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罕见超时开会 黄奇帆或祸起“余毒”(图)

2018-02-05 09:32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孙政才被批“权色交易”,黄奇帆或深度涉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孙政才被批“权色交易”,黄奇帆或深度涉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2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日前,重庆用两天时间开“2017年度市委常委会民主生活会”,与其它省份相比,重庆会议明显超时,陈敏尔再次强调“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王’思想遗毒”。这次口号的发出,正当黄奇帆被贬回重庆任政协委员之际。有港媒评论认为,黄奇帆有可能被这场肃“余毒”运动中波及。近日曝光的孙政才情妇刘凤洲案,黄奇帆也涉及。

2月1日至2日,重庆召开“2017年度市委常委会民主生活会”。3日,微信公众号“政事儿”发文指,上海、安徽和湖北等其它省份开这个会都是一天时间,而重庆则用了两天时间开会。在议题上,重庆市委常委会也与其它省不同。除了“维护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外,重庆还多了一个“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王’思想遗毒”。

据报,重庆书记陈敏尔在会上表示,孙政才和薄熙来给重庆造成的损失很多很深;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王”思想遗毒有重要性紧迫性等。

自去年7月孙政才落马,陈敏尔履新重庆市委书记以来,已在多个场合强调要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王”思想遗毒,重庆官场人事亦经历大清洗。

黄奇帆重回重庆今非昔比 有被看管之嫌

今年1月,已流转到全国人大财经委的前重庆市长黄奇帆,被安排回重庆政协任政协委员,由于黄与薄熙来和孙政才先后拍档,关系非同不一般,因此引起或是陈敏尔清“余毒”目标的猜测。

香港《明报》2月1日刊发评论文章指,中共各地的人大政协人事更替陆续完成,前重庆市长黄奇帆的安排可谓最为奇葩。因为这位曾多次被传进京高就的所谓“经济奇才”,去年初先被安排到全国人大任闲职,今年又突然成为重庆市政协委员。但随后公布的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中,却没有黄奇帆。到重庆市政协闭幕,黄也没有成为市政协主席、副主席,甚至连市政协常委都不是。重庆市推出的61名全国人大代表中,黄奇帆也不在其中。

文章指出,黄落得如此下场,从他在重庆任职多年,服侍薄熙来、孙政才多年来看,多少会被当作薄、孙的“余毒”而受牵连。近年重庆政坛翻天覆地,受“余毒”波及的官员不知凡几。作为薄、孙路线的头号执行人,如果黄奇帆能获此过关也可算是万幸。

据陆媒《大白新闻》报导,1月25日,中共重庆市政协五届一次会议开幕时,作为新任重庆市政协委员的黄奇帆也出席会议。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当天也在开幕式讲话,提到“全面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王遗毒”。

黄奇帆被指背靠“上海帮”,在重庆经历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和孙政才六任书记。其中2010年起就开始担任重庆市长。

黄奇帆与薄、孙搭档多年,特别是和薄熙来搭档时,自称与薄合作“如鱼得水”。而薄和孙政才都被指是江派的权力继承人,在北京当局的公开措辞中,两人都被列为“重大政治隐患”,被指“野心家”。

黄奇帆2016年12月30日去职重庆市长,2017年2月被贬任中共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至今年又重回重庆出任政协委员,目前仍兼任全国人大财经委职务。

《看中国》1月22日〈黄奇帆回重庆到底是个什么局?〉一文认为,黄奇帆家族涉及重庆国企大量丑闻,并且在薄熙来和孙政才两案中事情应该也未了结。黄奇帆回重庆政协,难免有被习近平当局交由陈敏尔“看管”之嫌。

孙政才情妇在重庆壮大 黄奇帆一手参与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财新周刊》2018年第6期封面文章《女商人刘凤洲重庆沉浮录》,起底孙政才神秘情妇刘凤洲,从北京、吉林、重庆一路追随孙政才,组建起商业王国。

其中,在2012年孙政才主政重庆后,刘凤洲染指当地多个重大通讯、市政工程项目,其中由重庆市经信委牵头的面向小微企业“促进大数据产业发展,共建云端智能城市”的“融信通”项目,刘凤洲名下企业为主运营平台。

据《多维》报导,在中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共有两家相关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显示为刘凤洲,包括北京的磊强科技有限公司以及重庆的磊强通信有限公司。据指,早在2013年孙政才初到重庆不久,重庆市政府、中国联通信和北京磊强科技有限公司三方曾经就促进重庆大数据产业发展进行过合作。当时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中国联通集团公司董事长常小兵、北京磊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胡银龙等都有出席,但彼时相关报导并未出现刘凤洲的名字。常小兵2015年年底已落马,被认定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判处有期徒刑6年。而胡银龙的名字目前已不再两家公司的登记资料中,去向不明。

黄奇帆被一贬再贬,这次再回重庆,到底会不会与因为直接参与了孙政才情妇的利益输送有关?

孙政才拜龙袍 黄奇帆知不知道?

财新上述起底文章还披露,刘凤洲曾经拿着孙政才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认定他不但是封疆大吏的命,仕途还有望更上一层楼,于是“请”了一套龙袍送给孙政才。

这与从去年就在网络流传的孙政才在密室日日焚香祭拜龙袍的传闻,正好呼应佐证。

前述〈黄奇帆回重庆到底是个什么局?〉一文曾质疑,黄奇帆虽然在薄熙来和孙政才两案中暂时脱身,但是这两人都被当局定性为“野心家”“政治隐患”,黄奇帆恰是不可能不知情者。比如,孙政才被指是大“野心家”,每天密室拜龙袍,这事也能传到外边去,黄奇帆知不知道?历来只信任旧交故识的习近平,会轻易放过黄?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