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遇害案:你长得这么丑,谁会伤害你?(组图)

2018-05-14 04:47 作者: 刘娜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空姐
乘滴滴遇害的空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5月14日讯】把命看得贵,是我前半生做的最正确的事。

01

1999年,我18岁,刚刚考上大学。

因为家庭贫困,大一起骑着自行车,城南城北地做家教。

有天傍晚,我骑着车子做家教回来,在离学校还有一公里的小巷里,碰见一个大姐。

她大概三四十岁,表情痛苦地拦住了我说:“学生,我头痛得厉害,你能不能帮我喊喊家人,我家就在前面那个小巷里。”

我自幼都是没什么心眼的傻大妞,因为长得又黑又丑,就特别爱做些帮助别人的事儿,进而寻找“我虽然丑,但我很温柔”或者“我黑丑的外表下有颗善良的心”的存在感。

我想都没有想,就答应说:“好,你家在哪里?”

她说往前走,走到小巷尽头,然后向右拐,进入另一条小巷,右手边第三家就是她家,门口有棵石榴树。

我飞快地蹬着车子就去喊人。果然在另一条小巷看见了门口有棵石榴树的一户人家。

但站在门口,看着虚掩的大门,我忽然犹豫了:

“这里,距离刚才大姐喊我的地方,不过三百米。如果这里就是她家,她应该和周围的街坊邻居都熟。她如果真的生了病,随便喊开一家人的门,应该就会有邻居帮她。但她,为什么不去求助邻居,反而求助沿途经过的我呢?”

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狐疑之下,我调头回去找那个大姐,她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晕倒被邻居发现了?她头不疼自己走开了?她不过是骗我的?

都有可能!

但,我庆幸,我没有推开那扇虚掩的门,没有走进那座门前石榴花开院内昏暗不明的老宅。

因为,2013年7月24日,有个女孩在热心地把一名孕妇送回家后,被孕妇的丈夫强奸杀害。

她还有一个月才满18岁。

她的名字叫胡伊萱。

遇害
胡伊萱(网络图片)

02

2003年,我22岁那年,大学毕业,到报社上班。

当时,我在政法口,负责热线和法制新闻的采写。

有天,某局领导让我去采访某件事。采访完,这位领导友好地安排司机送我回来。

司机比我大七八岁的样子,路上询问我哪里人在哪儿住。

我一说谎就结巴,所以极少说假话,就如实相告:外地人,一个人在这里上班,一个人在报社家属院租房。

三四天后,这位司机和我联系,说局里有事儿,领导让来接我。

那时正是纸媒的黄金时代,我刚上班工作积极性特高,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他开车过来,载着我一路往北行驶,我问他去哪里,他支支吾吾地说,先去吃饭,吃完饭再采访。

吃完饭,他开着车在郊区晃悠,并把车停到偏僻处,手有意无意地乱碰我的身体。

我那时瘦小单薄,就像没有发育好的假小子,除了暗恋过两三个男生,压根儿就没谈过恋爱,但我依然觉得,司机那样对我是不对的。

我掏出才买的小灵通,给报社直管主任打了个电话。

我对主任说,某局领导派司机接我去采访,现在就在路上,希望主任和局长通话,具体什么时候采访,具体采访什么内容。

我挂完电话,司机的脸马上变得很难堪。

他正了正身子说:“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就在这时,主任回电话,说当天没有什么采访,估计是司机搞错了。

那天,我当机立断,求救自保,让司机难堪,但至今想来,我都没有半点后悔。

因为,2018年5月6日凌晨,有位刚上班一年的美丽空姐,在郑州乘坐滴滴顺风车时,给朋友发微信说司机觉得她好看想亲她,有性侵的图谋。

两天后,身中13刀的空姐尸体被找到。今晨,强奸并杀害空姐的滴滴司机溺亡的尸体也被打捞后确认。

她,就是这几天备受关注的空姐遇害案的受害人——李某珠。

空姐
遇害的空姐(网络图片)

03

2010年,我29岁,成了妈妈,住在城北,单位在城南。

29岁那年,我成了妈妈,住在城北,单位在城南。

报社采编一体后,尚没有给孩子断奶的我,也经常上夜班编稿子。

为快速甩掉怀孕哺乳期间的浑身赘肉,我从那时起开始骑赛车。有天晚上,我签完版骑着车子回家。

当时,大概是晚上11点,街上行人已经不多了。前面非机动车车道上,有个中年男人,骑着电动车,一会儿往左骑,一会儿往右骑,挡着我的去路。

害怕碰到他,我摁了一下自行车的车铃。

这一摁不要紧,那人刹车停下,扭头大骂:“找死啊!摁什么摁!是不是连你也看老子不顺眼?”

借着路灯,我一看,那人脸红脖子粗,像喝了酒。我二话不说,加速蹬起赛车,飞快从他身边驰过。

令我没想到的是,即便我没有回骂也没有辩解,那人还是骑上电动车,骂骂咧咧地追着我骑了一二百米。

情急之下,我骑着赛车拐进旁边一个大院。见我进了院,那人才一摇一晃地骑远了。

当时我想,如果我进了院他还跟我,我就扔下车子随便喊开一家的门躲进去——

不和恶人交战,不与醉汉辩论,不在深夜逞强,首先保全自己。

这是我从那时一直保留到现在的认知。

因为,2016年的11月11日,在云南丽江,有位和我当时年龄差不多的女士,在烧烤店发现邻座一群醉酒的男人,不停地学她说东北话,故意挑衅辱骂她,就回了一句。

结果,她被一拥而上的对方聚众殴打,浑身是伤,满头是血,满脸是伤。

她就是丽江毁容案中的董女士。

毁容
丽江毁容案中的董女士(网络图片)

04

2017年,我36岁,开了公众号,开始在网上写文章。

有天晚上,8点左右,我坐公交车回家。

当时,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两位乘客。我看乘客稀少,就特意在距后门较近、距司机也不远的座位上坐下来。

我拿出手机准备翻朋友圈时,扫了车上的两位乘客:

一位男子,三十岁左右,个子偏低,相貌偏瘦,坐在我同侧前方、面朝司机那排座位上。

另一位是阿姨,坐在后排,怀里抱个大袋子。

车行两站后,阿姨下车,好像又上来了两个人,然后他们又相继下去,只剩下我、司机和那个矮瘦的男子。

不知从哪一刻起,我凭借车内昏暗的灯光,发现那个男子在看我。

我本普通,年岁渐老,极少自恋。但我天生把命看得重,且对所有生疑的事情保持警惕。

为缓解这种疑虑,我把眼睛投向窗外,并故作轻松地用手按了按酸痛的颈椎。

但眼睛的余光提示我,那个男子仍在时不时回头看我,不是茫然扫视,而是双眼直视。

我回看了他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他开始频频看我,眼神极其复杂,让我心里发毛,感觉非常不好。

当时,我盘算了一下,还有5站我才下车。看着窗外行走的人群,我当即决定:提前下车。

虽然距车到站还有段距离,我还是疾步走到后门,握着门口的右侧扶手,故作镇定地站稳。

这时,男子也起身,走到车后门,并紧紧地站在我身后。

我快速闪开,从门右侧移动到门左侧,眼睛不再看男子,坚定地盯着窗外一动不动。

一两分钟后,公交到站。我移动了几下双脚,作出要下车的样子。见我准备下车,男子快速跳下车。

此刻,我双脚快速后退,倒退着坐到座位上,没有下车。

司机见我不下车,立即合上车门。

让我觉得这么做一点都不多余的是,男子下车后的第一个动作,不是如一般人一样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而是再次回头看我是否下了车。

至今,我也不敢断定那个男子就是真的要图谋不轨。

我唯一肯定的是,彼时彼刻,我必须采取果断有效的行动,干掉那万分之一的坏念头——那男子想侵害我,而我,必须保证自己是安全的。

去年年底,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后,更断定当时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2017年12月22日,四川乐山市,下雨天在公园跑步的单亲妈妈离奇失踪。

天后,警方侦破此案。这位妈妈的尸体被找到,行凶者是退伍后半年输掉15万元的青年李某刚。

当天,输光钱的李,碰见孤身跑步的她,就动了抢劫的念头。由于她身上没带钱,又不停反抗,就被李杀后抛尸。

她,就是优秀老师王某欣。

遇害
遇害的老师老师王某欣(网络图片)

05

从贫困饥饿的1981年,到安稳知足的2018年,我走过了37年。

在父母的养育、兄妹的资助下,我读了大学,参加工作。

在爱人的成全、孩子的依赖中,我成了妻子,成为妈妈。

在读者的关注、写作的回馈中,我自信乐观,目明心软。

我有点黑,有点丑,有点普通,有点平凡,有点胆小,有点多虑,有点缺乏安全感。

但,我始终坚定不移地认为:

每个再平凡的女孩子,也要躲过几场风险,才能安全地过完这一生。

作为媒体人,我向来觉得:

世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好人终究多过坏人。

幼时遭性侵、夜路遭强奸、吃饭被砍头、指路被杀害,终究是小概率事件。

但是,作为女儿,作为妻子,作为母亲,我更愿意相信:

对这个世界来说的小概率事件,对所有善良的人来说,都是一场灭顶之灾。

所以,我宁愿被怀疑疑神疑鬼,宁愿被嘲笑反应过度,宁愿被指责忍气吞声,宁愿被损为懦弱可笑,也一定要保全自己好好活下来。

06

我本黑丑,但绝不肤浅。

我本善良,但绝不好骗。

我本单纯,但绝不简单。

我本贫穷,但绝不自贱。

所以,我不和恶人烂事纠缠,我不和渣人暗事辩理,我不给坏人坏事机会。

因为,我很珍贵,所以,要渐生智慧。

姑娘,你那么聪慧那么美丽,余生,更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