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的“令人喷饭”是苏轼发明的!(组图)

2017-09-04 00:00 作者: 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令人喷饭”这句话正是大文豪苏轼发明的,出自于〈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一文。(看中国合成图)

我们都曾听见人会用“令人喷饭”来形容一件可笑的事情或一个人的行径,甚至连自己也经常使用。因为这句话很常出现在生活中,所以我们总自以为是现代人创造出来的。其实,这句话正是大文豪苏轼发明的。

偃竹记一文 苏轼妙言多 

大家向来都认为苏轼能写得一手好词,像“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这两句,就能让后人吟诵多时。可是,切莫忘记了,苏轼的随笔也是很厉害的。

“令人喷饭”主要是来自于苏轼的〈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一文中的“失笑喷饭满案”一句。清代周亮工亦于《书影・卷一》中套用此句:“今人演‘武三思素娥’杂剧,鄙俚荒唐,见之令人喷饭。”由此可见,“喷饭”这般的形容多让人印象深刻。毕竟苏轼是饱读诗书,习惯琢磨文字又具备绝妙灵感嘛!这样的文人创造出来的语句,都能不受时间淘汰,让现代人都能在不经意之间运用呢!

〈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一文,主要是苏轼在阐述绘画之事,并借此文传递与表哥文同之间的深厚情谊。文同,字与可,被苏轼赞为诗词书(草书)画四绝,还曾参与《新唐书》的编纂。文同擅长画竹,也常于闲暇之际前往洋州城北边的筼筜谷悠游、观赏竹子。〈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一文即有描述此事,而成语“胸有成竹”亦是从此文的“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一句得来。另外,文中还出现了成语“兔起鹘落”。

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

〈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是这样说的:

竹子刚长出来时,还只有一寸长,可是却是节叶俱全。从蝉腹与蛇腹横鳞般的嫩笋,直至长成如锐利直剑般的八尺高竹,都是有节有叶的。如今绘竹之人,却是一节节开始绘制,一叶叶累积加添,这样画哪里会有竹子呢?

所以说画竹必须胸中先有竹子,执笔仔细凝视观察,才能够见到想要画的模样。快速的绘画竹子,运笔直截描摹,以利能够追逐自己所见的模样,这就像兔子一跳跃起来,鹘鸟就迅速地猛冲下来,稍微轻忽就丢失了机会。

与可是这样教我的。我不能这样去绘画,而内心却能理解这个道理。既然内心已经了解应该要这样去做却不能照做者,是内外不一,内心与手无法相互呼应,这是错在不去学习。故凡是了然于胸的道理,操作起来却不熟练,平时认为已经了解透彻的理,却在遇事时就忽然无法明白了,岂止是在绘竹一事上而已!

子由撰写《墨竹赋》,并将它赠给与可,说:“厨师,是宰杀牛的人,而厨师讲的道理却被养生者采用。名匠轮扁,是以刀斧制造轮子的人,而轮扁的道理却让读书人推举。如今你讬付于绘竹上的道理,我认为是有道德学问之人的认识,难道不是如此吗?”子由未曾绘画,故只得到见解而已。至于我,难道不仅仅是获得见解,并且还取得了绘画方法么!

与可画竹,最初并不看重自己的画作,四面八方持着绘画白绢来请他绘画的人,都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登门拜访了。与可厌恶这样的事,就纷纷把白绢扔掷到地上而骂说:“我要将它们做成为袜子。”士大夫则将此事当做话柄传开了。等到与可从洋州归返,而我则担任徐州知州(太守)时,与可写信给我说:“我近来告诉士大夫说,我们墨竹一派,近在彭城,大家可以去那里求画。制作袜子的材料应当往你那里聚集了。”信末又写了一诗,重点是说:“拟将一段鹅溪绢,扫取寒梢万尺长。”我告诉与可,竹长万尺,应当得使用绢二百五十匹,知道你懒得提笔用砚台来绘画,而只想要获得白绢而已。与可无言以对,则说:“我讲了无稽之言,世间岂有万尺竹啊。”我再真诚的回应,答复他的诗说:“世间亦有千寻竹,月落庭空影许长。”与可笑说:“苏公真善于辩说啊。若真有二百五十匹,我都可以拿来买田而告老还乡了。”

文与可就将“筼筜谷偃竹”这一画作赠送给我,并说:“这竹才数尺而已,却拥有万尺的威势。”

筼筜谷是在洋州,与可曾让我试着做《洋州三十咏》,《筼筜谷》是其中一首诗。

我撰诗道:“汉川修竹贱如蓬,斤斧何曾赦箨龙(注)。料得清贫馋太守,渭滨千亩在胸中。”与可当天与妻子在谷中悠游,烹煮竹笋当做晚餐,拆开信件见到此诗,不禁笑了出来,把口中的饭喷了满桌。

元丰二年正月二十日,与可逝世于陈州。

那一年是七月七日,我当时正在湖州曝晒书画,见到这幅竹子图,就停止晒书卷而开始痛哭失声。昔日曹孟德的《祭桥公文》,有“车过”、“腹痛”之语;而我亦记载自己及与可往日戏笑之言,由此可见我和与可亲密无间的情谊。


此图为文同著名的画作《墨竹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苏轼谈绘画 展现与文同的情谊

苏轼说的虽然是绘画,但文艺创作的道理都应是相通的。无论是写作或绘图,都仰靠学习、练习与灵感,都是要在脑中心中反复琢磨,经过仔仔细细钻研之后,将欲捕捉之物深深地镂刻,以利轮廓清晰,再赶忙振笔直追,得如同兔起鹘落那样,忌讳稍稍松懈而失了完成的时机。苏轼间接记录下文与可告知他的道理看似浅显,却未必人人都懂。文与可懂得苏轼会懂,否则怎会传授与他呢?

古人以琴棋书画结交挚友,从中可见彼此深厚的默契与感情。我们亦能在文人的往来之间,瞧见他们的才能高低与独特的艺术品味。苏轼与文与可既为亲友又能相知相惜、情谊非浅,否则厌弃众人来求画,并将白绢投于地的文与可,怎会推荐士大夫转向苏轼求画呢?而他亦在信中戏闹地对苏轼说:“袜材当萃于子矣。”交情好才会如此互开玩笑啊。

莫怪乎苏轼在七夕晒书时,一目睹竹子画,就伤感哀泣,难过从此以后失了一位挚友,一位与他分享绘画道理的高手。

附注:“斤斧何曾赦箨龙”中的“箨龙”,乃是竹笋的异名。

参考资料

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维基文库)

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唐诗宋词网)

刘莎莎〈苏东坡诗词歌赋之外亦贡献成语 “令人喷饭”亦出自他笔下〉(香港01)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