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寒冷的冬天 彭德怀秘书揭韩战真相(图)


被送去朝鲜当炮灰的志愿军战俘。
被送去朝鲜当炮灰的志愿军战俘。(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一个半人决定的战争

1950年爆发的韩战已经过去68年了,这场历时三年,死亡180多万人,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一直被中共歪曲是美国侵略朝鲜,并把中国参战描述为“抗美援朝”。彭德怀的老秘书王亚志,揭露这场战争中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韩国也称“6.25韩战”)爆发,同年10月1日,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致信毛泽东,请求中共出兵援助朝鲜。同日,斯大林致电毛泽东称“到了中国人行动的时刻。”

毛泽东立即行动,于10月2日凌晨两点下令早已居中朝边境集结待命的军队随时准备出发。

10月2日至10月5日,毛泽东连续四天主持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朝鲜半岛局势和出兵朝鲜问题。几乎所有政治局成员皆强烈反对出兵,包括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则小心,后来毛泽东说援朝决定是一个半人作出决定的,这半个人即是周恩来。

而林彪对此强烈反对,指出与美国对抗将引发巨大问题,美国有绝对控空权,大炮优势达四十比一,若中国介入,美国可能轰炸中国大城市,摧毁中国工业基地,还可能向中国投掷原子弹。最终,毛泽东没有听从林彪的意见,决定由彭德怀带兵。

10月19日,中共志愿军出兵援朝。两个月后,中共军队将联合国军逼回38线以南,恢复了朝鲜的专制政权,但金日成的军队仅剩下75000人,仅是志愿军45万人的六分之一。

12月7日,收复平壤后,金日成让出指挥权给中共。彭德怀随即成为中朝联军总司令。彭拟在38线上停下来,但毛泽东拒绝。彭提出战线太长,后勤跟不上,食物、弹药、鞋、油、盐均极缺,铁路不通,交通不畅,时常被美军飞机炸断。没有空中掩护。但毛泽东坚持向南推进,要逼斯大林满足其建设中共自已的军事工业雄心。

1951年1月初,彭拿下汉城,但中共的“胜利”是靠人海战术,以人员巨大伤亡为代价。

1月25日,联合国军反攻,志愿军伤亡极为惨重,苏联官方解密文件称,中国死亡人数为100万。

美国韩国问题研究专家米歇尔称,韩战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韩国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军死33,000人,英军1,000人,其它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

但是,中国不只牺牲了百万条鲜活生命,当时全国人民还不得不节衣缩食,最大限度支援朝鲜前线。

60多年来,中共一直欺骗国人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越过‘三八线’,把战火一直烧到了鸭绿江边”,“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造谣美军企图入侵中国东北,号召全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以此来达到人海战术,“拼垮美国”。

事实上,近年来各方被解密材料,特别是美国的解密档案来看,联合国、美国和其他盟国当时并没有准备与中共作战,并且还十分努力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

粮弹双断抢光老百姓 吃战友死尸

参与韩战军人回忆起那场战争无不感到残酷。韩战中的文化教员,原中共《解放军文艺》副总编的刘家驹,在他《我经历过的朝鲜战争》中披露,彭德怀的老秘书王亚志说,朝鲜战争中,中共志愿军负伤、阵亡、病故、失踪、被俘占入朝作战总人数190万人的51.5%(这一数字是经民政部门的普查核实过)。

文章中说,在朝鲜战争中中共军队大枪小炮换了苏式装备,吃、穿、用有刚成立的共和国做大后方,本应不再像国内战争时期那样发愁了,可战场上却依然出现断粮。

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拥有制空权,开战三个月,共军投入的运输车给打掉了一半,仅靠800辆车供应几十万大军打仗,要把战略物资运送到三八线,都是昼伏夜行,再挥军南下三七线作战,就只能用共军的传统战法:武器,不增加一枪一弹;吃的,每人自带7天干粮(炒面)。

这种不要后勤的游击,被美国人嘲笑是一星期的战争,一个战役何止打7天啊!弹尽粮绝还得拚死拚活地持续作战,每到饥荒时刻,红军时期培育的流寇思想,就会得到“光大发扬”,共军所到之处,掘地三尺,凿壁捣墙,打翻坛坛罐罐寻找口粮。

刘家驹说,自己经历的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是从1951年4月22日开始的,到6月10日结束,历时50天,中间只给他们补给了一次干粮,就是说有36天军队粮弹双断,期间靠吃树叶为生,当柴火的老苞米芯子、虱子都是好食物,还抢光老百姓东西、吃战友死尸等。

第五次战役开始不久,美军掌握了“志愿军”的作战规律,利用其机械化程度高和火力强等优势,使“志愿军”无法发挥运动战的特长。

结果是“志愿军”全线被迫后撤约40公里,才勉强阻止住美军的推进,且损失严重。仅此战役,“志愿军”就有1.7万人被俘,占整个朝鲜战争中“志愿军”被俘人员的80%还多。

中共军队吸毒壮胆

参与韩战的美国老兵们回忆那场韩战,无不感到残酷,对于当年的敌人──中国士兵他们并没有恨,甚至带着同情,中共军队用战士的身体挡子弹,在许多中国士兵尸体的身上发现有毒品,怀疑用来壮胆。

“每次交锋他们攻势比我们多五、六倍,代价是伤亡很多很多人!”80岁海军陆战队下士Salvatore Scarlato回忆当年对战,缺武器的中共军往往是一个带枪的后面跟着十个没枪的,前面倒下后面捡起武器,他同情中国士兵这种赤手空拳的“勇敢”:“他们的逻辑是你们(武器)终究要熄火,因开枪太久武器会变热,子弹会散开。他们想要(占据)那个山头,就不惜任何代价,一波波人前仆后继,就是战略。”

他还披露:“许多中共军身上有毒品,用来壮胆。那里(朝鲜半岛)山上随处都(种)有大麻。”有不少死去的中国军人,只有15、6岁的样子。

冲锋连全部士兵冻死在阵地

严寒是韩战中另一个巨大伤亡的原因之一。1950年刚巧是朝鲜50年间气温最低的冬天,第9兵团每个班十多人却只有一两床棉被。中共第九兵团从福建开进朝鲜,着装仍是夏装,入朝前只发给棉衣棉裤,而无内御寒服装。在严寒下,有成建制的士兵冻死在阵地上。

一名美军下士回忆其中的一场战斗,小小的山头上到处是死亡的中国士兵,大约有一二百具尸体。他们好像大多是在空袭和炮击时被炸死的,尸首不全,肢体四散。

但是根据他们铁青的肤色和无血的肢体推断,很多士兵在美军的空袭和炮击前已经被冻死了。他们都是身着薄衣薄裤单鞋,没有棉大衣,有些尸体三三两两抱在一起取暖。

在一次战斗中,中共27军第80师第240团第5冲锋连最后全部冻死。一名27军士兵回忆说,在美军撤退的唯一一条公路边,他们发现20军大约一个连部队,戴着大盖帽,拿毛巾把耳朵捂起来,穿着胶鞋和南方的棉衣,蹲在雪坑里面,枪朝向公路。“我想去拉一拉,结果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硬了,他们都活活冻死在那个地方了,一个连。”

第二次战役的长津湖战役

1950年11月25日至12月24日是中共志愿军在韩战中的第二次战役期间,其中长津湖战役是中共一直吹虚包围美军一个团以上兵力的两次战例之一,中共称歼灭了美军第7师第31团一个整团,而且31团的军旗也挂在中共军事博物馆。

实际上在长津湖战役中,中共军队第9兵团对美军进行突袭并分割包围,但却无法将之歼灭,反被美军大量杀伤。第9兵团以近15万兵力,事先埋伏好袭击美军2万人,不但让美军突围,最后成建制撤离,而自己还被打得减员近9万人,要“修整两个月至三个月”,直到1951年4月才能继续参战。而美军陆战1师不到一个月就又出场作战了。

而被中共“歼灭”的美军第7师第31团,其实是第23团1营、第31团3营和第32团1营,这三个营分别坚守长津湖附近三个阵地,以掩护陆军第7师撤退。

激战过后,这3个“被全歼”的营原有人数2500人,此战后归队1050人,损失约3/5。在这三个营的掩护下,第七师顺利突围抵达兴南港。

面对拥有空中、地面重火力的美军,中共军队的人海战术犹如飞蛾扑火,真是让人惨不忍睹。

到11月29日白天,美军组织反攻,其中夜间占领了1071高地的中共58师9连阵亡超过三分之二,余下的几乎全部带伤。而守东丘各高地中共58师172团各部在失去了与团、师联系伤亡惨重。

到刚入夜,美军夜航飞机便根据陆战1师派出的韩国便衣侦察兵的报告,几乎是倾巢出动,对58师集结地进行猛烈的覆盖轰炸。58师伤亡惨重,原定当晚的总攻行动被迫取消。

据返航的美军飞行员报告,在下碣隅里周围的中共军队是如此之多,随便投下炸弹都能炸到目标。

在美军有关文献中对中共军队做了这样的描述:“(中国军队)好像对美军炽烈的火网毫不在意似的,第一波倒下,第二波就跨过其尸体前进,还有第三波和第四波继续跟进。他们不怕死,坚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姿态,仿佛是些殉教者。”

大部分战俘拒绝回中国

中共志愿军在韩战中有2万多人被俘。1953年10月,在朝鲜半岛中立区由印度军队管辖的营地内,由印度、波兰、捷克、瑞士、瑞典五国代表组成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主持“战俘遣返解释”,联合国军方派一名观察员在场,中共代表在周恩来、李克农的指挥下,每天5~6人以超长时间轮番向一名志愿军战俘发动“解释”攻心战。

但是经过血战已经被打清醒的志愿军战俘,有三分之二共计14,235人不再上当,他们拒绝返回大陆,而是选择去台湾自由民主世界,彰显了人心道义所向。

最终回到大陆的6,064名战俘大多受到政治审查,他们没想到历经苦难活着回来竟然成了罪人,被迫面对面坦白,背靠背揭发,只好违心地不写功绩,只写过错,甚至违心地给自己上纲上线。

到最后几乎所有参与韩战的人都有被中共认定的所谓“叛变性行为”……因为他们是“战俘”,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扣上“叛国投敌分子”、“里通外国分子”、“叛徒”、“特务”等帽子加以整肃迫害。

文革爆发后,大部分战俘受到严厉批斗,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