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确定加亿万富翁夫妇被蓄意谋杀(图)



2017年12月13日,多伦多亿万富翁谢曼(Sherman)夫妇被蓄意谋杀。(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8年1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六周前,多伦多亿万富翁谢曼(Sherman)夫妇被害,当时加拿大媒体引述警方消息人士报导,一种说法是,巴里・谢曼(Barry Sherman)谋杀了妻子,然后自己在泳池边上吊身亡。虽然凶案组接手调查,但多伦多警方仍然只称死因可疑,没有将案件列为凶杀案。

一开始,死者家人就对警方的说法不服,认为这是一宗有计划的谋杀案。他们聘请经验丰富的私家侦探进行调查,花费或在50-100万加元之间。

多伦多警方宣布:蓄意谋杀案

华盛顿邮报》报导,1月26日星期五下午,多伦多警方正式宣布,谢曼夫妇被人蓄意谋杀。调查人员未找到凶手强行入室的痕迹。当时谢曼夫妇的房屋正挂牌出售。

警方发言人戈麦斯说,最先发现尸体的是房地产经纪,这对夫妇被人用皮带吊在室内游泳池的旁边,当时两人穿着衣服,半坐姿式。警方从现场收集了至少150件物证,尚未找到凶嫌。

家人随后发表声明

警方的新闻发布会后,谢曼的家人随即发表声明说,警方的结论与私家侦探组的独立尸检和调查结果相吻合。

据多伦多星报早前的报导,私家侦探曾对两名受害人进行过第二次尸检,发现两人的腰部都有被捆绑的痕迹——侦探组据此认为,这是两名受害人被谋杀的证据之一。

私家侦探组曾表示,相信职业杀手所为,且涉案疑犯不止一人,很可能有多人。

夫妇俩被害后,多伦多警方一直不让受害者家人及他们聘请的侦探进入凶案现场,也不让他们接触与案件有关的物件,比如车辆。星期五警方解除了封锁,让家人进屋,也让他们所请的私家侦探进入现场调查取证。

12月23日,警方曾用强力挖掘机,以冲水的方式清理豪宅的下水道,用吸铁器吸附可能的物件。

谢曼夫妇的四名子女计划在私人侦探进屋勘查后,推倒这幢12000英尺、售价690万加元的豪宅。

加拿大著名的慈善家

巴里・谢曼是加拿大制药巨头Apotex的创办人,在加拿大富豪榜上排名第15位。Apotex在全球拥有1.1万名员工。上月15日,75岁的谢曼与70岁的妻子被人发现死于自己家中,留下$47.7亿元遗产。

谢曼出生在一个犹太家庭,16岁进入多伦多大学工程与科学系,后就读麻省理工学院并获博士学位。

谢曼夫妇是加拿大著名的慈善家。两人捐赠了数千万美元给犹太人联合捐募协会(the United Jewish Appeal)、医院、学校,并将药品送到灾区,加拿大国内也有不少以谢曼名字命名的建筑。加拿大很多政要出席了他们的葬礼。

与表兄弟打官司

从2007年起,谢曼和几个表兄弟开始打官司十多年,案子仍未了结。

法庭文件显示,Winter几兄弟的父亲Louis Winter生前创办了Empire Companies制药公司(EC)。1965年老Winter因终末白血病(terminal leukemia)去世,年仅41岁。17天后,其妻因同样原因去世,留下4个孩子,当时都不满7岁,被多伦多一个家庭收养。谢曼是老Winter的外甥,经常在EC公司打工。

Winter兄弟称,父亲去世几年后,谢曼收购EC公司,条件是允许Winter几兄弟成人后在父亲公司工作,工作满2年后各自即自动拥有公司5%股份,4兄弟合起来共20%股份、约数百万加元。但他们成人后,这些承诺从未兑现。收购EC后,谢曼不再对公司控股,并将自己名下的股份换成当初收购EC的另一家公司的股份,随后在1974年创办Apotex。

与品牌药品公司打官司

谢曼也被指跨越知识产权的道德界线,Apotex公司生产260多种非专利药,行销115个国家,与专利药厂商纠纷不断,接到大量诉讼,曾同时打100多场官司。

渥太华大学法学教授阿米尔・阿塔兰(Amir Attaran)曾说谢曼是“一个可悲的人”,他曾表示,谢曼谋求操纵加拿大的系统达到自己财富的最大化,加拿大人支付仿制药品的价格几乎高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在书中提到被谋杀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在2001年出版的《处方游戏》(Prescription Games)一书中,谈到医药行业,谢曼想到对手可能想要杀死他。

他说,“品牌医药公司恨我们,他们一直雇用私人调查员来针对我们。”“有一次我甚至想,他们为什么没雇人干脆把我干掉呢?给某个对的人一千块钱,可能就得手了。我还有些惊讶,这种事到现在还没有发生。”

朋友和家人都说,谢曼夫妇一直在为未来做计划。他们准备出售现有的房子,建造一幢新居。

谢曼的好友弗兰克・德安杰洛(Frank D'Angelo)对警方星期五宣布的结果感到一丝欣慰,他说:“谢曼绝不会伤害他的妻子、孙子、家人以及他的名誉。”“对于一个伟人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结局。”

Apotex公司CEO辞职

星期五上午,Apotex公司的CEO杰里米・德赛(Jeremy Desai)宣布辞职。他从2014年起一直担任这个职务。

Apotex发言人乔丹・伯曼(Jordan Berman)说,他不知道德赛为什么要离开,但表示德赛辞职寻求其它机会,德赛的离去与多伦多警方的新闻发布会没有关系。

去年7月,德赛被卷入在宾夕法尼亚州联邦法院的一场诉讼案中。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与Apotex是竞争对手,Teva控告德赛利用与Teva员工的浪漫关系得到Teva产品开发的商业秘密和其它保密信息。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