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大陆怪事(一)(图)

2018-01-06 10:06 作者: 裴毅然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末日乱象(公有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月6日讯】一、内鬼迎李鬼

为提高GDP以彰政绩获得提拔,内地三四线城市凡能引来外资,即便过个账,主政官员亦能获得提成。如引资落地,成功运作,不但土地价格飞涨,地方政府还能狠捞一笔土地出让金,GDP十分好看。既得实惠又得政绩,“招商引资”一直是各级官员十分关注的“重点工作”。

2008年下半年,一家自称“韩国现代建设集团”的外企经招商引资,多次与邯郸政府接洽,经一系列考察、认证,2009年正式签约〈现代(邯郸)国际汽车贸易城专案〉。但此后韩国现代集团正式发函,“韩国现代建设集团”乃不折不扣的冒牌李鬼,与他们无任何关系。

但邯郸市府已为这一专案累积划拨六个亿财政配套补贴,专案最后烂尾,法院查封房产。这场骗局并不复杂,当邯郸市府组团考察对方公司,人家在现代集团出租的写字楼“像模像样”办公,考察组信以为真。政府一决堤,当地银行、信讬公司、施工企业、融资个人、业主统统被骗,全城陷入“洪涝”。

邯郸市府被骗,八年后才被媒体曝光,具体损失至今尚未明确公布。至于谁应负责,更是无人追究,大概一如既往的“集体负责”。[1]

二、无法扑灭的传销

1998年4月21日,中共政府全面禁止传销,下达《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反传销快20年了,无论电视、报刊再怎么宣传、教育、劝诫,就是无法阻遏一茬茬传销组织。2012年,全国大小传销组织超过三千个,参传人员1200万,分布20多省区。前几年主要集中在南方,现在移师中西部、华北,东北也氾滥成灾。[2]

一个传销组织原在合肥,移师西安,以西部大开发为名,以1040“阳光工程”为名,租居西安一个中高档小园,半年即发展至数百人;最低进入门槛3800元(无权发展下线),拉到69800元(立即提成一万)。一个青年传销参与者说:能挣到钱的就是对的。等到升至“老总”,都知道就是骗人的传销,但已进来,自己有投入,也挣到钱。即“明白了,也残废了”。

说到底,中国人还是穷呵!急呵!不仅经济上远远“革命尚未成功”,道德上更是“一切还没开始”!在欧美绝对会遭到普遍抵制的“欺骗”,竟在大陆屡禁不绝,而且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三、“陆民”素质

中共秉国近七十年,14亿国人90%都“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按说早该培养出两三代“共产主义新人”,至少应该有“社会主义觉悟”,可事实是陆民素质远低于“万恶资本主义”的港台,更不用说欧美发达国家了。

据2002年《北京日报》,北京工业大学仿习人家欧美爱心项目,推出无人售报,丢报严重,六周亏损近千元。2016年9月底,上海西康路一家饭店引进欧美“分享冰箱”模式,每天将饭店提供的25份炒菜、一些企业提供的即将过期的月饼、点心,摆放在门口冰箱,供附近流浪者、贫困人员免费领取。两个多月运行下来,“一人多拿”成为爱心冰箱能否继续的最大难题。

“分享食物”(包括搬家时留下用具),在欧美已十分常见,既减少浪费,又营造温暖社会氛围。德国、西班牙都有此类“爱心冰箱”。居民们将家中多余的水果蔬菜、牛奶面包放入室外冰箱,提供可需要者免费拿取。

然而上海西康路的“爱心冰箱”,店员放入冰箱的食物,五分钟就被一扫而空。不少附近居民算好时间,拎着袋子过来装食物。报道此事的记者分析原因:“爱心冰箱”遭遇水土不服,主要是未考虑部分国人的心态,这部分国人成长于物资紧缺时代,已习惯“不拿白不拿”,超市便宜几毛钱的鸡蛋也会去争抢,更不要说免费食品。这部分人为“节约”而白拿爱心食品,致使“爱心冰箱”无法服务于真正的需要者。“伟大的社会主义”只能培养出如此这般的新一代公民,“东风”还拿什么去压倒人家“西风”?[3]

四、贪官最担心的

“六四”民谚:如今当官的,挨个杀,有冤枉的;隔着个儿杀,有漏网的。

不靠民主分权监督制腐,难道能指望“党的教育”与“阶级觉悟”么?事实上,越打越多的绝大多数落马贪官均来自狗咬狗的“堡垒从内部攻破”,或行贿者精心保管的“备忘录”、“流水账”,很少出自制度性检查。若无“人民内部矛盾”——不是行贿者攀咬便是情妇的大义灭亲,甚或小偷“肃贪”(抓到把柄或勒索或揭发),“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便不可能落在这些贪官污吏身上。

所有尚未东窗事发的贪官,最担心的就是知情者“进去”,最害怕的“牢里人”的揭发,尤其判了死刑的,为保命会一个劲猛揭发。

47岁的北京富商夏克明雇凶杀了八人并分尸(包括老婆与情人)。2008年底,夏克明与其弟等四人一审死刑,夏克明开始检举揭发,“拎”出天津新港海关副关长胡丛华百万受贿案。因检举有关,夏克明一直未执行死刑。一方要保命,一方正好“挤牙膏”,那些与此犯有涉但仍未“事发”的贪官,每晚肯定睡不着觉——“碧海青天夜夜心”。[4]

浙江东阳亿万富姐吴英在看守所里检举17名官员和银行头头,东阳市府十多名官员先联名一审法官判处吴英死刑,再请求浙省高院维持原判死刑。

只能靠小偷肃贪、靠“狗咬狗”揭腐,一则则沉重的“红色笑话”,一幕幕并不轻松的“中共幽默”,能了吗?何时了?

结语

当然,事物总是量变到质变,各种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等不及中共的“进步”速率,或会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完成民主转型。但目前这段黎明前的黑暗,相当难熬呵!怎么办?怎么办??有人说:“好好活着,等着看大戏!”

12/27/2017 Princeton

[1] 王秀宁:〈谁为邯郸招商骗局负责〉,原载《中国青年报》2017-2-28,《报刊文摘》2017-3-3摘转。

[2] 杨海:〈传销遇上反传销〉,原载《中国青年报》2015-8-19,《文摘报》2015-8-25摘转。

[3] 邵宁:〈“爱心冰箱”的尴尬〉,原载《新民晚报》(上海)2016-12-22,《文摘报》(北京)2016-12-29摘转。

[4] 颜斐:〈死刑犯供出海关大贪官〉,原载《北京晨报》2011-12-10。《文摘报》(北京)2011-12-15,第三版“法制纵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