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还伸手要钱,世上竟有这样的大贪官!

2018-04-17 19:14 作者: 艾佚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朝时,有个叫陈景初的萧山人,长期住在天津。后来,他收拾行李,回南方故乡。他路过山东时,正好当地闹灾荒,穷苦百姓饿死无数,旅店没有生意,都歇业了。陈景初找不到旅店,就到一个寺庙中投宿。

寺庙中的和尚对陈景初说:“灾荒闹得很凶,很多饥民饿死了,家属把他们的棺材寄放庙中,还没有抬去安葬。因此,庙中堆满了棺材,没有空的地方。”

陈景初恳求说:“我胆子很大,不怕死人,你们让我在棺材旁摆一张床住一夜吧,这总比在野外露宿好得多,明天清早,我就离庙走了。”

和尚点了点头,同意了。他们在厅堂正中摆了一张床,并对陈景初说:“你就在这里安歇吧。”

和尚走后,陈景初对住宿的地方观察了一番,见东厢放了三十多口棺材,非常拥挤;西厢却只有一口棺材,很是宽敞。他不觉自言自语地说:“西厢死者,显然不是一个平平常常的百姓。”

他不再多看,就上床睡觉。三更以后,他忽然听到棺材里似乎有声音,就点了灯,穿衣起床。他向两厢一看,见每口棺材缝中,都伸出了一只手,像乞丐讨钱的样子,东厢棺材中的许多手,全部黄黄瘦瘦;西厢棺材中的那一只手,却白白胖胖。陈景初左看看,右望望,笑着说:“你们这些穷鬼,想来手头都没有钱了,所以从棺材里伸手,向我乞讨。”

于是,陈景初就解开自己的包裹,拿出钱来,在每只手中,放了一个大钱。东厢的鬼们,手里得了钱,都缩入棺材中。但西厢的那一只鬼手,还是继续伸在棺材外。

陈景初对着西厢的鬼手说:“一文钱,恐怕不能满足你,那就增加几文吧。”

他说罢,就把一文又一文的钱,陆续加放到鬼手中。他已经增放到一百文,不料那只鬼手,依旧不不缩进去。

陈景初发火了,说:“你这样死要铜钱,生前一定是个贪得无厌的邪恶贪官!”

陈景初索性拿了用绳子串的两贯钱,放在那只鬼手的手掌上。鬼手得了两贯钱,开始慢慢地缩进棺材中。

陈景初非常惊讶,走到东西厢的棺材旁,仔细一看,见东厢棺材上写的死者姓名前,都有“饥民”二字,但西厢棺材上写的却是“某县令某公之棺”一行字。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饥民要求很低,一文钱便能满足。县令以上的官,却拿惯了百姓的钱财礼物,数目较小时,他的手就不肯收。”

他正在感叹的时候,忽然听到铜钱落地的声音。原来棺缝狭窄,西厢的那只鬼手,将两贯钱拼命向棺材里硬拉,却没法拉进去,因此,把穿钱的绳子拉断了,铜钱抛散满地。鬼手没有得到两贯钱,又伸了出来,向四面空捞,可是没有捞到一文钱。

陈景初看了,很是感慨,指着鬼手,讥笑说:“你贪心太重,反而落得两手空空。你确实是贪赃妄法惯了,是个死不改悔的恶官!”

这时,那支鬼手还在向四面空捞。陈景初用一只鞋底,把鬼手打了一下,大声斥责说:“你生前一定是得了许多钱,就私设公堂,冤屈好人,替邪党淫官做走狗。你生前已经收受了许多贿赂,何苦又向我摆出这副丑态?呸!”

他刚说完,听到棺材中的鬼,长叹一声,那一只鬼手,这才顿时缩了进去。

(笔者附言:这个死鬼生前,一定不是低端人口,可以久居东城。另外的那些死鬼,可能很快就会被驱逐出城了!)

(事据清代沈起凤《谐铎・棺中鬼手》)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