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追求表现服用禁药 可能丧命!(图)

2018-1-12 12:00 作者: 苏上豪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想利用快速而不计后果的服用禁药方式获胜,反而会伤害身体,得不偿失。
想利用快速而不计后果的服用禁药方式获胜,反而会伤害身体,得不偿失。(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中国大陆马拉松业余选手李文杰,光是在2016年就狂拿27座冠军,颜值与成绩亮丽被媒体誉为“颜值女王”。有陆媒报导指称,李文杰在2017年11月19日举行的青岛马拉松得到女子全马第3名,不过,兴奋剂检测中呈阳性,复验依旧是同样的结果。看了中国大陆马拉松业余选手李文杰的报导如果感到惋惜,你可能是误判了情势。因为不只是运动员,只要抱持着提升个人表现能力的念头,历史上有多少人前仆后继以身体为试炼场,想利用快速而不计后果的方式,让自己成为众人钦羡的对象,虽然大部分的人可能得到一定的效果,可惜也有不少人因此命丧黄泉,而徒呼负负。

合成类固醇的问世多亏美国医师齐格勒(John Bosley Zeigler),他是一位热爱塑身及举重运动的选手,一九五四年担任美国举重队的队医,一起去维也纳比赛。比赛空闲时,他与俄罗斯队医把酒言欢,对方不断问他:“给举重选手用什么特别处方?”齐格勒没有特别的药方,于是反问对方。俄罗斯队医并不藏私,说他提供睾丸酮(testerone)给队员。回到美国后,齐格勒自己试着服下低剂量的睾丸酮,发现体能力及持久度都有增加。但是睾丸酮的副作用会伤害健康,齐格勒决定自行研究药物。最后在希巴(Ciba)药厂帮忙之下,合成了第一种类固醇“大力补”(Dianabol),并于一九五八年在美国上市。

齐格勒给整个美国举重队服用大力补,但在一九六○年罗马奥运会还是输给苏联代表队。他知道失败是因给予剂量不足,但并没有昧着良心,继续给举重队员增加剂量。因为从动物实验得知,如果要达到惊人的效果,得提高剂量二十倍以上。可惜其他运动员或队医没有这样的警觉性,大力补问世之后,愈来愈多人发现不管是单独使用,或是加入之前鸡尾酒式药单里,都可以让运动员更强壮、更具爆发力,达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诚如一九六○年代叱咤美国足球界的“圣地牙哥电光队”(Chargers,现已搬到洛杉矶),其体能教练罗伊(Alvin Roy)每天在队员早餐里加入粉红色的小药丸,而队员不知道那是大力补,结果他们成为第一支由类固醇打造的球队,不只在联盟里以十一胜三败的战绩打入超级杯,还在决赛里以五十一:十痛宰对手波士顿爱国者队。

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在那个时代,运动员和医师都不知道乱吃药所造成的风险,连政治人物也是此道的爱好者。据历史学家透露,为了维持体能与形象,加上保持专注力,约翰・甘迺迪(John F。Kennedy)担任美国总统期间,更是靠着私人医师雅可布森(Max Jacobson)给予安非他命和类固醇,撑过大大小小的公开场面。

有人可能认为我所叙述的故事有很大的疑问:一是当时的人们都疯了吗?二是掌管国际体育赛事的组织都瞎了眼吗?

回答这两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去除事后诸葛的盲点,才不会有思考谬误。一九七○年代前,虽然了解服用那些提升表现能力的药物有危险,但有什么危险,确实没有大规模的科学论证可以参考。运动员知道利用禁药可以提高表现,让身体变强、变壮,也是为了讨生活;而另一方面也显示,举办国际赛事的组织除了提供奖金与名声外,对这些利用“捷径”的选手没有什么约束力,也无从监督,虽然早在一九二八年,国际运动员联盟(The International Athletics Federation,IAAF)曾想明令禁止运动员为了比赛而服用药物,只可惜几十年过去,成效始终不彰。

和多数执政者一样,总要等出了人命才会得到检讨与整顿。一九六七年环法自行车赛场上,曾被英国国家广播公司选为一九六五年年度运动风云人物的英国自行车选手辛普森(Tommy Simpson),因服用了过多安非他命与白兰地混合物而在比赛中身亡。辛普森的死终于促成国际奥委会成立了相关医疗委员会,誓言对抗运动员不当服用药物的情况,并且首度将兴奋剂、麻醉性及合成类固醇列为禁药,之后逐步扩大禁药范围,如睾丸酮(一九八三年)、咖啡因(一九八四年)、乙型阻断剂(B-blocker)、利尿剂等,截至二○一六年公布资料显示,被列为禁药或方法的总共有三大类、十四项,琳琅满目,不胜枚举。

这些药物或方法被列入禁止之列,正是运动员与国际组织不断斗法的结果。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一九六八年到现在,发生不少有趣或不幸的事情。一九八三年泛美运动会,由于监测禁药的检验方法愈来愈进步,事前得到通知的美国队选手以各种理由退出比赛,其他国家心虚的选手听到风声也跟着打道回府,也有些存着侥幸心理的选手继续参赛,其中有十九个人被揪了出来。与国际体育组织斗法的人当中,许多名将纷纷中箭落马,例如一九八八年汉城奥运百米金牌得主、加拿大选手强森(Ben Johnson)因使用禁药类固醇Stanzolol被拔掉金牌。可惜他不知悔改,一九九三年因再次检验出禁药成分,被终身禁赛;而强森的同袍队友、加拿大滑雪板金牌得主雷巴格利地(Ross Rebagliati)被检测出大麻而缴回一九八八年冬季奥运的金牌。其他名将如英国短跑女子好手莫达尔(Diane Modahl)、美国职棒大联盟单季七十发全垒打缔造者马怪尔(Mark McGwire)、瑞典五项好手李恩沃(Hans-Gunnar Liljenwall)等运动选手都被查出使用禁药,简直“族繁不及备载”,如果将涉及禁药的人编成一本索引,可能真的是“罄竹难书”。

各个国际体育组织在国际奥委会邀请下,一九九九年二月二日到四日,群聚于瑞士洛桑(Lausanne),商讨对付禁药的方法。不只公布了重要的《洛桑宣言》(Lausanne Declaration on Doping in Sport),更促成世界反禁药组织于该年成立。上述宣言揭橥六个目标,最重要的当然是运动教育与防止禁药使用,惟有如此,才能维持竞赛的公平性与透明原则,保障运动员的健康与未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