张国忠拍胸脯说:“全县山药亩产120万斤,一棵白菜520斤,小麦亩产12万斤,皮棉亩产5000斤。”

毛泽东很开心地说:“你们恁多粮食吃不完就交给国家,剩下的一天吃五顿嘛。”

《人民日报》1958年8月15,头版头条标题——《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

大跃进时,河南嵖岈山卫星公社传达信阳地委会议精神,小麦要亩产12000斤。

一个叫刘金占的小队长说是吹牛。他马上成了辩论对象,刘不服,说:是神仙也得累垮了,把牛皮吹炸才过瘾哩。

众人开始批斗,拳打脚踢打断了他三根肋骨,主持人问:服了吗?他答:服了。

又问:能打12000斤吗?答:真能打。

***

容国团

1957年,20岁的容国团从香港回到内地。1959年4月,在多特蒙德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夺得了乒乓球男子单打世界冠军,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个世界冠军获得者。

虽然贵为世界冠军,但容国团的“海外经历”,也被作为批判修正主义的罪状。

1968年6月20日深夜,容国团的妻子参加完体委批斗大会,发现丈夫还没有回家,便出去寻找,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第二天,有人在龙潭湖附近一个养鸭场的歪脖树上,发现了他僵直的尸体,上衣口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留着遗言——“我爱我的名誉胜过生命”。

一代球星悄然陨落,成为中国乒坛史上的悲剧英雄——他死时31岁,刚过而立之年。

***

董铁宝

力学家、计算数学家,中国计算机研制和断裂力学研究先驱之一。

抗战时,曾冒着日军轰炸参加抢修滇缅公路桥梁,1945年赴美获博士学位,后参与第一代电子计算机设计编程。

1956年放弃一切,绕道欧洲,花费三个月辗转回国,任教北京大学。

1968年“清阶运动”中,被指控为特务,隔离审查时,选择上吊身亡。

***

周寿宪

1951年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并留美从事研究工作,1955年冲破阻挠回国,任职于清华大学,参与筹建计算机专业,是中国计算机科学创建人之一。

文革中,被送到江西鲤鱼洲清华五七干校,长期摧残后患上精神病,但军宣队员说他是装的。

饱受凌辱后,因病情严重送回北京,1976年在其住所跳楼自杀。

***

萧光琰

1949年后最早从事石油化学研究的科学家。

刚出生就移居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并工作。1949年,他花几千美元购买翻印器材,花一年时间搜集、翻印和整理他认为国家需要的资料,然后几经波折回到国内。

文革中被关押,遭遇不间断殴打和侮辱,后不堪忍受自杀身亡。

三天后,其妻子和15岁的女儿也自杀身亡。

***

刘宝瑞

相声大师刘宝瑞,被誉为“单口大王”。内战时因生计所迫前往香港,1950年返回大陆。

文革中遭迫害,1968年中秋当晚去世,年仅53岁,死因成谜。

死后先是用被子裹住草草掩埋,但领导怀疑是“畏罪自杀”,又挖尸解剖,开膛破肚后再埋,据称因埋得太浅被狗分食,家人连块骨头都寻不到!

***

严凤英

中国黄梅戏发展缔造者之一,“七仙女”塑造者。

“文革”中,严凤英被指控为“文艺黑线人物”、“宣传封资修的美女蛇”,并被诬蔑为国民党潜伏特务,屡遭批斗。

1968年4月7日夜,严凤英不堪凌辱,自杀身亡。

自杀后,军代表认为严的腹内藏有“特务发报机”,指使医生,用手术用的小斧头从咽下砍起,向下一根肋骨一根肋骨地砍,然后把内脏拉出来、剖开来,结果却只查到安眠药。

***

潘光旦

毕业于清华大学,后留学美国。

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之一。

文革时,红卫兵要求潘光旦作文攻击美国,潘拒绝:我不能仇视美国,因为美国人讲正义。红卫兵便罚其在地上拔草悔改。

1967年5月,潘光旦病重,膀胱及前列腺发炎,小腹肿胀如鼓,便溺不通,不获医治,惨痛哀号数日。

6月10日晚,潘病危,向探访的学生费孝通要止痛片和安眠药,费没有,只好将老师拥入怀中热泪横流。

当晚,潘光旦死去。

费孝通哀叹:“日夕旁伺,无力拯援,凄风惨雨,徒呼奈何!”

***

牛友兰

致力于救亡兴国的晋西北士绅,鼓励多名子侄参加革命。几乎捐尽所有家产支持抗日,甚至捐出宅院作为晋绥边区政府办公地。

1947年土改,这位63岁的老人被残酷批斗,最后是被儿子牛荫冠用铁丝穿过鼻子游街示众,称为“斗牛”。

受此侮辱后,牛友兰绝食三天而亡。

牛荫冠在中共建政后,官至国家级部委,再也没有回过家乡。

***

1957年反右,费孝通揭发章伯均,潘大逵揭发罗隆基,曾昭伦揭发钱伟长,陈仁炳揭发彭文应;沈从文、叶君健批肖乾,郭沫若骂沈从文;冯雪峰批肖也牧,夏衍批冯雪峰;田汉批老舍,老舍批吴祖光,互相撕咬得一塌糊涂。

而这些人,即使侥幸逃过了反右,而绝大多数人的命运又在文革中倒了大霉!

***

杨兆龙

民国教授、著名法学家,曾任中央大学等高校法学教授,哈佛法学博士,海牙国际法庭特聘比较法学专家,通晓八国语言。

1958年,被打成右派。1963年,又遭非法逮捕,1971年以“历史反革命及叛国投敌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来妻子自杀、亲人入狱。

1975年,特赦出狱,回家务农,1979年去世。

***

熊大缜

清华高材生,中国物理奠基人叶企孙先生爱徒,钱伟长大学同学。

抗战后投奔晋察冀根据地,带领一批人研制大量烈性炸药,促使八路军有了威力巨大的地雷。

1939年根据地大清洗,他与180多位知识青年一起被定为汉奸特务,蒙冤被捕。

行刑时为节约子弹,要求用石头把自己活活砸死……

时年26岁!

***

黄炎培

1945年,黄炎培与毛泽东长谈,称“历朝历代都没有能跳出兴亡周期率”,毛表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

这段著名的“论周期率的论段”,由黄炎培夫人姚维钧执笔记录。

1965年黄炎培去世。

1966年文革,当年的执笔人黄夫人姚维钧“代夫受过”,惨遭殴打、侮辱,1968年自杀身亡!

***

刘善本

国军飞行员,1946年驾机叛逃飞抵延安,周恩来称“刘是空军起义的带头人”。

在他影响下,先后100余人驾驶42架飞机起义。“开国大典”时驾机领航接受检阅,授少将衔。

1949年12月,刘善本任第一航空学校校长。

文革时说“运动不能这样搞”,批斗被活活打死,对外称畏罪自杀。

***

赵九章

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1938年10月获德国柏林大学博士学位,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著名大气科学家、地球物理学家和空间物理学家,中国动力气象学创始人,东方红1号卫星总设计师,中国人造卫星事业的倡导者和奠基人之一,中国现代地球物理科学的开拓者。

文革中,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每次批斗,都要他低头弯腰,可他不肯,造反派便用烟头烫他的腿、腰、嘴,但他的腰始终不弯。最后他选择了自杀。

同年,中国科学院有20名一级研究员自杀。

***

这样的历史,还有很多真相,不为人所知。

将来有一天,我们都会知道,到那时,我们会更加震惊。

现在有一些人,情愿做个睁眼瞎,就是不愿意承认这样的历史事实。你一提及,他就扔过来一顶让你承受不起的高帽子,一看,便知是那个时代的遗风和做派!

我不想说什么“左”啊“右”啊的,我就知道,反人性的东西,都不会是什么好玩意!

人性,一个人要讲,一个单位要讲,整个社会都要讲,这才是个正常的社会。总是弄些个反人性的东西出来,这个社会,就不怎么样!

要想走好今后的路,这些真相必须记住,还要牢记在心,才能避免犯第二次错误。

太平盛世,日子过得滋润,人们往往会忘掉自己的处境,这样不可以!

我们关心政治的目的,不在权力,而在自由。这一点必须弄清楚。

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约瑟夫・布罗茨基有句话:“文学必须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文学为止。”

同理,我们必须关心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关心我们为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