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罂粟花盛开的地方-朝鲜(组图)


朝鲜的贩毒收入,与正常的出口贸易旗鼓相当,占到了出口贸易的半壁江山。
朝鲜的贩毒收入,与正常的出口贸易旗鼓相当,占到了出口贸易的半壁江山。

罂粟种植业,怎么会成为朝鲜这个国家的支柱产业?可经过查证,这一切都是真的!

让我们先来读一条新闻:

2017年8月4日,美国向安理会提交的决议草案,获得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一致通过。根据决议,新制裁措施将使朝鲜每年减少至少1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约占其外汇收入的三分之一。

根据这条新闻,我们很容易就能计算出来,2016年朝鲜的外汇收入在30亿美元上下。

毒品贸易在朝鲜的外汇收入中占到多大比重?

让我们继续读新闻,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报道称,朝鲜通过种植罂粟活动,每年赚取5亿至10亿美元。

“朝鲜每年正常的出口贸易额才10亿美元左右。”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研究员布鲁斯·科林格纳说。

也就是说,毒品贸易在朝鲜的外汇收入中占到1/3到1/6,这还不是支柱产业吗?

朝鲜的贩毒收入,居然与正常的出口贸易旗鼓相当,占到了出口贸易的半壁江山!

真的骇人听闻!

在朝鲜种植罂粟,是一种国家行为。
在朝鲜种植罂粟,是一种国家行为。

联合国毒品犯罪局(UNODS)说,朝鲜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积极种植罂粟。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日认为,生产罂粟更利于缓解贸易逆差,就此下令每家农场划出5万平方公尺田地种植罂粟。之后朝鲜通过种植罂粟活动,每年赚取5亿至10亿美元。

你不妨可以计算一下,每家农场划出5万平方公尺田地种植罂粟,这个国家种植罂粟的土地面积有多大?这个数字一定超过了金三角。

更严重的是,在朝鲜种植罂粟,不是某个人或某些人,某个贩毒集团的不见阳光的地下作为,而是一种国家行为。是由国家用强制手段,主导和倡导的行为。

在朝鲜,由于土地是国家公有制,种什么不种什么都是由国家决定的,所以它不可能是黑社会所为。

在全世界恐怕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国家了。

美国反毒品局数据称,朝鲜每年生产40吨鸦片,是世界第三大鸦片出口国和第六大海洛因出口国。


过去10年来,50多名朝鲜外交官或劳动者在20多个国家因涉嫌运送毒品而被逮捕。

美国国会调查局2004年的报告《毒品交易和朝鲜》称,最近两年,朝鲜每年出口5亿美元的毒品,其中一些收入用于军费等。该报告还透露,朝鲜劳动党第39号室主导毒品交易。

据美国国会调查局的报告,过去10年来,50多名朝鲜外交官或劳动者在20多个国家因涉嫌运送毒品而被逮捕。

1977年,委内瑞拉将朝鲜驻该国大使馆人员全体驱逐出境。2004年,2名朝鲜外交官在埃及因涉毒品交易而被捕。

2003年,朝鲜货船“烽遂”号船员因走私价值1.5亿澳元的海洛因而在澳大利亚被捕。愤怒的澳大利亚政府为警告朝鲜,在3年后派出空军战机于2006年在公海上击沉了“烽遂”号。

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大毒枭。
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大毒枭。

售毒所得将作为“忠诚资金”上交领导人。据透露,金正日时代,驻外使馆需每年上交10万美元左右,而今年金正恩将额度提高到30万美元。

读了这段文字,你才会发现,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大毒枭。

不仅种植是国家行为,连贩毒都是国家行为,你不感到这真的很可怕吗?

每年的春夏之交,在很多朝鲜的劳改营外,大片的罂粟花便会在阳光下妖艳地开放。罂粟在朝鲜是个神秘又公开的存在。

毒品贸易与导弹出口一起成为朝鲜获得外汇的重要手段。而兴隆的毒品贸易,让中国东北三省饱受毒货之害,而这一严重问题也得到中国官方高度关注,打击力度不断加大。


去年以來,吉林省繳獲鴉片數位列全國第3、繳獲杜冷丁數位列全國第5、繳獲冰毒數位列全國第6、繳獲毒資數位列全國第8。

由于朝鲜的毒品生产量大增,朝鲜政府为出口毒品,与中国贩毒组织、俄国和日本等国的犯罪集团合作。
——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去年以來,吉林省繳獲鴉片數位列全國第3、繳獲杜冷丁數位列全國第5、繳獲冰毒數位列全國第6、繳獲毒資數位列全國第8。特別是今年,目前已破獲毒品刑事案件339起,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367名,繳獲各類毒品6.139噸,位列全國第一。
——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中国时报》报道说,在朝鲜首都平壤市东北130公里的大田里,内容显示军方控制区内,有一大片山丘覆满罂粟花。

在朝鲜东北部清津市还有工厂,据说是用来生产海洛因。

还有另一片罂粟花田绵延过山的另一边,可想而知其规模之大;朝鲜军方长久以来一直在执行“白铃花项目”生产海洛因。

罂粟种植为“国策”:卖100万美元毒品就成为“桔梗英雄”。

在全世界,所有的毒品交易都是属于严厉打击的重罪!

在中国贩毒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罪行,贩卖海洛因(冰毒):50克以上,可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并处没收财产;10~50克,7~15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克以下,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可在朝鲜却是英雄:“贩毒英雄”。这样的英雄恐怕只能出在朝鲜。

朝鲜的毒品是怎样在戕害中国?

2011年,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在做客人民网时,透露了东北地区毒品泛滥的严峻形势,“(中国)吸食冰毒人员明显增多,东北地区滥用情况突出,东三省登记的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已占全部吸毒人员的72%以上。”

为了抑制毒品的泛滥,中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既非沿海地区、也非毒品产地的东三省成为重灾区,出乎国人意料。与东三省接壤或为临近的俄罗斯、韩国均为毒品输入地,而非重要产地,只有朝鲜自1990年代以来在大面积种植和制造毒品。大量证据也表明,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泛滥成灾。

在靠近朝鲜的边境地区,更是重灾区中的重灾区。新华社曾于2010年报道称,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已成为毒品主要走私通道、中转站、集散地和消费地”。

延吉市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从1995年的44人增加到2010年前后的2090人,增长了近47倍。增长的速度惊人,扩展的范围越来越大,吸毒人员也渐低龄化,1996年以前平均年龄40岁左右,如今63%的吸毒者年龄在17-35岁之间,最小的不满14岁。吸毒人员也在全方位扩大。从过去个体经商、闲散人员,到现在的公务员,甚至扩大到中小学生。据不完全统计,从事边贸的商人中约有30%人员吸毒。

东三省的毒品泛滥问题早就引起中国方面的愤怒。早在2005年,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毒品专家组甚至向媒体公开点名批评朝鲜:“犯罪分子通过与朝鲜境内的贩毒分子相勾结,将从朝鲜地下加工厂生产的毒品,通过吉林省延吉市偷运至境内,然后再运往全国各地贩卖。”

2010年中国没收的朝鲜产毒品价值达6000万美元。这个数字骇人听闻,可还只是一小部分。

针对朝鲜产毒品,中国开始与韩国密切合作。当时韩国第二大报纸《中央日报》引用外交消息称:“中国愤怒了。”

既非沿海地区、也非毒品产地的东三省成为重灾区,出乎国人意料。
既非沿海地区、也非毒品产地的东三省成为重灾区,出乎国人意料。

朝鲜已成为“毒品共和国”

这些毒品除了用来换取外汇,也成为朝鲜的显贵们的消费品,这些毒品不但在害人,而且在害己,而近几年来,吸毒开始从朝鲜的上层向下层扩散。

《朝鲜日报》报道称,2008年6月,朝鲜保卫司令部要员因为误吸另一高官的含有毒品的特殊香烟,当场中毒昏迷死亡。该报引用韩国消息人士表示:“北韩生产毒品已持续20年以上,毒瘾已经扩散到军方和党高层人士。但是,必须向最高领导人隐瞒这一事实。”

在朝鲜内部,吸毒开始向下层扩散。在韩国的朝鲜流亡媒体DAILYNK,直接将朝鲜称为“毒品共和国”。该媒体访谈的朝鲜咸兴居民称:“你就想,在咸兴稍微有点钱的人,大部分都在吸毒就可以了。搞贸易的人最多。驾驶长途大客或搬运集装箱的司机也很多。甚至保安署的保安员也吸毒。”

被朝鲜毒品“攻陷”的东北三省

新华社曾于2010年报道称,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已成为毒品主要走私通道、中转站、集散地和消费地”。

中共在指责朝鲜方面特别地小心,“委婉地”称吉林省的毒品是来自“某毗邻国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吉林省的禁毒单位的官员说:“我们不宣传毒品是来自朝鲜,因为这会触及中朝之间的良好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对朝鲜的国家贩毒一无所知的原因。

无论朝鲜干什么坏事,中共一概隐忍不发,中共的媒体完全封锁消息,噤若寒蝉,对于朝鲜的负面报道全部封杀。对无论朝鲜干什么事,中共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鼓掌叫好,这就使得朝鲜坏事干尽而有恃无恐。中国的国民被蒙在鼓中。仍然认为这是中国的同志加兄弟血肉凝成的中朝友谊。

这种状况我们还能继续下去吗?

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泛滥成灾。
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泛滥成灾。(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中国给朝鲜的是粮食,朝鲜给中国的是毒品

在吉林省的东部,延吉是一座荒凉的城市,距中国和朝鲜之间的边境河50英里。它跟中国的任何地方一样,到处都是斯大林式的建筑和瓦房,但再仔细一看,朝鲜语的标志牌、朝鲜咖啡店和遍布城市四周的朝鲜卡拉OK酒吧都显示了跨境的影响。这个地方成了难民、走私者、妓女、机会主义者和福音基督徒的家乡,成了迷失无救的人们的集市。

在过去的十年半里,冰毒在延吉和吉林省很多地区泛滥。大量证据表明,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泛滥成灾。靠近朝鲜的边境地区,更是沦为重灾区。

中国每年在给饥饿的朝鲜多少粮食?

在中国海关信息网上查询得到的数字为,2017年3月,中国出口至朝鲜的谷物为1837.8吨,小麦粉等为2863.55吨,合计4701.35吨;去年同期中国出口至朝鲜粮食合计277.8吨。

今年的出口量约为去年出口量的16倍。

今年前三个月,中国出口至朝鲜的谷物为2474.3吨,小麦粉、马铃薯粉等加工粮食出口量约为4478吨,合计约为6952吨;去年同期,中国出口至朝鲜的粮食合计约为1669吨。

今年中国出口至朝鲜的粮食约为去年同期出口量的4.16倍。

对此,我们又该作何评论?

中国源源不断为饥饿的、嗷嗷待哺的朝鲜人送去粮食,而这些粮食并没有进入老百姓的肚子,联合国救济署调查所得到的数字是,90%供给了军队。

中共在不断的为朝鲜输血,可朝鲜却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动用国家之力,用印制中国的人民币伪钞,毒品,绑架,暗杀,无所不为地在戕害中国!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