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文苑】文史常识之十三:漫谈《民以食为天》的历史典故(图)

2018-03-11 14:3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由于种田投入化肥和农药的成本高,中国农民勤恳地种地,仍然入不敷出。
由于种田投入化肥和农药的成本高,中国农民勤恳地劳作,仍然入不敷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史记》一书的《索隐》中记录了春秋时期管仲的一段话,他说:“王者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能知天之天者,斯可矣。”意思是说,作为一国之君主,必须重视老百姓认为最重要的问题,老百姓的首要问题是吃饭问题,即粮食问题,能把百姓的第一需要作为君主的第一需要,就可以了。

这《民以食为天》现在已经是句成语了。这里有个历史典故,是出自司马迁作的《史记》。在《史记・郦生陆贾列传》有这么一段故事:楚汉相争时,刘邦被项羽困在了成皋,在附近的荥(ying)阳有座敖山,山上建有楚军的一座大粮仓,名叫敖仓。刘邦要解困,打算放弃成皋,此时他的谋士郦食其劝刘邦说:“臣闻之,知天之天者,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之事不可成,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郦食其的这段话用现代人的白话说,意思就是,我听说知天命者为王,王者以人民为天,而对于老百姓来说粮食最重要。后面我用删节号代替的话,就是他劝刘邦的话,他说现在楚霸王项羽囤粮于敖仓,楚军却没有重兵防守,假如大王派兵攻打敖仓,夺得了粮食,就是争取到了楚国的百姓,汉军有了粮和楚国民心,就能打败楚军。刘邦依郦食其的计谋而行,结果扭转了战局。

司马迁《史记》里这句“民人以食为天”,到了一百八十年以后,西汉人班固写《前汉书》时,也记载了这段故事,班固的文中就省掉了一个“人”字,变成了今天的成语“民以食为天”了。

由说“民以食为天”这个成语的由来,使我想起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在中国大陆流行的一句口头禅,就是:“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民间这句口头禅也有个典故。就是当时大陆经历了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以后,“文革”浩劫刚结束,当时的局势是,一方面十年动乱将国家经济推向了崩溃的边缘,另一方面是自1958年以来,毛泽东树立的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三面红旗”,还禁锢着人们的头脑。1977年,原担任铁道部长的万里,被调到安徽省担任省委书记,他到农村调查,看到农民吃不饱,穿不暖,他心中不安。为了解决农民的温饱,他情愿冒着违反毛泽东坚持的“三面红旗”的政治风险,在中国农村率先推行经济体制改革,实行了包产到组,包产到户。老百姓叫“大包干”,就是完成农业生产任务包干后,除了应当上交国家的部分以外,剩下的归农民自己所有。赵紫阳是在1975年到四川搞试点,他撤销了人民公社,将其改为农工商发展公司,推行包产到户,给农民分自留地(约占耕地的15%)。他们的大胆改革,极大的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发展很快,因此万里和趙紫阳受到老百姓拥护,于是“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的口头禅,就在民间流传开来。在邓小平复出后,把他们都调到了北京,当时是胡耀邦当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了解到包产到户不等于分田单干,仍然保留土地的公有制,因此肯定了他们的做法,于是赵紫阳担任了国务院总理,万里在1980年担任了农委主任,副总理。以后在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就是赵紫阳主持起草的。

“民以食为天”的历史典故和“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的故事,说明了粮食问题对于一个国家局势稳定至关重要。据联合国粮食农业组织提供的信息,粮食自给率达到90%为安全线。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等国家,粮食自给率都在100%至200%之间。粮食自给率在90%以下的国家主要在亚洲和非洲。

  在中国,自江泽民当政以来,只顾发展城市经济,带头贪污腐化,破坏农业生产,践踏民生民权,致使中国粮食自给率下降,据中国农业部专家2017年透露的消息,中国粮食自给率已经低于87%,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第一粮食进口大国。

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要靠进口粮食来养活,这可是个非同小可的惊人消息。最近我在网上看到88岁的中国工程科学院院士,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的文章,他的文章中称中国粮食的储备量,仅够应付一年紧急需要的口粮。他也仰天长叹,这是一个难以避免的惊人忧患!

这消息又把我的思路引向1960年前后的所谓“三年困难时期”,那时中国全国人民都在饿肚子,甚至有的地方还发生了饿死人,人吃人现象。笔者的外祖父就是在那时,在农村饿死的。起因是1958年中共在大陆提出的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提倡超英赶美。1957年国家的钢铁年产量是535万吨,而要求1958年钢铁年产量要达到1070万吨,于是全民放下本分的工作,学生停课,农民不去收获已经成熟了的庄稼,大家都去建立土高炉,全民大炼钢铁。1958年本来是个风调雨顺的粮食丰产年,但是没人去收获,大量庄稼被风吹雨淋烂在地里。那时人民公社实行“共产主义”,大家都吃公共食堂,吃饭敞开吃,不要钱。不久,到1959年末,国家就出现了粮食恐慌,国家粮库里的粮食,肉类等用于偿还国家向苏联的贷款。剩下的劣质副食又供不应求,于是国家开始实行配给制,粮食,副食,凡是可以吃的大家都凭票供应。一些日用品如棉布,棉花,肥皂,自行车等也凭票限量供应。国家号召大家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国人自嘲说这是要大家都勒紧裤腰带闹革命。到1960年农村就出现饿死人现象。笔者的外祖父家在农村,困难时期开始大家吃糠,吃树皮,野菜,后来没得吃,就将枕头里填充的荞麦皮都弄出来充饥。虽然每人有供应的极限口粮,可是老人心疼孩子,我外祖父为了把他的口粮节省下来给他的孙子吃,他自己不吃或只吃糠菜,就这样,本来很健壮的他,饿的骨瘦如柴,在1960年因饥饿去世了。

现在国家经济状况虽然好了,绝大多数人不会为吃饱肚子发愁,但是粮食恐慌并没有彻底消除。据袁隆平文章透露,中国全国食用油原料的80%依赖进口。2017年中国进口黄豆6000万吨,这是个什么概念,就是说折合每人一年要吃100斤进口黄豆。还不知这里面有多少是基因改造的黄豆。

据中国国家粮食局副局长吴子丹在2014年透露说,中国的粮食储备,运输和加工诸环节造成的浪费也十分惊人,每年浪费三千五百万吨,接近中国粮食总产量的6%。

有人估算中国每年在餐桌上浪费的粮食也惊人,约合20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两亿人口一年的口粮。

下面继续谈对造成中国粮食自给率下降的原因和食品危机。由于人们道德下滑,也会给粮食储备带来损失。据大陆中央电视新闻透露,粮食储备系统的腐败,是中国粮食安全的最大隐患。例如东北中储粮仓官员欺上瞒下,以折扣价格收购陈粮,或以次充好,以假冒真。有的地方粮食保管不妥以致发芽,发霉变质。还有地沟油,毒奶粉,激素肉,转基因粮食种子等也在大陆被媒体曝光。

老年人都知道,过去中国农村农民种地,粮食种子是自家从当年庄稼地里选留的,以备第二年播种用,如果使用隔年的陈粮作种子就会降低粮食产量,甚至会颗粒无收。现在农民种地不再自己留种,而是从种子公司购买,一旦种子公司的种子出了问题,就会坑害农民,这种事在大陆也发生了。

环境污染,对人们粮食,副食的安全,也造成极大威胁。比如工业排污,使农田灌溉水变质;其次现代农业生产使用大量化肥,农药,使土质变坏。据专家估计,每年有100万吨化肥残留在农田。而农业排放的各种污染,已经占国家污染排放的一半。

造成中国粮食减产的又一个原因是改革开放以来,工业化,城镇化加快发展,一方面侵占了大量农田耕地,另一方面,农村的大量青壮年劳动力进入城市谋生,致使有的地方出现了只有老弱病残的留守村。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由于种田投入化肥,农药成本高,农民老老实实的种地,入不敷出,不仅发不了财,更难生存。

话又回到“民以食为天”上来,古人都知道如果民不聊生,粮食短缺了,饥荒四起,人民就会反叛朝廷,一旦百姓忍无可忍,岂不天下大乱,这不又应了那句古话,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笔者在谈普列汉诺夫遗嘱的文章中,已经指出,当年苏共垮台前存在的危机,在现代中国同样存在。如今中共在中国大陆的统治又多了一个潜伏的粮食危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