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双生缘(十一)(图)

2018-03-27 12:30 作者: 齐嵋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双生缘(十一)。(图片来源:pixabay)

(接前文)

第十一章

太阳再度升起的时候,冰道里折射出晶莹透亮的光线,七彩流光,仿佛置身仙境。冰道漫长的见不到尽头,桢儿就在这一片寂静中一步步往前走着,一个多时辰后,就在桢儿再次感觉到虚脱前的晕眩感时,冰道一转,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个山谷。

谷中绿草成茵,灌木乔木相伴成林,温暖如春,与昆仑其它地方恍若隔世,中间有一个小湖,湖边有几棵巨大的松柏,看上去至少有几百年了,旁边居然还有一片竹林,竹子不算粗大,但苍劲挺拔。桢儿忆起母亲讲过在上古,昆仑山的气候与现在不同,要温暖的多,物种也更丰富,圣人制箫便用的是昆仑竹。

桢儿注意到山谷一侧的岩壁上好像有些什么图案,走近一看,一共八幅岩画。第一幅画上画着一群人醉生梦死,另一些人则受着欺凌,有人肆意杀戮,有人犬马声色,而人们却没有察觉滔天的大洪水正向他们逼近;第二幅画的是世界被汪洋大水覆盖,只剩昆仑山和其它少数高山上还有人幸免于难,在洪水退去的地方,一个人领着一些人疏导洪水,绘制山河图;第三幅画的是那个治水的人制九鼎,每个鼎对应九州中的一州,桢儿恍然原来这岩画讲的是大禹王治水的故事。接下去的五幅画画的是放置那九鼎的位置,陵道人取出那三鼎的深潭便是其中之一,桢儿将这几幅图牢牢记住,依图看来,其余六鼎分别藏在四个地方,其中一个地点便在这昆仑山南麓。

可是这个山谷三面绝壁,唯一的通道便是刚才走来的冰道,如何能出去呢?先填饱肚子再想办法吧。桢儿在古松上摘了些松果,取了松仁吃,要是松猫儿在,看到这么大粒的松子一定会高兴的吱吱叫,离开山庄几个月了,也不知道爹娘和如意他们可安好?这山谷中草木茂盛,却没有见到动物,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桢儿走到湖边,靠近竹林的湖岸上有一块巨大的青石,上面颇为平整,桢儿盘坐在青石上远眺,湖水清澈见底,夕阳的余晖影影绰绰,忽然她发现湖底似乎有人工雕凿的痕迹,莫非那里是山谷的出口?桢儿闭气潜入水中,慢慢游近湖底,只见湖底中心凸着一块圆盘状的巨石,巨石上雕凿着大禹王治水的种种功绩,和人们载歌载舞歌颂大禹王的景象,桢儿游到圆盘的中心,那里刻着一把排箫的图腾,桢儿沿着大石盘摸索了几圈,没有发现机关所在,难道这只是一块记载历史的石头,并非如自己所想有什么机关?

桢儿游回岸上,心中隐隐觉得这块巨石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可是刚才在水下转了几圈,几乎摸过那块巨石的所有地方,并无发现。不知不觉天色已黑,桢儿捡了些枯枝枯叶,生起篝火,看着温暖的跳跃的火花,桢儿想起了爹娘,如意和山庄里其他人,现在山庄应该也已经下雪了,孩子们又该闹着玩雪了。

仰望星空,银河飞渡,繁星布满夜空,静谧深远,桢儿心中充满了平静祥和,取出竹箫,心中回想起那日在昆仑山巅对于求道之心的体悟,一段曲调自然的从心中涌出,桢儿将竹箫放在唇边吹了起来。漫天风雪,刺骨寒风,求道路上的艰辛挡不住真正坚定的求道之人,只会锤炼出岿然不动的意志。

一曲余音刚落,湖中忽然响起了湍急的水流声,星光下依稀可见湖水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急速向湖底中心流去,桢儿不知缘故,只能静待其变,时刻关注着湖中的变化。一刻钟后,湖水见底,露出了那块圆盘巨石,“咔嚓”一声巨响,那圆盘中心的排箫图腾一分两半,露出了一个圆洞,桢儿到洞前一看,原来是一条通往地下的石阶,下面黑黑的不知有多深。桢儿一思量退回岸上,决定今晚先养足精神,明日天明后往下一探究竟。

第二日清晨,桢儿摘了些野果松子果腹,其中一种紫色野果入口便化作一股热流流入肚中,和她昏迷时感觉到的热流一模一样,莫非是鹤儿来山谷摘了这野果回去救了她,只是不知它为何又变回了玉鹤?

桢儿来到圆盘巨石之上,点燃准备好的松枝火把,沿着石阶往下走去,石阶并不十分宽大,大概能容两个人并排走,虽然长年在水下,石阶却十分清爽干净,没有青苔也没有水迹。大约走了五十来阶石阶,桢儿进入了一个甬道,一进其中,骤然明亮起来,原来是壁上的八盏长明灯亮了起来,桢儿熄灭了手中的火把,好奇的打量长明灯,听母亲说,传说中长明灯可以千年不灭,可惜时至今日已经没有匠人知道如何制作长明灯了。长明灯看上去与普通的油灯并无不同,灯中的灯油澄亮透明,千百年过去了,灯油仍是满满的,想来有些奥妙,可惜无法得知究竟了。

长明灯的光线下,甬道壁上刻着的古曲谱和壁画清晰可见,那些壁画中描绘的画面与巨石圆盘上的刻画很相似,都是人们载歌载舞歌颂大禹王的场面,那曲谱想来应该是传说中夏人歌颂大禹王所作的“九歌”。桢儿情不自禁的依谱吹奏了起来,乐曲在甬道中回旋震荡,一曲终了仍余音不断。

经过甬道,来到了一个青石铺就的方形大殿。大殿的中心似乎是个祭坛,竖立着一个真人大小的石像,石像头部为白色,身上的衣着却是黄色,应该是巧用了一块石头上不同的色彩雕琢而成。仔细一看,那石像的面容看着竟然与桢儿有几分相似,石像手中握着一把竹箫,泛着紫铜光泽,一看便知不是凡物,桢儿看着那把竹箫总觉得似曾相识,正回忆,那箫忽然出现在她的手中,一段记忆随之在脑中浮现。

天庭之上,祥云瑞气中一群仙人在天帝殿前拜别天帝,其中一位仙子躬身道:“谨奉天帝之命,传乐于世人。”接下来的一幕那群仙人纷纷转生成人下到人世间,有的教人如何使用火,有的教导人耕种,有的教导人草药,而那位仙子则转世成为黄帝的臣子伶伦,奉命取昆仑竹制成箫管,定下十二音律,传授乐理,用音乐导引人对神的正信正念。这石像刻的便是伶伦,夏人设立了这个礼乐祭坛,感念伶伦的恩德,作“九歌”歌颂大禹王的功德。

竹箫在桢儿手中透着古朴的光泽,桢儿有些恍惚,竹箫带来的这段记忆中的那位仙子和伶伦似乎不是别人,正是桢儿自己,难道那是自己的前世?桢儿心知这竹箫便是当初伶伦仿凤凰音制成的凤鸣箫,她举起凤鸣,吹起了百鸟朝凤,一时间大殿里好似百鸟群集,鸟鸣声此起彼伏,伴随着凤鸣之音,回荡在殿中。

桢儿腰间荷包白光一闪,鹤儿飞了出来,随着箫声翩然起舞,桢儿吹完这曲,正要与鹤儿打招呼,石像忽然光芒大作,大殿之上浮现出一个盛大的乐舞场面,仲春时节,旭日初升,黄钟大吕,这便是传说中的“咸池”之乐吧;画面一转,泰山之上,乐声大作,诸神会集,龙凤显形,百兽伏拜,鬼神相随,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曲名“清角”;画面又转入一个祭天的场景,天空布满祥云,万民朝拜,鸟兽齐聚,那个声音道:奏“云门”以祭天神。

大殿中画面渐渐消散,桢儿在心中默默回味这三曲,曲谱似乎早已存在她记忆中,时至今日,久远的记忆被唤醒。良久之后,桢儿举起凤鸣,依次吹起了“咸池”,“清角”,“云门”的曲调,鹤儿应声伏身而拜,桢儿没有看到的是,随着箫音的扩散,以山谷为中心,昆仑山冰雪消融,好似春回大地,草木含青,百花吐蕊,鸟兽向着山谷的方向伏拜,直至三曲终了,冰雪才缓缓的重新覆盖了天地。

随着曲音回落,伶伦的石像散作点点星光,消失无踪,只听刚才那个声音说道:“上古三曲已传授于你,你当善用正乐,引导世人正念。”桢儿跪下叩首道:“弟子遵命!”

等桢儿和鹤儿从那大殿中退出,回到湖岸,大殿之门缓缓关闭,湖水重新覆盖了小湖,桢儿手中握着凤鸣,心中仍回荡着刚才那声音的嘱托。陵道人说自己要找的人应该就是传授给自己上古三曲的那个声音的主人,尽管桢儿不能确认他的身份,不知道他的名号。桢儿隐隐觉得自己要追寻的道就在其中。

沉思之中,听到一声鹤鸣,鹤儿伏低了身子,示意她坐上去,桢儿笑着道了谢,骑上鹤背,对鹤儿说:“咱们去昆仑南麓找一个地方。”鹤儿低鸣一声,便带着桢儿一飞冲天。桢儿在空中俯瞰,昆仑山象巨大的银龙匍匐于天地之间,这里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今天桢儿又在这里找到自己前生的记忆和对自己所追寻的道的一点领悟,她在心中默默的致上敬意。

鹤儿向南飞了半日,终于飞出了昆仑山区,进入草原。它缓缓降落,将桢儿轻轻放下,用头蹭了蹭桢儿便化作玉鹤落在雪地上。桢儿拾起鹤儿,仍是小心的放入荷包,桢儿虽不知究竟,但也猜到鹤儿不能在世间停留很久,只希望将来自己修行有成时能寻到解决之道,眼下却是要继续寻找那藏鼎之处。

(未完待续)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