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习王再度联手 能否化解美中贸易危机?(视频)


李天笑快评159期
李天笑快评159期(摄影:天琴)

【看中国2018年3月27日讯】从19大到两会,中国政局经历了激烈的权力博弈和重组。结果是新“习王体制”确立。习王再度联手后,马上面临美中贸易危机的考验。习王能否化解这一危机?我们来分析一下。

首先,看一下新“习王体制”的实质。习王二度联手与首度搭档最大的不同是:这次已不是党内中共总书记和中纪委书记的合作,而是国家体制中国家主席与副主席的配合关系,而且王岐山将得到实权和重任,可能会总体协调中美关系。王能以一个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的身份担当握有实权的国家副主席,意义重大。

这一方面证明,习能够破除中共和江泽民的现成规矩;另一方面,这实际上提升了国家权力的权重,相对降低了党权的权重。其发展趋势可能是,当国家权力运作日益成为政治主导机制时,甩掉中共这件外衣、这个臭皮囊,变的轻而易举,变成水到渠成的事。

第二,习近平是否只是为集权而集权?习政权有无政治改革的迹象可察?当然有,而且很明显。习废除劳教制度、以反腐法办大批江泽民犯罪集团成员、废除一胎制、大规模军改、官员问责制、官员向宪法宣誓、建立国家监察委、裁并610办公室等等,这些做法表明:习近平已经启动和在进行史无前例的政治改革,新“习王体制”很可能继续沿改革路走下去。至于这个政治改革会不会走到蒋经国或戈尔巴乔夫那一步,还有待观察,但毕竟已经发生了。

第三,新“习王体制”上路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美中贸易危机。习王能否与川普共同化解这一危机?我个人认为应该可以化解。

首先,川普和习近平都没有打贸易战的意愿。川普只是想纠正美中不公正的贸易状态。从600亿美元小规模征税商品范围和咨询期等,都是善意的给谈判留出空间。而中方30亿美元不成比例的反制举动,以及避开大豆、飞机、汽车等重要商品等,也是在有意缓和贸易战气氛。川习两人都想做一些大事,因此都珍惜同期执政的合作机缘。种种迹象表面川习都在极力避免贸易战。

其次,王岐山可以发挥一定作用。王复出恰逢其时,时机可谓神机妙算。王有习的全权代表身份,而商贸与谈判是王的拿手活。王当过人民银行副行长和建设银行行长,当过主管金融和商贸的副总理,而且对美国情况相当熟悉。报道说,王已跟美驻华大使作了深谈,又与波音、谷歌、IBM等一批美国超级企业主管见了面,已着手介入处理。美财长姆钦3月25日透露,美中正在进行有成效的谈判,有可能达成协议,这其中可能有王岐山的参与和运作。

另外,更重要的,川普和习王都不希望贸易危机给各自的敌手,即希拉里和江派造成捣乱的机会。因此,都会尽快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但有意思的是,川普的贸易制裁反而从外部给了习近平彻底清除江派的一个推动力和理由,正好与习王打江除恶务尽的历史使命相符合。

目前美中贸易不公正状态是历史上江泽民执政时期或是江架空胡时期形成的恶果。中共江泽民政权用各种所谓优惠政策吸引美资成立合资企业,在合资过程中胁迫美国企业用出让技术换取投资或产品市场,这就形成了美商“用知识产权换股份换市场”的模式,一直持续至今。

在江迫害法轮功时期,江派用这种方式即盗窃了技术,又利诱大量资金到中国用于迫害。而中方的商品倾销直接原因虽是产能过剩和国家扶植出口,但背后原因是中共计划经济和牵涉江派权贵集团利益。习的“供给侧改革”和“一带一路”是想解决这个问题。但受到江派利益集团的极力阻扰。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不清除金融系统和国企中的江派是不行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习近平第一个任期反腐打江使命仅完成了一半,在要深入到金融和国企改革领域的关键时刻,川普的压力正好从外部给习近平一个强有力的推动。

总而言之,中美贸易战不是习近平和川普所希望的,所以贸易战的化解是必然结局。同时这种贸易危机压力确实为习王提供了清理江派的动力和理由。所以挑战也是合作的机遇。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