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亿万富翁当选总统 拉美国家集体右转(图)

2017-12-19 10:14 作者: 灵素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智利周日的总统大选中,亿万富翁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当选。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当选总统。(16:9)
智利周日的总统大选中,亿万富翁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当选。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当选总统。(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12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灵素编译)周日,智利选举中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当选总统。2017年11月19日智利的第一轮选举在行政及立法部进行。皮涅拉隶属右倾的国家革新党,他当选代表着保守的智利联盟的让步。此次皮涅拉当选,击败了执政的新多数联盟的中左派候选人亚历杭德罗·吉列尔(Alejandro Guillier),获得了9分,将现政府赶下台。这是皮涅拉的第二个任期。他曾经是2009年至2014年间的智利总统。

第一轮投票与第二轮相比,投票率明显增加,但最初的数据表明,投票率的增长对掌权非常有利。11月份参加选举的左派选民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周末的时候回家了,而第一轮弃权的保守派选民后来出现比率就很高。在皮涅拉竞选演讲期间,他的支持者们放佛已经得闻“智利要得救了”。

皮涅拉从政之前是一位商人,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政治家之一。他过去拥有智利电视台(Chilevision),还拥有Lan Chile航空公司的大部分航线及Colo-Colo足球队。今年早些时候,这位亿万富翁被媒体批评在海外避税。

这位67岁的老人将接替社会党总统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她所属的新多数派联盟于2014年上台。她的政府改革了智利的税收和教育制度,并允许母亲在被强奸后怀孕,在不伤害母亲生命的前提下,堕胎合法化。巴切莱特更着手改革智利宪法,并于今年早些时候向国会提交了一项法案,允许制定新宪法。

巴切莱特的第二个任期因涉嫌腐败而蒙上了阴影,她的儿子与儿媳也牵涉其中。媒体与她的政治对手谴责巴切莱特的家人在2013年获得贷款,购买了一幅之后立即转售的土地,从中牟利数百万美元。与此同时,右翼独立民主联盟党也被卷入竞选金融丑闻,自此,许多智利人认为智利的整个政治体制都腐败无比。巴切莱特以23%的低支持率离职。

智利并没有向右转。但是政治中心正在消失,传统的政党吸引力有限。

纵观近期拉美地区的选举,该地区左翼政府的“粉色潮”可能迎来了衰退期。右翼党派在阿根廷和秘鲁都赢得了胜利。在巴西,右派的特默(Michel Temer)也掌权了。因此,一些观察家不禁止思考,拉美地区是否正确转向了。

皮涅拉此次选举中,试图通过改变他在教育和养老金政策上的立场来吸引中间派选民,同时也动员极右派,这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极右独立的卡斯特(JoséAntonio Kast)在第一轮中表现出色。卡斯特开展了一场民族主义运动,要求在智利与秘鲁之间建造隔离墙,赢得的选票还不到8%。皮涅拉试图吸引这些选民,指责中左翼政党将智利导向委内瑞拉的方向,暗示选民在第一轮选举中被欺诈了,才帮助了左翼。这些都可能是周日选举中皮涅拉增加了保守投票率的原因。

智利传统的中左翼政党与广义阵线之间的分歧也对皮涅拉当选有很大帮助。在第一轮选举中,广义战线进行了一个循序渐进的议程,试图通过政府接管来消除智利的私人养老金制度,通过民选制宪会议改变宪法,促进婚姻平等。

智利传统的中左翼政党选择的方式则更趋于温和,他们呼吁,零散的养老金改革没有国有化,要通过国会的宪法改革,增长其包容性。这种中间偏左党派与左右党派的分裂使得取得更广泛的联盟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这让皮涅拉获胜的机率大大增加。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智利正在右转。相反地,智利的选举暗示了政治中心正在逐渐消失。在第一轮,中间派基督教民主党候选人卡罗莱纳.戈伊奇(Carolina Goic)只获得了5.88%的选票。吉列尔在第一轮的表现也没能激励选民。再加上卡斯特和广义阵线的强劲表现,使得中间派候选人的选举吸引力有限。

广泛前沿投票不能转移给左派政党。

周日的选举结果证实,广泛阵线的选票不会转移。由于广泛阵线选民的投票率低,中间偏左派投票在第一轮和第二轮之间无一例外地下降了。即使是在像普恩特奥拓(Puente Alto)圣地亚哥市这样的左翼据点中,中间偏左派的投票份额也下降了13.2个百分点。

广泛阵线选民对吉列尔的热情支持不足为奇。但进步联盟拒绝支持他。虽然联盟的主要领导人表示,打算投票支持吉列尔,但在第二轮的支持来得太迟,而广义阵线方面依然不服。

不满与反建立投票趋于上升

两轮投票率都很低,这表明许多智利选民,尤其是那些收入较低的选民,深切感受自己与政治的分离。在第一轮选举投票中,高收入的圣地亚哥投票率有69.1%,低收入的La Pintana市只有36.9%的智利人投票。虽然第二轮参与投票人数略有增加,但高收入地区投票率增幅最为显著。周日的选举,圣地亚哥有73%的民众都现身支持,而在La Pintana民众则反应平淡。

民意调查也显示,人们对很多政治制度都非常不满。约有百分之三十的智利人认为,该国的民主制度效果不佳或是很差,有百分之六十五到百分之七十的民众认为,国家已经“陷入困境”。

执政难,改革不大可能。

皮涅拉的胜利不太可能改变公共政策。他的联盟只控制了下院155个席位中的73个。国会的组成意味着总统需要反对派的支持才能通过立法。随着政治中心的消失,想在这种状态下寻找支持,非常困难,要治理国家的困难也会增加。

皮涅拉首个总统任期,沿用了上届政府的经济与社会政策,周日,他呼吁智利人要重视民族团结,要多对话并相互包容。虽然他承诺要改革税收与教育政策,但总统不太可能在自己的联盟之外寻求到激进改革的支持者。这可能会加剧选民对智利“卡住”的想法,引发更加严重的不满情绪可能性更大。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