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玩弄了万年 其乐无穷?(图)

2018-02-11 06:15 作者: 张东宝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始建于秦代的四川都江堰,两千多年来,一直很好地发挥着防洪灌溉的巨大作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

前不久,友人傅修延赠送我一夲他撰着的大作《中国叙事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书中第十三章,乃“许逊传说的深度释读”。书云:“许逊为六朝时期的道士,做过旌阳县令,曾在江西和周边地区帮助老百姓消除水患,后被净明忠孝道奉为始祖,宋徽宗封其为神功妙济真君,民间因此称许逊为许真君。”

不知怎的,看罢许逊真人的传说,我竟然又一下子想起了始建于秦的四川都江堰。这是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在前人的基础上,组织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两千多年来,一直很好地发挥着防洪灌溉的巨大作用,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都江堰,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功效最大,唯一留存,并一直使用至今,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古代水利工程。

巧合的是,还是在四川,当代中国也修建了全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峡大坝。

2003年6月1日,新华社就此发表过题为《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的文章,真是豪气万丈!

可是过了不久,又降格为可以抵挡千年一遇,再后来又降格为百年一遇,再再后来,则说防洪不能全指望三峡大坝了。

七年玩弄了万年。
七年玩弄了万年。(网络图片)

不错,水坝,曾被人类视为改造大自然的壮举,当初修建它们,是为了给机器提供动力,以及蓄水、灌溉、利用水力发电等。但,这种破坏大自然的愚蠢之举,则给人类带来了足够的苦头!有鉴于此,美国在过去的25年里,拆除了近900座水坝。

环保人士欣慰地指出,随着高耸的混凝土大坝被拆除,大自然复原的速度令人吃惊,你看,水更清了,鱼和鹰更多了;人类的安全和经济利益也有了。

然而,由于受毛“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学的指导,我们便处处与大自然对着干。

如五十年代的三门峡水利工程,如六十年代的“红旗渠”水利工程,再如当代的三峡水利工程,都是与大自然“斗”出来的失败工程,劳民伤财工程,破坏生态工程,导致灾害工程!

近期,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严重水灾,武汉市的水淹全城,其使人心酸的民众家中之惨状,均无不说明了这一点。

而历经千年的江西赣州“福寿沟”宋代水利工程,却没有过汽车泡在洪水中的先例。

这一保佑着一方百姓之安宁的“福寿沟”,乃是当年知州刘彝,亲自设计并带领百姓修建而成的利民工程。千百年来,刘知州受到百姓的拥戴,他的铜像坐落在赣州城北的宋城公园,前往拜谒者络绎不绝。

都说今人胜古人,我看未必,如诚信,如担当,如良心,差得太远矣!

中国的道家认为,人与天地万物和谐交融,乃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基础。正如老子所言:“天大、地大、人亦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故而,毛的“三斗”哲学,违背了“天人合一”的和谐自然观。试问,人类在龙卷风、沙尘暴、大暴雨、大台风、大洪水、大干旱、大地震、大海啸等面前,可曾有过哪怕一次的“其乐无穷”的经历?!

有的,只是“恐惧无穷”、世界末日般的心态记录而已!

“三斗”之说,恰恰印证了毛诗所云:“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始终扮演着“蚂蚁”和“蚍蜉”的角色罢了。

故而,自不量力的与天斗、与地斗,与天地较劲,人类就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人类每一次对大自然的肆意破坏,都回收了大自然无情报复的苦果!

长点记性吧,善忘而又狂妄的人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