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命专栏】美加严查从中国寄来的包裹 (二)(图)

因为一种比吗啡的兴奋作用强10000倍的毒品:卡芬太尼


芬太尼
芬太尼(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12月26日讯】(接上期

超强芬太尼出现

在美加公共卫生部门和警方谈芬太尼色变的情况下,一种更厉害的毒品卡芬太尼开始现身美加。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2017年3月11日报导说,卡芬太尼是一种剧毒药物,比芬太尼药性强100倍,比海洛因强5000倍。在被毒贩售卖前,卡芬太尼多年被作为化学武器研发。卡芬太尼从来不是给人类服用的,但是它被用来杀死人类。禁毒署毒品化学评估部官员布斯(Terry Boos)说,卡芬太尼唯一合法的用途是作为大型动物比如河马和大象的镇静剂。因此,它对人类的效果没有文献记载,但是有瘾君子“以身试毒”。

自今年7月起,美国8个州已发现400多宗与卡芬太尼有关的案件。毒贩将卡芬太尼切开,连同性质相近但药效较弱的芬太尼,混入海洛因和其它非法毒品后行销,以提高利润。禁毒署发言人贝尔(Russ Baer)说:“在2016年7月,阿克伦(Akron)地区的医务人员登记了230多宗毒品过量案例,其中14宗是致命的。”“那些案例最终跟卡芬太尼有关。因此我们看到(卡芬太尼)在整个俄亥俄的爆发,特别是在辛辛那提。”

贝尔表示,自2016年夏天之后,禁毒署发现卡芬太尼毒品案在多个州爆发:佛罗里达、乔治亚、罗德岛、印第安纳、宾夕法尼亚、肯塔基、西弗吉尼亚、新泽西和伊利诺。他说,禁毒署仍然在追踪卡芬太尼的踪迹和蔓延情况。当该毒品首次出现在俄亥俄的时候,当局不知道他们在跟什么东西打交道。俄亥俄参议员波特曼(Rob Portman)说:“在辛辛那提,拿到样本检查需要好几天。可以肯定,许多毒品过量案例飙升跟卡芬太尼有关。”

美国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在誓言针对美国的鸦片类药物滥用危机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的两个月后,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2017年10月指示其代理卫生部长宣布进入更为有限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以抗击日益严重的鸦片类药物氾滥。此举旨在动员联邦政府的众多机构全面抗击一个急剧升温的毒品问题,去年这个问题夺走6.4万美国人的生命——比美国在整个越南战争期间的阵亡人数还多。

在欢迎川普强调这场危机的同时,各州卫生官员们批评川普未能提供任何额外资金。今年迄今,在与阿片类药物危机相关的预防、治疗、处方药监测和执法行动上,美国联邦政府已支出了约10亿美元。各州卫生官员们希望国会通过一个紧急追加拨款法案,以落实额外资金。白宫拒绝透露总统支持多少额外开支,称总统与国会领导人“正在就此谈判”。为期90天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可能还会延长,“给我们权力去做现在做不了的事,”川普周三这样表示。

芬太尼来自中国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海关共查获65公斤芬太尼,其中约2/3来自墨西哥,1/3来自中国。无论药物最后是透过墨西哥或是加拿大边境走私进入美国,它的“主要源头”都是中国。据美联社报导,芬太尼直接从中国以空运货物及邮寄方式进入美国,有关部门很难追查。根据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发布的信息,大部分的芬太尼都是从中国来的。加拿大皇家骑警说,非法生产的粉末状芬太尼自2013年起出现在加拿大毒品交易中,主要从中国走私进口。比较常见的是把芬太尼和海洛因或可卡因混合,或者用芬太尼冒充奥施康定药片。

美国缉毒署和白宫国家毒品控制政策办公室指出:中国是北美地区芬太尼、芬太尼类药物的主要来源地。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报告说:美国的芬太尼主要来自中国,其中有许多是先被运往墨西哥和加拿大,而后再走私进入美国。墨西哥贩毒集团是中国制芬太尼和芬太尼原料的主要购买者。报告说:这种鸦片类毒品从中国大量流入,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美国近年来致命的鸦片类药物危机。

美联社报导引述美国缉毒署官员称,墨西哥贩毒集团是美国芬太尼毒品的主要供货者,但是墨西哥只是中转站。有不具名墨西哥官员称,墨西哥的芬太尼和前体化学品(precursor chemicals)来自中国。近年来,墨西哥只查获了2个试图从零合成芬太尼的制毒实验室,而查获的其他的制毒实验室都采取更为简单的步骤,直接用前体化学品合成芬太尼。美国缉毒署驻华盛顿特工罗素.贝尔(Russell Baer)称,虽然中国不是唯一的问题根源,但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等国的芬太尼、可生产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和压片机,主要是中国出口的。

美国官员表示,中国和墨西哥的合作模式有好几种,其一中国厂商非法出口芬太尼到墨西哥,由墨西哥的毒贩集团重新包装后,再走私到美国。去年春天在中国海关查获的芬太尼就是依循这个模式。另外一种模式是,墨西哥毒贩从中国进口制做芬太尼的原料及压药丸机设备后,在美国或墨西哥的地下实验室中制做芬太尼。

2016年伊利诺伊州联邦法院审理的芬太尼走私案,就是墨西哥的地下实验室从厦门进口芬太尼的原料后制作而成的。根据调查,位于厦门的“Kinbester”公司以每公斤250美元(约8100元台币)的价格,出口10公斤制做芬太尼的原料“NPP”到墨西哥。该公司人员辩称工厂并未生产NPP,只是买进卖出,不知道墨西哥客户订购NPP的用途。不过,加州“NES”公司化工专家艾斯卡蜜拉(Brian Escamilla)表示,业界都知道“NPP”的唯一用途就是生产芬太尼。

纽约市布鲁克林区检察官埃里克·冈萨雷斯(Eric Gonzalez)上周宣布提告34名毒贩,他们是向中国深圳业者订购并通过邮寄的方式,将呋喃芬太尼引进到纽约。纽约警察局首席侦探博伊斯(Robert Boyce)表示,这是调查人员在纽约市首次看到“白色中国”。另外,辛辛那提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人员上周也查获来自中国大陆的83批非法合成药物,其中包括36磅呋喃芬太尼,出货目的地是新泽西州卡姆登(Camden)。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