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林郑仅问候蔡若莲 前学生会长讽伪善(图)

2017-09-09 14:43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孙晓岚曾与蔡若莲一同被委任加入“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
孙晓岚曾与蔡若莲一同被委任加入“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图片来源:孙晓岚Facebook)

【看中国2017年9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长子周四疑因抑郁症堕楼自杀身亡,特首林郑月娥及教育局局长杨润雄都曾表示慰问。曾与蔡若莲一同被委任加入“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的香港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孙晓岚昨夜发表文章表示,自己对仅有20多岁的潘匡仁选择自杀一事耿耿于怀,然而认为潘离世后网上才出现众多“因为死去的是副局长儿子”才发出的问候是伪善的表现。

孙认为,香港青年自杀率高,与社会环境有密切关系,她指出,“今时今日校园与社会充斥各种荒谬的事令青年活在苦难之中,但年青人得不到支持,更得不到体谅和理解。君不见政权、社会对年青人的打压步步逼紧,却隔岸观火不予援手,更甚的是成为施暴者”。而对于当时蔡若莲在委员会中的表现,她形容“本来对她在会中没什么印象,倒是记住了会中说人话、站在青年人一方的委员,但蔡不是其中之一。”

近年来香港屡次发生学生、青少年自杀事件且有增加的趋势,因此香港政府去年3月成立了“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表示要全面了解及分析青少年自杀原因与提出建议,然而经过半年研究后,委员会得出的结论为“原因众多,非与教育制度有关”,并建议学校继续推行“生涯规划课程”及“加强学生抗压能力”,被各界批评报告空泛“离地”、只是为了推卸教育局责任而做。

***

以下为孙晓岚撰文:

今天下午民间关注学童自杀的群组传来讯息说蔡若莲的儿子自杀死了,群组叫“守护生命”却经常传来恶耗。

人大了好像必然会把生老病死看得平常一点,可是对着青年人/同辈难免多点同理心和感概,光是想像那份把二十岁的生命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痛苦何其巨大,就沉重得叫人窒息。

二十岁的生命应该有很多未知吧?若好奇是人性,人总会对未来有一丝期待,想着生活也许有变化的一刻吧?可是他没有,他的生命在今天止住了。

我本来对Facebook上的评论没有什么反应,也选择略过大部份的内容。吃子的话再听我会受不住,因死去的是蔡副局长的儿子才发出的问候仿佛早前几十个自杀年青人的命就不珍贵的伪善嘴脸我也看得心烦,再衍生出的争吵,什么是“应有的反应”芸芸亦恕我无能为力理清。可是有一点我耿耿于怀,也因而羞愧难过,就是蔡若莲和我同为防止学生自杀委员会的成员。我本来对她在会中没什么印象,倒是记住了会中说人话、站在青年人一方的委员,但蔡不是其中之一,但想到最后报告的避重就轻、药石乱投,想到自己最绝望的时候甚至曾想过要带着委员的身份以死控诉,想到美好的日子离年青人很远很远…很难不感到悲愤。校园和社会中发生各种的荒谬事令青年人日子活在苦难之中,但年青人得不到支持,更得不到体谅和理解。君不见政权、社会对年青人的打压步步逼紧,却隔岸观火不予援手,更甚的是成为施暴者,大数年青人抗逆力低,动辄闹人废青暴徒、搞乱香港,要人搬走什么的,不用分那么细,都是共业无误。

又,今日有大学校长说要政治离开校园,让学生安静学习,可是年青人活在社会就是政治,接受教育也是政治,成年人、当权者没有好好建立一个让年青人安全、自由的环境成长学习(还想送学生到牢房中),反指责年青人的不是,到底是何等不

负责任的人才能说的荒谬话?但现实就是,社会上掌权的全都是这样的人。

***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