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将最美的情诗留给你(组图)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爱情是一味有奇幻魔力的毒药,它不仅能给人愉悦,同样也能让人痛不欲生……

说起爱情就不得不提诗词歌赋,老祖宗们在浩如烟海的文学著作中,给我们留下了大量关于当时男女情爱的作品。

诗经

诗经中有一篇传颂度比较高的当属《诗经邶风击鼓》,其中“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则成为无数青年男女对忠贞爱情的美好企盼与誓言。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凤求凰、白头吟

西汉时的大文学家司马相如凭借一曲《凤求凰》成功获得卓文君的芳心,于是二人当夜私奔,成为一段佳话。

卓文君在《白头吟》中写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句诗也在近几年火爆的一塌糊涂。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日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相信大家已经猜到了,这首诗是卓文君听说司马相如变心后写下的诀别诗。

自古以来,多数情况下在爱情里女人总是付出最多,也是最容易受伤害的人,多情多才如卓文君也不能免俗。

上邪、离思

汉乐府民歌《上邪》中,女子对心上人表白时说的话让人震撼不已。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到了盛唐,《铜官窑瓷器题诗》中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则把“生生相错”式的遗憾刻画的淋漓尽致。这种遗憾中弥漫着淡淡的悲悯和生命的无奈,要比“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来的更让人心碎。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爱情让人着魔痴狂,有人处处留情,也有人对旧情念念不忘,唐代元稹的《离思》则把这种情愫发挥到极致。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初的元好问,则在《雁邱词》中一针见血的为红尘男女道破情字。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图片来源:Pixabay)

江城子

宋朝的大词人苏轼则用一首《江城子》表达了对亡妻的无限思念。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当然,近代的文人墨客在爱情的表达上丝毫不逊色,近现代情诗、情书佳作数不胜数,尤其是沈从文在写给张兆和的情书中提到的“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更是让人念念不忘。

想来爱情本身就是一种不可理喻,又容易让人发疯的东西,不管多伟大的英雄,在爱情面前都会羞怯的像个少年。

无论现在的你是已经找到最合适的另一半,还是在默默等待一个灵魂伴侣;无论你曾被爱情伤的体无完肤,还是一直沉浸在漫天的幸福中,我都真切地希望你永远相信爱情!

愿你在漫漫人生路上,与最爱的人牵手前行,再不用孤军奋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