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铁路央企腐败内幕――记青岛客运段劳工悲惨遭遇

2018-1-6 09:32 作者: 好人平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青岛客运段是济南铁路局下属单位,员工绝大多数是高铁和普通列车乘务员。该段在当地人脉很广,颇具势力。得益于业务上的便利条件,通过公款接待出行的各级官员,熟识了很多有能量的人物,也与地方势力相勾结创造条件。

中共鼓吹“中国高铁”全球第一,铺天盖地的宣传下,捧红了高铁乘务员这一半新半旧的职业。很多低学历的年轻人被“动哥”和“动姐”的光鲜外表所蒙骗,同时各种职业中介、培训学校和劳务公司都盯上了这群肥羊,绞尽脑汁把人往客运段里塞。起初各家往里送人,每批人均交5万元能分到客运段做高铁乘务员,随着岗位趋紧价码也水涨船高,有的甚至花高价进客运段只能候着等通知,有人迫不得已去普通列车干乘务员,也有人要求退钱走人,客运段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哪肯把吞进肚子的肉再吐出来,各种威胁、谎言、无赖层出不穷。中共不许工人有自己的组织,那个工会主席还是厅级干部,它们蛇鼠一窝哪能为劳务工出头。有人上当受骗不远千里,跨省来青岛客运段当个普通列车乘务员,咬牙留下只为把中介费的本钱挣回来,可是这群现世的黄世仁们,太狠毒、太腐败,工人严重超劳不说,还竭尽所能的克扣工资,本来就没多点钱,扣完吃饭租房都不够。那些职业培训学校来的孩子更惨,交学费学习三年,来客运段当劳务工,名曰“实习”,自己被当廉价“黑奴”卖了还不全然不知,他们的父母还在狂灌由培训机构和客运段共同泡制的迷魂汤。

客运段克扣工资,劳务公司再扒层皮反哺客运段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于是劳务工就变成“待宰的泣血羔羊”。

羔羊们不断向法律、纪委等衙司举报,客运段的头头脑脑似乎害怕了,为了消声,于是捣鼓出个“首席劳务工”而且承诺表现好能转正式工。于是羊群瞬间骚动了,有的甘愿再次被宰,有奉献肉体贞洁的,有拼命砸钱的,有走关系跑断腿的,转正的代价是巨大的,即使付出一切也可能颗粒无收。因为名额有限还要层层筛选,有些关卡明摆着就是专门设计人的,比如必须是局级先进或劳模,评先进、评劳模还不是客运段那些头头脑脑说的算。当转正的谜底被揭开的时候,羊群的骚动更加剧烈了,谜底似乎意料中又太诡秘,各种浑水摸鱼、鱼目混珠、大米里面掺沙子,剩下的就是满园哀嚎了,于是自杀的有、讨债的有、自暴自弃的有、各种非议的有,看看那些再次上当的羔羊们连血都泣不出来了。侥幸过关的羊儿默默地啃着草,回想幸运时刻到来时,半点安全感和幸福感都没有,因为巨大的付出已经抵充了获得感和幸福感。羔羊们终于明白“我们就是羊,一群被折腾的失去反抗力的羊,等着被摆上餐桌任由客运段这帮魔鬼分食的羊”。

在青岛这个城市,高物价、高生活成本,在青岛客运段打工的劳务工每月薪水合计到手2000元多一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黄世仁们即便是小喽啰也每月过万!这叫什么世道?各种不上班坐火车旅游、顺便检查检查的暗访人员名曰“琢磨鸟”,谁给你的权力和待遇?

青岛客运段有个新四人帮,“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式的人物各有角色,而且专门祸害劳务工。有威逼利诱逼良为娼的老鸨子,有牵线搭桥的龟公皮条客,还专挑漂亮帅气“动姐、动哥”下手,于是给客运段这帮头头脑脑、还有它们顶上的大头,陪吃陪喝是家常便饭,价钱合适陪睡也有;大年三十你家过年,我陪酒陪吃再陪睡。这就是转正谜底为什么意料中又太诡秘的原因之一。

青岛客运段有个人力资源科长叫程国录,这家伙就是个托,收5万自留2万余下3万上交段上,一年好几批几百人,算算收入颇丰。前年事发了,据说进局子把事情全抖落出来了,于是青岛客运段的这帮头头脑脑慌神了,它们上面的保护伞也犯难了。但是济南铁路局和青岛客运段在当地的势力确实不容小觑,通过关系捎话程国录:“老实交代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什么条件统统提出来,不要乱说,拔出萝卜带出泥就不好了”。于是乎,判刑一年且缓刑两年执行。工作虽然没了,但全家户口正式迁到青岛,要知道一个青岛城镇户口至少价值50万,替补住房一套价值200万,判刑前,为了抵罪减轻判罚,济南铁路局和青岛客运段还出局伪证,谎称他具有高级职别、青岛市引进人才、高级劳模等,傻子也能看出猫腻法庭居然相信。

嗨,凌晨是最黑暗的时候,只希望天快点亮,羊儿们少遭点罪,让这帮魔鬼早下地狱。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