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文苑】文史常识之十八:舍身行义的季知县(图)

2018-04-15 08:3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道德水准高的时代,有许多仁人志士选择了舍身取义。(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道德水准高的时代,有许多仁人志士选择了舍身取义。(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这是一个发生在康乾盛世之后的真实故事。在讲这个故事之前,先解释一下此文标题之意思。古人所谓的仁义之举,即出于善心,为爱他人而做出的正义之行为。

在清朝乾隆末年,由于土地兼并和官吏贪赃枉法,致使大批丧失土地的农民流亡他乡,成为雇工,佃户。为反抗官僚,地主和不法商人的压榨,发生了信仰白莲教的农民起义。这场起义最早在嘉庆元年(1796年)由教首张正谟,聂杰人等在湖北,四川发起,后来到嘉庆年间已经发展到几十万人,波及到陕西,甘肃,河南等省,到嘉庆九年(1804年)被镇压下去,历时九年,是清朝规模较大的一次农民起义。

在嘉庆年间,直隶巨鹿县有一个姓季的新任知县。这天他正在县衙批阅文件,忽然县衙刑名师爷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季知县问他:“有什么事吗?”这个刑名师爷先向四面张望一番,见无他人,然后轻声禀报说:“老爷,刚才我到街上办事,只见街头巷尾百姓传说,咱们巨鹿县有教匪要起事!这可是天大的事,因此晚生特地急忙回来禀报老爷,望老爷早早派人捉拿。”季知县不禁大吃一惊,忙问:“此事你可听得确实?”刑名师答道:“没错,大街上百姓都这么说。”季知县说:“遇事休要惊慌,你快去悄悄地把典史老爷请来见我。”刑名师应声而去。

当时白莲教起义,在各地已经发展成有组织的黄,白,兰,青等八大支派,已经有二十几名清兵将领被他们所杀,闹的嘉庆皇帝也惶恐不安。季知县得知巨鹿也有白莲教活动,正暗自吃惊时,典史老爷也跟随刑名师爷走了进来。典史问:“召我来有何要事相商?”季知县将刑名师爷的话一说,吓得典史直哆嗦,说道:“这…..这…..白莲教匪可厉害呀,湖北的二品总兵等大将竟被他们杀死了几十个,咱们巨鹿县才有一百多名衙役能管什么用?依我之见,得赶紧禀报知府和总督,发大兵来围剿。”

季知县想,眼下只是传闻,事情尚未弄清,匆匆上报,万一查不出人来如何向上面做交代?况且,总督发来大兵,地方百姓免不了要当差送粮。他把自己想法一讲,典史道:“教匪要造反,弄不好,你我都得掉脑袋,你还顾得了百姓当差!”

他们意见不统一。毕竟知县是正堂,典吏是右堂,知县是一县之主,于是季知县拍板道:“擒贼先擒王,咱们先查一查,查出匪首,先行擒拿,匪首一擒,乌合之众也就成不了大气候了。”他令典吏传来捕班班头,嘱咐一番,典吏就带上人马出衙办案去了。

这季知县是个细心之人,在典吏一班人走后,他自己也下乡做了一番私访。经他亲自调查得出结论,本地并没有青莲白莲之谋反组织,只是有人借鬼神祸福吓唬农民骗钱而已。

三天后典史一行人已经将教首抓到,并搜到两本花名册。他们兴高采烈地来见知县。季知县打开花名册一看,有两千几百户。季知县问:“依老兄之见,应如何处理?”典史道:“这还不容易,我已经和刑名师商量过了,先将首犯打入死牢,这剩下的两千多人咱们慢慢地审。”季知县道:“我也做过调查,他们并无反叛之意。如若按教案审判,岂不小题大做,冤枉好人。”典吏说:“老爷真傻!是真是假,我们审了再说,是关,是杀,是放,还不是我们说了算!”这时刑名师爷也走进来,插话道:“老爷,你千里为官,图的是什么?致富之道,在此一举。典史老爷说的有理。”捕班头也禀道:“老爷,为了这案子,这几天小人们的腿都跑断了,老爷如果这样了之,可怜我们捕班里众兄弟们都养着一家老小呢。”季知县一听,大吃一惊,原来他们已经串通一气,想借这一假案,发一笔横财。如果按他们说的,两千多户一户户审来,有钱的可以免死,无钱的就要杀头,坐牢。这得冤枉多少人,得还得有多少人倾家荡产。季知县说:“依诸位所见,关一批,杀一批,放一批,钱也有了,家也富了,官也升了,诚然不失为一美事。”他话题一转,义正言辞的说道:“只是季某自幼读的是圣贤书,圣人教我们行仁行义,我今日来巨鹿当上这个父母官,还没有替百姓办几件好事,却又怎能无端陷害百姓?那样即使成了富豪,戴上大红顶子,我会寝食不安。”

这三个人心里暗暗骂他:“你这个瘟知县!送上门的财喜,你竟然不要!”毕竟他是一县之主,这仨(sa)自知没趣,也就怏怏地溜了出去。

过了几天,忽然有人报告季知县:“朝廷派来钦差大臣,正向巨鹿而来,只有五十里路了!”季知县大惊失色。急忙带领衙内官吏去迎接。

将钦差迎到行辕,季知县参见后,钦差言道:“直隶总督飞章入奏,皇上听说巨鹿有教匪滋事,特委本院前来查办,贵县可将匪情从实说来。”

原来,典史见季知县不愿办此大案,只恐丢了送上门来的发财机会,便暗地里向直隶总督写了“匪情报告”,还添油加醋把事情夸大。总督大人一见此报告,暗想,这巨鹿离京城只有六七百里地,这还得了!他也不细想,就急忙写了奏章,派人飞报进京。嘉庆皇帝一见奏章,也吓出一身冷汗,急忙派钦差大臣来巨鹿查办此案。季知县得知事情原委后,哭笑不得。于是他禀报导:“卑职也听说是教匪滋事,立即派人将首犯捕获。后经卑职亲自访查,原来只是些无知百姓迎神拜佛,为首也不过骗几个银钱,并无谋叛情事。尚请钦差大人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这巨鹿百姓都会感激大人的大恩大德。”

原来这钦差大臣也是想借此机会捞一笔银子,他听到季知县的回禀,有如冷水浇头,不由得怒斥道:“这谋逆大案乃是总督奏闻,皇上降旨查办,岂容你三言两语将我打发了回去?你想包庇叛逆吗?你快回去,取那两千多户叛逆教匪名册,速速与我送来,我要亲自审问!”

季知县出了钦差大臣行辕,心中暗自盘算,如果这名册落到他手中,两千多户的黎民百姓的冤案岂不落在我的任上?如若名册不给,我这个七品芝麻官怎能抗得过钦差大臣?……也罢,为人在世,岂可图自己升官发财去坑害百姓?!

季知县回到县衙,立即传令召集衙内大小官吏。待人到齐后,他厉声说道:“前几天街市传闻教匪滋事,本县亲自下乡私访,并无其事。不过是为首的想借求神拜佛骗几个银钱,并非什么谋逆大案。本县现已将为首的拘捕。但其余两千多户都是拜佛求神的百姓,若都列入大案,就都要被弄得家破人亡。本县现将名册当众焚毁,有罪由本县一人承当,与众人无涉!”说完,他从袖中取出两本名册当众点燃。随着火焰吞噬掉名册,当堂的人们个个目瞪口呆,及至回过味来,不少书吏,衙役感动得热泪盈眶,但也有人暗中讥笑他是个书呆子。典史当时不在场,刑名师爷见势不妙,悄悄溜出去报与钦差知。及至钦差大臣赶到,两本名册已经化为灰烬。于是钦差将季知县押了起来。

由于名册被烧,两千多名百姓保住了,然而季知县却被钦差大臣参劾,判罪流放到新疆。起程那天,全城百姓都来为他送行。后来季知县就死在了新疆。在他去世后十年,他的儿子季仙九考中了探花,官一直做到闽浙总督。他的孙子叫季念诒,进士及第,当上了翰林。百姓都说,这是“善人自有善报”

这个故事讲到到此为止。在此笔者点评两句:季知县自幼读圣人书,他说圣人教我们行仁行义。在“义”和“利”二者只可取一的选择时,他选择了舍身取义。仁义是做一个好人必须具备的道德基础,只有心善无私的人,才能做到舍身行义。京剧《女起解》里,解差崇公道有句台词,说“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确实如此,你看,季知县做了大善事,用今天的话说,他是为人民利益而触犯了王法,因而担当罪罚,自然有老天爷给他主持公道,因此他的善报就传给了他的子孙,使其能得到功名利禄。

 

注:参考书,程虎着《清代官场趣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