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人的心声,我为什么爱泰国?(组图)



(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5月2日讯】自我家出来进主路402,日常有一半的时间我需要掉头去镇中心,这需要横过3根道。

在中国,我可能几个小时也掉不了头,也有另外一个可能是我勇猛的挤了进去,后面的车跟随,于是这里成了瘫痪的道路。

通常我会按照本地的规则在路口等很长时间,有时候一分钟,有时候几分钟,主要是等最靠我这边的道空出来,于是我转弯进去这根道,然后打并道灯向里靠,此时几乎所有后面的车都会车速慢下来,让我进去,一分钟之后,我就到了转弯道,等待绿灯掉头。


曼谷(网络图片)

日复一日。

我也会像他们这样做。

直行道有优先权,然而我会经常遇到直行道的车会突然慢下来,打双闪,让旁边小路的车进来。这不是交通规则,这是司机估计这条路太繁忙,如果没有车让,小路的车会等太久。

4号公路这条异常繁忙的路,有时候也会拥堵到不能动。我有几次遇到后面的救命车声一响,不约而同地所有这根道上的车往旁边打灯并道,旁边的车再拼命往里挤,于是这两根道让出救命车,我们再往回并道。

泰国人的隐忍谦和认命,是一种文化。

我明白他们其实内心也焦躁愤怒,但文化抑制和消磨这些躁怒,直到修行成为一种行为方式,许多人内心平和,许多人或许永远不能平和。他们在其他的地方爆发了出来。难以抵抗人生压力的男性,选择了去成为第三性;难以抵抗人生压力的女性,偶尔会自杀。但女性通常隐忍更多,因为上部座佛教通常认为女人地位低下,业重。

泰国人原谅了选择不做男性的变性者,认为这是他们的业。尽管泰国文化不会尊敬第三性,但尊重他们的选择。

泰国人也容忍性工作者,出于同样的道理,这是他们的业。这一世过去,他们修行、去寺庙礼佛、在家中企盼,下一世有一个将来。

于是泰国人把苦难容纳于自身,不责备他人和世界。

原谅与宽容是一种行为准则,感恩与担责是一种行为准则。上座部佛教文化浸润了泰国文明,形成人们上千年的族群特质,并导致泰国政治生态的不同。

外界的人常看到泰国动荡的政局,然而不太有人看到泰国的政局动荡无碍于日常生活,泰国政治上的输家,不太会有极端的生命损伤,这与韩国历代总统失败后遭遇死亡和牢狱之灾有巨大的区别。赢家常常大赦牢狱里的输家,也常常纵容输家流亡海外。


据传流亡中国的泰国前总理英拉(Getty Image)

而另一方面,强者和弱者在泰国的社会里形成了责任和依附的习俗。地方角头,大地主、商人、黑社会头目,黑社会头目常来自于“侠”,这句从中国文化传来的寓意,赋予黑社会头目正面的光辉。地方角头很少欺压地方穷苦,往往他们会照顾身边的人。慈善是很重要的行为,不仅仅如此,地方强力人士常帮助陷于苦难的人,调节纠纷。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依附与被依附的关系,这正如宋朝时佃农依附于士大夫、古罗马平民依附于贵族,日本人平民依附于大名和现代的财阀。

因此在小选区时代,选民常常不是因为被选者的价值观,而是跑来问自己的主家,应该选哪一个人;于是地方上的参选者常来拜访地方角头,问他们的意见。

于是地方势力介入了政治。

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

泰国的精英来自于军方,军人认为自己是肩负国家命运的精英,他们认为自己有国家责任,捍卫王朝和国家;地方势力只为自己的小圈子利益服务。

因而国王、枢密院和军人集团;地方势力和议员,乃至议员组成的行政当局;城市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组成了泰国的社会结构。

我们在此地生存,需要遵循泰国文明的秩序,维持其动态平衡。泰国人在崇尚权威和自由中徘徊,感恩和依附关系左右了地方,城市中产盼望自由,却又尊崇权威。

王室和佛教凝聚了泰国,这是你我必须理解的。

当你在这里开公司时,并不只是一往无前的赚钱,你需要有感恩的心感谢泰国人接纳你,同时你要有责任心照顾你的员工,因为你是命运照顾的人,你需要照顾那些命运没有福及的那些身边的人。

我的泰籍员工在发第一个月工资时,特地拜托主管来感谢我,诉说这份工资对他们有多重要,因为他们有两个孩子要抚养,要上学。

我感谢他们支持我的公司。

我的生意不是传统生意,因此没有什么麻烦。我遇到很多其他的生意人不得不去维持与强力人士的关系,他们或许有缺陷,比如逃税、用非法劳工,因而更容易被移民局、警察抓住把柄,但我理解这是一种生态。

泰国对中国人很友善,在过去的数百年里,泰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反华的东南亚国家,其主体民族是泰族、华族、马来族,而华族与泰族融合的非常好。华人在商政军所有的上层建筑里都有分布。因为华人其实就是泰国人。

华人的佛道信仰也融合进了泰国的佛教信仰,成为两族共同的文化。


(Adobe Stock)a

泰国人是一个等级社会,所有的人也都重视利益,看重金钱。而泰国政府处理各国间的利益关系一向非常出色,这一百多年来,没有被人入侵过,没有陷入严重的战争。它所处的位置,与中国没有交接,没有领土和海洋领土冲突,没有价值观冲突。佛教一向容纳。

这里的人们自古到今,与热带地区的毒蛇猛兽蚊虫疾病相处。其实我们理解的炎热,除了少数几个月,夏季比上海温和,冬季凉爽宜人,身体其实是很容易适应的。

无数的外国人来到这里定居下来,因为其隐忍微笑,也因为生存并不艰难。

我或许不会永久留在这里居住,但我爱这个国家,因为此时此地我心情平静。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